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乡(组诗)


□ 何炳阳


白花花
想起那个夜晚月儿
瘦成梁子湖边的渡船
个子不高外号叫
一尺八的老光棍
喝多了人民公社的苕酒
在港堤上歪歪癫癫地哼着
从《龙江颂》的余味中
荡漾过来的花段子

(大河涨水小河满
我在河边看西瓜
西瓜还没红瓤子
阿妹的心事分外红哩)

他把心事唱成了B调儿
口袋里的麻花钱
二分五分白花花地掉
沿路发财穿着
吊八寸儿挣工分的牛娃子
用他的钱吃了他的大半篮
脆响中跟港沟一样
游垅过畈的麻花

浪花啊麻花
饱饱的一夜小伙伴儿
躲在一条船上
没有一个舍得回家

想起那个夜晚
我好幸福
春暖花开的水乡呀
他的养女替他数钱
还白花花地望着我笑

还在飘香的日子
没有说过我会
回到老家
和八斤叔一起抽烟
看牌谈女人的奶子和喜糖

怎样让山乡的风情
迷路不归
山不开放 水在偷情
年事不轻的八斤大叔
老不正经地刮出自己的艳史

跟窗外的松涛一样动听
其实 他很可怜
一生就跟一个没人要的傻女人
过了一段 糊饭糊菜
还在飘香的日子

没儿没女的八斤叔
少壮时倒也孤儿得惹人喜爱
谁家的女人 去港边
脱光了衣服
萤灯煽情的夜晚
他在对着出浴的月儿手淫

拢上了
大块大块的水田
看不见田塍的水田
热风 暖泥 秧子
一字排开的男女
说笑中 抢插谷秧子

打秧头的叔子
把秧扎子一个个
摔在插秧人的屁股后面
多好的泥水花子
对着最好看的那个婶子开着

左右两边的秧人
给我留下一个大口子
扎在大人堆里
秧儿歪斜成一溜板块
我怎么也赶不上叔婶们

拢上了 拢上了
秧儿秧儿
快快嫁出我的双手

静得只有水乡知道
这么多年 我总放不下
水乡在我身上的起伏
看山的棚子哼着
摆渡的船儿咳着
褪色的风儿
在清亮见底的梦里
吹来 犁耙水响的蛙鸣
月夜里燃烧或熄灭的油菜花香

帆在招手 一个
回家的人
在大雁和流云的身后
把孤独当做山涧
一一饮干
在渔火之外不愿
说出家乡往事里的痛

那一夜 静得只有
水乡知道
父亲上岸卖鱼去了
我在蚊帐里翻遍
一场人间苦夏
怎么也赶不走几个蚊子
为活命在我身上
打开的渡口

那夜只有月儿陪我
鱼儿在船板下面
啃食浪花和蚊子
而我木鱼一样
游不出泪光中
没有尽头的水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