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受林语堂


□ 汪莉莉

  2007年底,一场规模不小的“林语堂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我们这座小城漳州召开,我有幸作为工作人员参与了会议的筹备工作,而正是这次会议让我的心灵真正感受到一种强烈的震撼。
  大约在会议召开前一个月的某一天,按有关方面的要求,我们召开了一个小型的讨论会,主要讨论一个名为《林语堂》的音乐话剧是否在会议期间排演的问题。这是个大约一万多字的短剧,剧作者是北京某学院的学生。一群来自首都的外地人,几位年轻的大学生,他们眼中心目中的林语堂当然就是年轻的充满热情的对爱情向往的——尽管文笔稚嫩,但毕竟他们用他们的理解力诠释了林语堂的一个侧面。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剧本的方式表现林语堂。这么多年,世界各地研究林语堂的文字论著颇丰,而林语堂的作品诸如《京华烟云》《风声鹤唳》等也多次被搬上银幕屏幕,可是好像还没见过有谁排过、拍过或演过林语堂。所以这个剧本给我某种新鲜的感觉。
  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没等主创人员说完他们的创作意图,会场就几近炸锅:“这个剧本绝对不能排演!”本地某学院一位教授更是拍案而起,斩钉截铁:“这个剧本写的哪里是林语堂,简直就是一个只会谈情说爱的公子哥!”满屋的人都七嘴八舌批评剧本,几乎是一边倒地支持教授的意见。每个人眼中的林语堂自然不同,文学作品讨论出现争执不足为奇,何况在座的大多本地人,不是说什么排外,单就剧作者不懂闽南语这个“重大缺陷”,就足以让这些和林语堂出生在同一块土地的闽南老乡有些“老大”沾沾自喜。
  林语堂的影响力远不仅此。在大会组委会发出邀请函的短短几天里,来自境外的回应就有几百人,其中不乏在国际上知名度颇高的学者。内地想来参会的专家更是不计其数。不少专家希望带着博士生研究生来,有的还希望能携家带口赴会。一位旅欧华裔作家特意自荐来本市的大学开一讲座,条件就是给一张研讨会的邀请函。
  短短两天半的研讨会,市里最大的会场不仅座无虚席,还有不少活动椅在通道上“加塞”,甚至连门边墙角都挤满了伸着长脖子的“站票”。这种场景,应该说这几年在我们这里也不少见,比如中央台的“心连心”和“同一首歌”演出。一流的文艺演出当然老少皆好,追捧当代明星名嘴也是人之常情,可林语堂他老人家已然去世三十多年。
  这位以“一捆矛盾”自诩的文学大师,用上千万的中、英文字出版了小说、传记、散文等三四十种著作,被美国文化界列为“20世纪智慧人物”之一,曾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然而他又是一位争议极大的人物,褒之者贬之者众多。他的伙伴徐这样感慨:林语堂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不容易写的一章”。
  而无论褒贬,这位走过风云变幻的岁月,阅尽世间沧桑的大师在人们的记忆中定格的,是一张叼着烟斗的笑脸。一任后人无尽地争执评说,他兀自开颜:“我们一生的作为,会留在我们身后。世人的毁誉,不啻风马牛,也毫不相干了。”(林语堂《八十自叙》)
  站在会场的一角,相信每一个漳州人都会有种“世居大望族”的自豪。那满场攒动的人头林林总总,红发的金发的黑发的,白皮肤的黑皮肤的黄皮肤的,蓝眼的黑眼的碧眼的;那不同腔调不同音色不同语种的声音沿着麦克弥散到空气中,汇集在林语堂的巨幅画像下。朦胧中,我看见大师烟斗上氤氲的烟雾正在渗入每一寸肌肤,每一厘空间,而大师童年那条清澈的西溪河正蜿蜒而来,在有形无形之间,在有色无色之际,缓缓地向前流淌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