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种动物的生或死(外一篇)


□ 刘 春

刘暮

  我是不喜欢狗的,无论别人将这种动物描述得多么可爱。这或许与我年少时的经历有关。我们村里有好几户人家都养有狗,而且大多数家庭不是养一条两条,而是好几条。这些人家恰如其分地分布在几条要道上,去学校、去村里的代销店、去赶圩,都要经历一次乃至好几次的生死抉择。有的狗听力好,人还在好几百米远它就咆哮个不停,让你提心吊胆;有的狗则反其道而行之,无声无息的,好像它老人家出门远行了,正当你心存侥幸地走过它家主人的门口时,它和它的同伴蓦然从角落里蹿出来,把你吓得魂飞魄散。虽然于我而言,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但那时候,把去上学和去代销店称为灵魂的煎熬是不为过的。何况村里村外还真有好几个人被狗咬伤过的呢!

  但狗也是容易打发的,比如一块肉、一个包子、一团利饭,甚至是一堆大便,它就可以与你化敌为友,在你的裤管下摇头摆尾,巧言令色,一副宦臣嘴脸。但是你不要高兴得太早,这种以物质交换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友谊脆弱得不堪一击,除非你愿意供养它一辈子(那些夸赞狗类忠心的人基本上都是狗的主人)。一般来说,得到好处之时,以及往后的一两天它还是对你心存感激的。但时过境迁,它一旦发现你不能继续提供好处,就会主动与你划清界限。要是有另一个人给它好处,你可别怪它翻脸不认人。这样一来,狗就更令人恐惧了。50年的人生经历给我的一个经验,那就是:对凶残和善变的人和物,最好敬而远之。

  除了怕狗,我还怕蛇。这种容貌古怪的东西在我们村子里留下过太多传奇,比如张三在晚上12点,突然听到蚊帐顶上有人呼吸,开灯一看,竟然是一条吹风蛇盘在上面;比如邻村的李四走夜路时不小心踩到一条绳子,然后觉得脚踝处有些疼痛,几个小时后他死在村里的卫生所里,整条腿肿得像水桶。更恐怖的是,那几年村里还发生过捕蛇师傅被蛇咬死的事情。据说他把蛇抓到之后放在竹篓里,可不知何故,那东西从篓子的缝隙里钻出来咬了他一口。那天晚上,他的身旁没有一个人。卫生所的邱阿姨后来说,他跑到卫生所拍门时,嘴里只知道喘息而发不出声音了。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已足够吓人,那么传闻就更令人胆寒了,比如我们老家有“打蛇没打死,半夜咬大臂(大腿)”的俗语。这话从字面上就可以理解,也就是说,你在打蛇时,要是被它逃跑了,那你晚上睡觉就要留神了——它会找到你家,爬到你的床上咬你一口。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们遇到蛇时,总要先掂量能不能一次性收拾它,要是没有把握,我们是不敢下手的。

  而在我奶奶眼里,蛇却具有灵性。我奶奶不赞成人蛇作对,她说,无论蛇有多么恶毒,你只要对它说“龙啊,你是龙”,它就会悄悄地离开,不再给你威胁。后来好几次我遇到蛇,就胆战心惊地按照奶奶的话做了一遍,不知道是那家伙听着受用还是别的原因,反正它一扭一摆地溜了。现在想来,奶奶的说法真是意味深长,连蛇都喜欢被拍马屁,何况人哉?当然,这只是调侃之语,但不胡乱杀蛇却是符合自然规律的,如果人类一味地抓蛇、杀蛇,毫无疑问,我们得到的回报肯定是更为惨痛的惩罚。所以我从来不敢自诩比上一辈人新潮、懂科学,有些老人虽然讲不出大道理,但他的行为就是道理,你不服不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