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首望过去的风景


□ 叶延滨

回首望过去的风景
叶延滨

这些都是多年以前的事了,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成为片断留在记忆中,像旧房废墟里的瓦砾瓷片,风吹雨打,偏不消失。

1

一个女人那么认真地读报纸,读那些琅琅上口却十分男性化的语句,打倒……横扫……斗争到底……她越是投入倒越是可疑。在我今天看到《……宝贝》还有《……就分手》之类题目的图书时,不知为什么,我就想到一个戴着红袖箍领着我们读文件的女人。这也许是一个事情的两面,正和反,阴和阳。开初只是伟人的一句诗:“不爱红妆爱武装”,哪里晓得就像天气预报一样的准确,满大街都是穿着绿军装的红卫兵和造反派。在这些穿绿衣戴红臂章的人中,最醒目的还真是女学生,高中生还是初中生不关紧要,这一身行头,成了一个时代的标志。几十年过去了,只要这身打扮出现,舞台也罢,银幕也罢,就知道是干什么的来了。所有的事情本来都是可疑的,她们挥着皮带抽打老师,她们踢开房门搜查四旧,她们焚烧图书和字画……我都见过,但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当然,在所有的记忆中,最让我感到可疑的,是女红卫兵认真读报的样子,那么喜欢装腔作势的文字?那么相信高亢激越的八股?——事情过去多年了,最让我可疑又不解的是,当我看到“性”趣至上的文字,而且是女人写的文字后,叠印出的竟是四十年前穿绿军装的女红卫兵?也许这种联想毫无道理,时尚也许本来就如此,有时是敢穿,有时是敢脱,有时是上半身,有时是下半身。
不该发生的联想,只是发生了,又忘不了。因为每天从小区的院子里经过,都会看见遛狗的人。生活好了,兜里有钱了,也没有人来说“玩物丧志”,来批“声色犬马”了。小狗有趣,夹着一泡尿从家里出来,不肯一下了畅快了,走几步,跷起一只腿,屙出几滴,再走几步,鼻子闻一下,又跷起腿来,屙出几滴。这是从基因里带来的习惯,用尿液划出自己的领地。警告同类:“此处已经有主了!”可惜宠物狗自己都做不了自己的主,主人套着一根狗项圈,小狗只有跟着主人遛弯。嗨,不管有用没用,照旧跷腿,照旧屙尿,照旧狗鼻子一路嗅过去!人没有这个毛病,人到底是高等动物,如果都把祖上这毛病带上大街,热闹了。哎,热闹的文化大革命,有点相似的毛病。到处写大标语,到处贴大标语。年轻人没见过那阵势,需要想像力,就把现今的到处贴小广告放大一下(贴小广告有点小狗跷腿屙尿的意思)。贴小广告与贴大标语也有不同,贴小广告贼头贼脑偷偷摸摸,贴大标语是件爽快痛快的事情,提一桶糨糊,挟一卷报纸,浆糨刷了,报纸贴上,大笔一挥:“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打倒×××!”“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说大话的,骂大街的,抒情的,表态的,很是热闹。对立的帮派,不同的造反组织,都在一条大街上爽快痛快,你从东头爽到西头,他从西头爽到东头,你白天来,他晚上干。贴来贴去,互相说的都是差不多的文革语言。你贴上我覆盖,我贴上你覆盖。是跑马占地,也是给自己壮胆。我那时也不脱俗,在一个学生组织中,也常干这事,刷完大标语,回头一看满大街都是自己的标语,有一种“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那首歌的感觉:啊,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事情的结局,那些一层叠一层的标语,最后是让收破烂的老头揭下来卖到废品站去。而我们最后是丧家犬一样,让人从城市的街面,横扫到广阔天地去了!活该,敬惜纸墨,当学生如此对纸不恭,对字不敬,最后会有好结果?想到这里,我笑了,毕竟我们没有停在那个时代,更没有靠口诛笔伐过日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上海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