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梅花锁


□ 张爱国

  

  文/张爱国

  梅花锁,锁梅花

  月光满庭下

  月如纱,梅花傻

  徒自锁韶华

  旺儿娘闻声下床,披衣拉门,满嘴像是含了火药:“叫!叫!深更半夜叫你娘老子丧啊?”

  歌声戛然而止,旺儿娘点上灯笼,来到院门口。一把梅花牌大铜锁,静静地挂在院门上,发着冷冷的光。

  旺儿娘摸了摸,冰凉,又仔细看了看,确认没被人动过手脚,就走到西厢房门口,轻轻敲门,声音也柔了: “梅儿,睡—了吗?娘能进吗?”

  她不待答话就推开门,跨进满屋流水般的月光中,嘴里像是合了蜜: “梅儿,娘就是看看你这火盆,有火不?冻着梅儿不?”

  “火旺呢。”梅儿从被子里探出头,声音细得仿佛吹口气就断了, “娘快睡去,天冷。”

  旺儿娘“嗯”着,却提着灯笼在床边、柜子前走来看去,又踱到后窗前,银盆样的月亮就悬在窗头上。旺儿娘嘘口气: “这月亮,太亮,晃得梅儿睡着不?”

  “管他呢,头蒙着,不见它。”梅儿又蒙到被子里。

  “梅儿,娘和你商量个事,这窗子,招风,又惹月亮,封了吧?”

  “娘说封就封,听娘的。”梅儿在被子里直哆嗦。

  旺儿娘给梅儿压了压被角,轻轻关了门,又走到院门口,看梅花大锁还冷冷地吊在门上,这才放心地回了自己的屋。

  关了门,吹了灯笼,旺儿娘重重地坐到床上,叹口气,愣愣,又轻叹一声,起身,裹紧棉袄,走到后窗前。

  后窗其实根本就不是窗子了,只是手指宽的一道缝——旺儿爹死后的第二年就封上了。

  一道月光从缝里挤进来,银丝带一般。窗外,满天满树满地的月光,白花花,白天一样。黑压压的竹子,一个挤一个,你眇我闹,窃窃私语。

  “你们又在讲啥昵?讲笑话吗?啥笑话啊?还是我给你们讲的老笑话 吧……”旺儿娘笑了,又开始给竹子们讲起了笑话。

  第二天,天还没亮开,旺儿娘就端着热腾腾的荷包蛋,推开梅儿的门,声音还是柔柔的:“梅儿,来,趁热吃。”

  梅儿要起床吃,旺儿娘非让她坐在床上,喂她吃。吃到第三个鸡蛋,梅儿轻轻咳一声。

  旺儿娘慌了: “梅儿,鸡蛋凉了不?娘给你再热热去……”

  “娘——”梅儿一把捂了嘴,掀起被子盖到头上, “嘤嘤”哭起来, “娘放心,我就是娘的闺女,一辈子都是,一辈子不离娘……”

  天黑时,旺儿娘终于用泥巴将梅儿的窗子给封上了,一道缝也没留,接着在窗下架火驱湿。梅儿走过来: “娘,先洗了手吧,我来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