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林剑峰油画:重启当代男性的自我表达之门


□ 荒 林

  三年前的春天,我与女作家残雪就她的作品中的自我探讨做了一个漫长的对话,我们有一些惊人的共识,其中之一就是,认为当代中国文化重建的核心在于中国人的自我重建。此前我研究了哲学家邓晓芒对于鲁迅的研究及其他著作,他认为鲁迅对于中国文学和文化的真正意义恰恰在于自我反思、自我批判和由此达到的自我发现,而当代人对于鲁迅的误读恰恰源于自我匮乏。
  此后我们再度就自我展开了探讨,认为,与鲁迅时代相比,几乎难以从当代男性写作中找到男性的自我反思和自我批判精神,而当代女性写作似乎要好得多。于是,我决定做一些当代男性的研究工作。我的方法是请当代的文化男性书写自传。我想从自传中寻找当代男性的自我存在状态。到初夏的时候,我组织的《男性生存笔述》稿件齐备,这是一些真实生动、令人喟叹的自我表达。其中广东省作协副主席、中山大学程文超教授的《生死线上》,以一般男作家笔下没有的真实,记写了他与癌症搏斗的经验及病中体验的社会和情感生活。中国作协副主席张炯先生《我的少年时代》也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撼动,他写到自己改造社会的动力来自母亲,也来自他受到的两个耳光的歧视。
  意识到男性研究的深远意义,我又开始组织《男性批判》学术论集。这一筚路蓝缕的工作,使得我不断寻找对话者和研究对象。夏末初秋的一日,受到美术史家陶咏白教授邀请,她说,有一个很值得研究的男性画展。于是我与她同去北京道谱艺术中心。在广阔的展览空间,大幅油画以岩浆般冲击的力量扑面而来,我看到了当代男性写作中所没有的,恰如鲁迅《野草》中所表达的,男性灵魂的地火。地火在地下运行。这就是我对林剑峰油画的第一印象。
  我看到一个兽体男人坐在粉红床上,他的双足的鹰爪,一只与旁边的裸体女人大腿勾连,另一只被自己的手缚住。男人的眼睛充满惊人的恐惧而嘴中的牙齿却呈现出欲望的力量。穿过他的双耳的绿枝,与环绕他的颈部的铁链,并行抵达身旁美女的头部和颈脖。这幅名为《粉红床私语》的油画,尽管画面的美女光洁醒目,有丰硕如桃的乳房,我从中看到的却是兽体男人的创新:和那些正人君子的表达不同,男人的面具在这里荡然无存。如果说女人在画中的裸陈随处可见,在男性欲望的视野里她们通常就是肉体,那么男人被裸陈为欲望体就很稀罕了,更何况在此粉红床上,他的欲望表情如此多态,欲望内质更非语言可以形容。
  鲁迅写于与许广平热恋期间的《野草》,直面了个人欲望的真相,它以多态的形式冲撞奔突,记录了男人在自然力量和社会压抑之间自我较量的过程,也反映了艺术的真实源泉是自我审视和自我发现。林剑峰在他的画布上裸陈了一个男人的欲望形态,刻画了男人灵魂地火的形象。我惊喜地发现,在我们这样一个视觉文化时代,我不必拘泥于男作家是否继续了鲁迅开辟的传统,因为有林剑峰这样的艺术家在用视觉形象发展着自我探求的方向。
  我也注意到林剑峰《被缚的飞行器》系列,一个男人双足为镣铐捆扎,锁延伸至腰间挂在阳具上方,双手则被夹板固定,他的双手和双足变成了非人的颜色,画幅因这个人的颜色不同而构成系列。捆扎男人双足的镣铐固定物是一个实心圆体,细细一看就令人惊叹不已,这个实心圆体竟是我们生存其上的地球!如果说这个系列作品体现了林剑峰超乎寻常的想象力,那么表达一个男人双足为镣铐捆扎,正是因为男人要征服这个世界而这种征服欲望反过来成为了他们最大的镣铐,则反映了林剑峰具有非同一般的反思和批判精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