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月河是尊弥勒佛


□ 杨海蒂

在佛教世界里,菩萨是如来的前因,成佛后如来是菩萨的果位,佛的地位至高无上。弥勒本是佛,可人们能记得的多是“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上可笑之人”这幅描摹弥勒佛的对联,弥勒佛本身却总是被人忘记掉是佛祖的三世化身,不仅老被降级为菩萨,而且地位远逊于地藏、观音、普贤和文殊四大菩萨,在中国连座名山道场都没有,少受了多少善男信女的顶礼膜拜,更让人不平的是,民间甚至把他编排成个云游四方举动趣奇的布袋和尚。也许,就因为在佛和菩萨中,弥勒佛是唯一没有端坐在莲花座上的异类,也是人间烟火气最浓重的一位,所以才遭受这等不公正待遇?可弥勒佛不以为忤,始终笑咪咪地善待众生,看上去永无烦恼忧愁。
大肚能容,自然了却烦恼;开口便笑,当然笑开忧愁。
我实在喜欢弥勒佛,喜欢他的“开口便笑”,更喜欢他的“大肚能容”。他开口便笑并非傻笑呆笑痴笑,其实经常是在“笑世上可笑之人”;他大肚能容,并非没有原则不讲是非,只因为他悲悯众生,以普渡众生为己任,所以才能“容天下难容之事”。
我初次拜见二月河时,只见他萁距而坐,咧嘴乐和,圆头大耳,腆腹凸肚。我突然觉得,这位当今中国文人中的“大阿哥”,模样正像煞了那尊“大肚能容开口便笑”的弥勒佛。
随后,在阵容鼎盛的豪门宴上,则见识到二月河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口抽烟,咳嗽声惊天动地,丝毫没有那些个软塌塌腻歪歪文绉绉之仿古怀旧的小老头式“风雅情调”。难怪他长得这么富态福相。
我忍不住说,“凌老师,您咳嗽这么厉害,还这么抽烟?”“咳嗽是咳嗽,抽烟是抽烟”,回答硬梆梆直通通,却旷达,超脱,颇有禅宗机锋。
众人杯斛交错之际,二月河意态之间都是豪爽,他环顾左右,大声说道:其实万事都是要讲缘分的。譬如我们遇到一个陌生人,第一感就有“顺眼”、“不顺眼”之分,但原先一丁点恩怨也没有,佛家讲就是“阿赖耶识”在起作用。我今天就大生欢喜之心。
邻座偷偷告诉我,跟二月河在一起喝酒聊天耳福不浅,他经常会冒惊人之语。果然。说着说着,二月河就开始声明自己喜欢的诗人是莱蒙托夫而非普希金,喜欢的作家是马克.吐温、托尔斯泰、雨果和金庸等,不喜欢的是某某某、谁谁谁等;喜欢的文学作品是《牛虻》之类,不喜欢哪一种哪一类。我明白了,总而言之,二月河喜欢痛快人痛快语痛快事。
大家鼓掌喝彩,他越发不加矫饰,妙语连珠,“谁都想干坏事,但是你得想到后果”,“我写书就像给情人写情书”,“拿起笔来老子天下第一,放下笔来夹着尾巴做人”,“我还没有自矜到在象牙塔里摆谱儿的派儿”,“文坛上没有不落的太阳,二月河说死就死”,“人世间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吓倒我,禁锢得了我”“……”让我觉得他世俗到了通达,真不枉有“土匪文人,丘八作家”的大号。在嘻笑怒骂中,二月河很自然很智慧地就把自信和谦虚结合到了一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