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辛亥革命期间的江浙丝织业转型


□ 王 翔

  摘 要:鸦片战争后,作为中国最主要的丝绸织造中心,江浙地区丝织业的发展虽时有起伏,但大体呈现发展态势,并一直维持着传统生产形态未变。其间虽时有以近代科技改造丝织业的提议和设想,但时迄清末,并未迈出实质性的一步。辛亥革命期间,江浙丝织业遭受严重冲击,迫使其合群抱团,奋力抗争,一面推动“服用国货”,维护丝织业的市场地位和销售份额;一面开始“建厂购机”,拉开了传统丝织业近代转型的帷幕。

  关键词:辛亥革命 江浙 丝织业

  在近代中国丝织业的发展中,辛亥革命期间是一个转折点。关于这个问题,为数不多的成果虽对近代丝织业的情况作了鸟瞰式叙述,却很少涉及辛亥革命期间丝织业的情况。在关于辛亥革命的研究中,多强调它促进工商业发展的一般作用,对某一具体行业所受到的影响及反应、发生的变化则关注不够。本文以江浙丝织业为研究对象,利用多年来搜集的各地档案和文献资料,具体考察在辛亥革命这一特定历史时空中,一个关乎国计民生又与某种生活方式或政治权力密切相连的传统行业,曾经受到怎样的冲击,又是如何利用特殊的政治环境和社会氛围谋求自保,以及如何把压力转化为动力,借以启动行业的改良和转型。

  一

  丝织业是中国传统手工业中最重要的行业之一,由于技术发展的完善性及生产方式的复杂性,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传统产业中的先进部门。时至明清,江浙已成为全国最重要的丝绸产区,产品不仅行销国内各地,还输出到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丝织技术也以江浙地区最发达,以“江南三织造”著称的南京、苏州、杭州三个官营织造局,代表着中国传统丝织生产最高的技术水平和组织水准。明末清初以来,在长三角地区的一些都市里,商业资本进入丝织生产领域,支配小手工业者的“账房”制经营产生,表现出传统丝织手工业生产经营方式发生变化的轨迹。

  在欧美诸国,工业革命虽从棉纺织领域最先起步,但由于丝织生产的特殊条件和独特技艺,即使在一些先进资本主义国家,丝织生产也是整个纺织业中工厂化生产最滞后的部门。在机器生产已经在棉纺织业和缫丝业中大步迈进的同时,丝织业则仍然维持着手工生产的局面。19世纪二三十年代,英国“除去大概二万至三万台动力棉织机,以及在麻、毛丝和蚕丝织造方面的少数试验性的动力织机外,在二十年代后期不列颠的每一台织机都是手工操作的。对于手织机数量虽从未进行过普查,但是绝不会少于五万台,而可能会远远超过此数”,直到19世纪中期,动力丝织机才开始在欧洲出现并逐步推广,但一时间尚无法改变丝织生产整体上的手工业性质。英国“在丝绸方面,1835年的309台试验性的动力织机,到1850年仅仅增加到1141台,而那时在曼彻斯特附近以及在麦克斯菲尔德、考文垂、斯比托菲尔兹和东安格利亚仍然有很多手力织绸机”,英国著名经济史学家约翰·克拉潘因此感慨:“织绸业是动力工厂纺织工业最老的一个行业,也是对于手织机作有效而广泛使用的最后一个行业。”

  因此,在鸦片战争后的一段时间内,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尚无机制丝织品对华输出,相反仍然需要从中国搜求生丝和丝织品,以供应其国内和国际市场的需要。于是,与学界的一般印象不同,中国丝织业产销并未像棉纺织业那样备受冲击,反而获得较好的发展环境。闭关状态打破,国际需求扩大,丝绸出口“益呈蓬勃”。在此期间,上海口岸对外贸易迅速增长,取代广州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外贸港口,长三角一带“丝货本为天下第一,四方客商群至此间购买。迨至上海通商以来,轮船麇集,商贾辐辏,以至丝货均至上海贸易。虽本地富商不少,而上海皆设分铺”。

  海外市场的扩大,促进了中国丝织品输出。据《海关关册》统计,1860年丝织品出口值为212. 38万海关两,1879年为449. 90万海关两,1889年为717. 50万海关两,1894年达到841. 55万海关两;在全国出口总值中所占的比重,也从1860年的5.34%,1879年的6.22%,增长为1894年的6. 57%。鸦片战争后到1894年间,丝织品内销量折合生丝从5.06万担增至5. 49万担,增长8.5%;外销量则由0. 44万担增至2.21万担,增长了4倍。

  种种事实表明,在鸦片战争后到19世纪末的时期中,尽管时局常有动荡,市场时有起伏,但总的来看江浙丝织生产呈发展态势。正如苏州业者所称:“吾苏丝织业历史悠久,出品精良,海通以还,外销尤畅,益呈蓬勃。有清一代,苏垣东半城几全为丝织业所聚居,万户机杼,彻夜不辍,产量之丰,无与伦比,四方客商,麇集于此,驳乎居全国丝织业之重心,而地方经济之荣枯,亦几视丝织业之兴衰以为断,其与国计民生、社会关系之深切,概可想见。”

  然而,这一时期中国丝织生产的发展,只是在传统框架内的延续,并没有脱离固有轨道,也没有突破既往的生产方式。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情况便发生了逆转。兴起于19世纪后半期的以电力运用为标志的第二次产业革命,使得资本主义国家的科学技术和工艺制造出现新的飞跃,丝绸工业更是展现出全新风貌,不仅在国际市场上加强与中国丝织品的竞争,而且把“洋绸”大量输入中国。“外国泰西缎输入以后,吾国人争相购用,以炫新奇,故业是者,乘机而起,风动一时。及至清末,国货绸缎,几至无人顾问,欲求一注意织造、以谋抵制者,阒无其人。”1894年,输人中国的“洋绸”尚只283担,价值白银159318两;到1901年,“洋绸”输入激增至1417担,价值1335792两。短短六年间,数量增长了4倍多,价值更增长了7.4倍。此后十年,情形更加严重,《海关十年报告(1902-1911)》记载:“杭州的主要制造业为织造绸缎,近几年因洋缎输入,此业颇受影响。洋缎很受中国妇女的欢迎,因其光泽比较好。……据估计几年以前靠做织绸匠为生的有五万人,此数现已减为二万人了。”

分享:
 
更多关于“辛亥革命期间的江浙丝织业转型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