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帝面前的一个舞者(组诗)


□ 苍城子


和叶芝对视的一个雨夜
激情的手杖握在他老年的智慧里
像一个谜,我猜测着他的履历
一生都熔化在炼金的炉具中
这是飘着雨的一个小县城的夜晚
我与侧着脸的叶芝对视:
你是老了,闪电与生活相互纠缠
像梦与现实,光和黑暗
但挽起你手臂的那个人
除了谢默斯·希尼,还会有谁
爱情独撑着一把伞走上细雨淋湿的小街
夜暗含疼痛,如今在烛光里吟诵的少女
正迎接着即将到来的婚期
我还是一个人读着你的诗章,穿过
白天鹅栖息的柯尔庄园
去约会暗恋多年的丽达或伊莎贝尔
小桥上新添的雨丝拂过她们的脸颊
言辞像一枚钉子,楔人这个雨夜
书页般的日子懒散地堆到地板上
像往事里的一截光阴,不再有谁喝彩
我站到事件的某一端
我站到事件的某一端
翻阅着往日的旧情书
岁月的另一面
誓言已经模糊,我再也无法看清
内心的花烛夜渴求神明

在这个降雪的布拉格之夜
患肺病的卡夫卡手持一束红玫瑰
站到菲丽丝的门前
他颤抖的手啊

已无力拨动琴弦
我从岁月的耳畔散步
咀嚼夜晚:我知道有一个人,
做一个风景的发型
等我在镜中;我知道
舞者挥舞着长袖漫步夜空

啊,谁需要一种折断
使灵魂倾斜
谁渴望一种速度,接近死亡
这是一个爱情的长夜
落英与美酒,陪伴我到天亮


婚姻擦肩而过,像一枚栗子
从火中爆裂,季节有了事物的重量
风景枯萎了,室内蛛网成群
在这个刀刃翻卷的夜晚,一场
争吵的雨躲在屋檐下佯装哭泣
夏天没有太阳,我看不到你的脸
藏在乌鸦背后的故事还会再次发生么
言辞上的狂飙被一条河流切削

剩下的夜像个巫婆,喊着早夭儿的乳名
档案中储存的乌云噙着雨水
噢,不要让婚姻从你手中滑落
也不要把镜子深处端坐的弹琴者
从一袭梦中拉出来
我一个人依旧站在纸上等你
在一生的镜中,身披暗夜劳作
餐桌旁伫立的一代啊,手捧悔恨
之果,怔望着身边翻滚的这条河
箫声衰老了,蒙尘的火焰渐渐熄灭
姻缘陷入泥淖,镜中的家也已破裂
错过喻指的毁容之夜呼叫着坠落
拂晓前夕有一个画家割掉自己的耳朵
他抹去画布上的一株小草
连同移到桌上的夏日一起涂掉
蓓蕾绽放,还将再次踮起足尖进入舞蹈
透过新月的植物眼……
透过新月的植物眼我能看到死亡
父亲,我用雨的舌头说话
分辨那些语音的色泽和重量
叶床里嬉戏的鸟鸣,暗含忧伤
在岁月的日历上,我摘下风
在秋日的大街上,我捡到太阳的碎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4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