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街上流行强盗帽


□ 胡继云

  一

  途经界集镇时,王权将车开进街面,买一箱矿泉水塞进车里,准备路上喝。

  申家琳下车透了一口气.却发现眼前的建筑很熟悉.仔细辨认,原来是当年的影剧院。

  这影剧院已经变成了休闲娱乐场所,叫做“马可波罗夜总会”。这大概是镇上唯一的老建筑了,虽然表面装潢一新,但顶上的小阁楼却还是让人看出了陈旧。影剧院门前的老梧桐树还在.历经三十年的风雨,依然保持着当初的姿态,一侧粗粗的枝权微微向下弯曲着,像是迎接走近这里的每一个人。

  申家琳站在夜总会前.默默地看着已开始落叶的老梧桐,不由轻轻闭上眼睛,眼角慢慢湿润了。旁边的王权碰碰她,轻声说,别难过了,人总不能长生不老的。

  夫妇俩现在正赶往几百里外的城里。这次回申家琳的乡下老家,是奔丧来的。申家琳九十多岁的外婆去世了,丧事忙乎了六七天。申家琳很伤感.一直后悔没能在外婆生前带她去城里住上几天。丧事结束后,他们没在乡下多呆一天,因为城里的店铺实在离不开人手。

  是巧合,还是冥冥中的天意?申家琳实在没想到王权会在这里稍作停留。这昔日的影剧院和老梧桐,不由引得她一阵伤感。王权以为申家琳的伤感只是因为外婆的去世,却不知道另有原因。而站在老梧桐前的申家琳竟忽然脸色苍白.一阵晕眩,靠在了王权身上。

  王权吃了一惊,忙抱住申家琳问,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就近找医院?

  申家琳紧闭双目摇摇头说,不用了,一会就好了。扶我上车吧。

  小车渐渐驶离了界集镇,申家琳的脸色也慢慢恢复了正常。王权想,申家琳总是这样:只要心里有事,便久久放不下。

  申家琳靠着座椅,看着车窗外的田野,脑海里不由闪现出三十年前的乡间秋月来。

  1978年的秋天很凉爽,申家琳作为一名走读生.正在一所叫做太平中学的校园里读高中。生活似乎很平静,又似乎充满期待。那天,一个消息忽然打破了校园里的平静:界集镇影剧院正在放映电影《红楼梦》!

  消息是由一个会骑自行车的同学传开的——那时候会骑自行车的人可不算多,都穷.自行车的数量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宝马了。那个同学一边告诉大家,一边意味深长地冲大家笑:嘿嘿,《红楼梦》,《红楼梦》呢!

  申家琳听到这个消息,心口禁不住一阵乱跳,脸也跟着桃花一般粉红起来。

  申家琳知道一点《红楼梦》的事。申家琳的爷爷是个读书人,他曾在家中偷偷藏过一些破旧不堪的书籍。申家琳小时顽皮,总爱在家里乱掏一气,她从一个旮旯里翻出了几本旧书,爷爷发现后,惊得脸色发白,急急抢过去要藏起来。爸爸则抓过那些书,统统塞进了灶膛里,几把火烧了。申家琳当时吓得大气不敢出,后来还是忍不住问爷爷为什么要烧。爷爷小声告诫她,那是《红楼梦》,里面讲才子佳人谈情说爱的事,是大毒草,千万不能说家里有这种书。儿时的申家琳一直很疑惑:既然是大毒草,为什么还要收藏在家里?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申家琳从高年级的女生口中知道了什么叫“谈情说爱”,越发对《红楼梦》产生了好奇,但这种好奇只能藏在心里,背地里,一个人悄悄想象着才子佳人是怎样谈情说爱的。这种想象仿佛做贼似的,只要有人出现在面前,立即就会脸红心跳,有如做贼让人抓了赃一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