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踪的记忆


  失踪的记忆

  李新勇

  抬起右手,伸一根指头到酒杯中蘸了一下,纯正的粮食酒,露水冬瓜那样挂在指尖上,一弹,带着指头的力量,奔向虚空,碎成酒雨,酒香在屋子里弥漫。

  老芋头朝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弹了一下,整个人儿立即被粮食酒的香气包围了。不但他,连他儿子、媳妇、孙女都被涸在醇厚的酒香中。

  这是老芋头每天晚饭前的仪式。村子里向来重视晚饭。一年到头,坐家户从来没有真正的闲时光,早晨中午随便吃一口,各忙各的事,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和精力来张罗一顿好菜饭。这仪式自然就放在晚饭前做。这在老芋头看来更像道场。这道场他做了几十年了。

  仪式至此还没结束。老芋头用筷子挑起一些米饭,撒向窗外的小溪和草地。儿子,媳妇、孙女端坐桌前,静静地看着老芋头做这一切,等他做完仪式才开始吃晚饭。孙女曾经问过他:“爷爷,这是在做什么?”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了句让念小学的小姑娘半懂不懂的话:“有我一口,也该给我的弟兄们一口,虽然我的兄弟们谁也看不见;到有一天我连这一口都用不着了,就该去跟他们团聚了。”

  仪式这才结束。一家人端起饭碗,晚饭正式开始。

  他家的晚饭一向丰盛实惠,像今晚,茶树菇焖肉,凉拌蕨菜,酸辣椒爆山笋,竹笋蛋丝汤。大部分原材料都是老芋头从山上采来的。老芋头跟村上所有上年纪的人一样,没事就爱在山梁山峁上走,这边看看,那里坐坐。有时候能遇上老朋友,说上一阵话,抽上一袋烟,然后各人回家。他们都知道,像他们这样的老东西,见一面少一面,要是见不着了,就说明走了。有时候谁也遇不上,但是能跟许多年不曾想起过的往事碰上,就想想过去的人,过去发生的事。要是老朋友也碰不上,往事也碰不上,就捡一点山货回家。这老林子得了仙气似的,一年四季,只要愿意捡,只要伸手下去不嫌腰杆酸,就有你捡的。老芋头只能在靠北面的大山上采集。大山中央断断续续插着界碑,界碑的那面是不能随便过去的。上面规定,绝对不能过去。要是过去了,说好听点叫出国,说准确点是偷越国境线。

  村庄坐落在大山北面。山是真正意义上的山,有山梁,有沟谷,有垮岩崩坡,有悬崖峭壁,还有主峰以及无数的山头。山上林木森然,气势雄伟。在这样雄伟的大山脚下,村庄像一只安静的草鞋,好好地搁在山脚下。村庄里有二三十户人家,老芋头家位于草鞋的脚跟部,全村进出的村口也在这儿,一条公路从远处伸到他家门口来。村前是一坝上好的良田,早一季,水两季,一年三熟,从不含糊。两条山涧从村庄两头的山上下来,在村前那坝田上靠近但不靠拢,打个招呼,继续各走各的道儿。其中一条山涧水量丰沛,在上游建了水电站。涧里石头光滑圆润,硕大无比,石头间常有娃娃鱼出没。另一条涧从一个陡崖上冲下来,挂出一条三十多米高的瀑布,下面是一个巨大的深潭,传说有龙在里面修炼。两水合围的村庄,着实是块风水宝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