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月河是尊弥勒佛


□ 杨海蒂

在佛教世界里,菩萨是如来的前因,成佛后如来是菩萨的果位,佛的地位至高无上。弥勒本是佛,可人们能记得的多是“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上可笑之人”这幅描摹弥勒佛的对联,弥勒佛本身却总是被人忘记掉是佛祖的三世化身,不仅老被降级为菩萨,而且地位远逊于地藏、观音、普贤和文殊四大菩萨,在中国连座名山道场都没有,少受了多少善男信女的顶礼膜拜,更让人不平的是,民间甚至把他编排成个云游四方举动趣奇的布袋和尚。也许,就因为在佛和菩萨中,弥勒佛是唯一没有端坐在莲花座上的异类,也是人间烟火气最浓重的一位,所以才遭受这等不公正待遇?可弥勒佛不以为忤,始终笑咪咪地善待众生,看上去永无烦恼忧愁。
大肚能容,自然了却烦恼;开口便笑,当然笑开忧愁。
我实在喜欢弥勒佛,喜欢他的“开口便笑”,更喜欢他的“大肚能容”。他开口便笑并非傻笑呆笑痴笑,其实经常是在“笑世上可笑之人”;他大肚能容,并非没有原则不讲是非,只因为他悲悯众生,以普渡众生为己任,所以才能“容天下难容之事”。
我初次拜见二月河时,只见他萁距而坐,咧嘴乐和,圆头大耳,腆腹凸肚。我突然觉得,这位当今中国文人中的“大阿哥”,模样正像煞了那尊“大肚能容开口便笑”的弥勒佛。
随后,在阵容鼎盛的豪门宴上,则见识到二月河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口抽烟,咳嗽声惊天动地,丝毫没有那些个软塌塌腻歪歪文绉绉之仿古怀旧的小老头式“风雅情调”。难怪他长得这么富态福相。
我忍不住说,“凌老师,您咳嗽这么厉害,还这么抽烟?”“咳嗽是咳嗽,抽烟是抽烟”,回答硬梆梆直通通,却旷达,超脱,颇有禅宗机锋。
众人杯斛交错之际,二月河意态之间都是豪爽,他环顾左右,大声说道:其实万事都是要讲缘分的。譬如我们遇到一个陌生人,第一感就有“顺眼”、“不顺眼”之分,但原先一丁点恩怨也没有,佛家讲就是“阿赖耶识”在起作用。我今天就大生欢喜之心。
邻座偷偷告诉我,跟二月河在一起喝酒聊天耳福不浅,他经常会冒惊人之语。果然。说着说着,二月河就开始声明自己喜欢的诗人是莱蒙托夫而非普希金,喜欢的作家是马克.吐温、托尔斯泰、雨果和金庸等,不喜欢的是某某某、谁谁谁等;喜欢的文学作品是《牛虻》之类,不喜欢哪一种哪一类。我明白了,总而言之,二月河喜欢痛快人痛快语痛快事。
大家鼓掌喝彩,他越发不加矫饰,妙语连珠,“谁都想干坏事,但是你得想到后果”,“我写书就像给情人写情书”,“拿起笔来老子天下第一,放下笔来夹着尾巴做人”,“我还没有自矜到在象牙塔里摆谱儿的派儿”,“文坛上没有不落的太阳,二月河说死就死”,“人世间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吓倒我,禁锢得了我”“……”让我觉得他世俗到了通达,真不枉有“土匪文人,丘八作家”的大号。在嘻笑怒骂中,二月河很自然很智慧地就把自信和谦虚结合到了一起。
我想起了佛教《维摩诘经》中所言,“直心是道场,真心是净土”。
与大名士一起进餐,酒酣饭饱后的项目,常少不了大家轮流与之合影留念。我见过各色江湖豪客在此类节目中的千姿百态:有的矜持,有的倨傲,有的做作,有的潇洒,有的无可奈何地充当道具,像二月河这样始终保持着弥勒佛般笑容的人实属罕见。
二月河心存厚道,处处随种善根。比如,从世纪之交起,其文集与诸葛亮《隆中对》、岳飞手书的诸葛亮《前后出师表》,成为南阳方面在各种礼尚往来中的“南阳新三宝”,尤其作为“南阳名片”的二月河文集更是炙手可热,每年数百成千套地往外送,以至他签名签到落下肩周炎,但他从来都任劳无怨。
文人有了盛名,登门求字者也络绎不绝。现如今二月河的字画自然洛阳纸贵,我们本不敢造次,不成想席终人散时,他说已经为南阳小老乡柳建伟画好了一幅画搁在家里,让小老乡跟随他登堂入室,取其墨宝。他的此举让我感到了“阿赖耶识”的力量——柳建伟不过与他晤面过三、五回,也都只是礼节性的往来,交情并未攀深。看来在他的慧眼里,柳建伟是颇为“顺眼”的。
他给柳建伟画的是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大南瓜,并在瓜田棚下题曰“瓜趣”:此瓜名南瓜富贵人家稀见它愈是年馑它便结得愈多愈大活人无数济广天下而今消渴症遍世界它含糖量少仍旧益人不暇这的是平人瓜圣贤瓜南无救命活菩萨瓜值虽廉人间少不得它。生机农趣跃然纸上,蕴涵着大悲悯和平常心,真好。这样的题跋和图画,与绝大多数画家的大作是大相径庭的。化雅入俗的本领,加上一颗本真纯善的心,使所有理性在二月河身上都表现出自然和质朴。最高明的东西总是呈现出最平凡的状态,所谓大音稀声大象无形,智慧到了高端时就是非常平实的。
那天我差点成了随行中最幸运的人。二月河的书柜里摆放着一尊金装塑身的弥勒佛,这尊弥勒佛不是我们通常在寺庙里看到的弥勒坐佛,而是一手抱着后脑勺,一手抡着大蒲扇,坦着便便大腹安然仰睡的弥勒卧佛,更是一副“大肚能容开口便笑”的尊容。我喜欢极了,不由为之欢呼雀跃,见状,二月河当即慨然说:“你喜欢,那我就送给你了!”立马起身去取。我一时脑袋乱转,惊的是这凌解放老师端的从浑厚中透出侠义气,对我这不速之客也如此慷慨,喜的是我若真得敬奉此佛,不仅每天有幸得见弥勒佛容,从此还能够沾染二月河的文气。但不管心中的小算盘拨得怎样的上窜下跳,我总还得表现出温良恭俭让,“这么贵重的礼物,使不得,使不得!”“有何使不得,你既喜欢,就是物得其所嘛!”推来让去的结果是,二月河败下阵来,书柜里的弥勒佛则似在嗤笑我这个心存“贪、嗔、痴”之念的可笑之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