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年路遥


□ 张艳茜

  一个叫“卫儿”的孩子

  1949年12月3日,一个普通的冬天早晨,在清涧县石嘴驿镇王家堡村一孔普通的窑洞里,传出了小生命的嘤嘤哭声,一个看着很安静很普通,长着圆圆脸盘的小男孩落在了这个普通人家的土炕上。

  贫困山区里穷人家的孩子,首先呼吸到的是陕北窑洞黄土的气息。他还不知道,他的生身父母,面对的是所有中国贫苦人家第一位的吃饭问题。所以,这个叫了卫儿的婴儿,睁开眼睛看世界的时候,应该只有愁眉之下的王玉宽夫妇,默不作声的苦中作乐的表情。

  陕北是个穷地方,清涧又是陕北的穷地方。穷和苦从来就是一对孪生兄弟。

  襁褓中的卫儿,可能敏感地闻到了黄土窑洞里,土的味道之中,还有浓重的“苦”的味道,这是苦难的“苦”。这份“苦”在他逐渐成长后,伴随了他整个的童年时期,从没有分离过。所以,这个头胎孩子——卫儿的哭声并不响亮,而是低沉的,大多时候,是安静的。一个普通陕北农民的孩子就这样不引人注目地出生了。他安静地落地,安静地来到这个冬季严酷冰冷的世界。

  世界却没有将他作为弱小的孩子接纳。

  作为家中长子的卫儿,没有得到父母更多的呵护和溺爱。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是很普遍的生存状态。

  性格开朗爱唱民歌的母亲,和寡言少语却同样张口能唱“信天游”的父亲,看着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已经没有了浪漫心情高声唱出“老祖宗留下个人爱人”。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拿什么养大这个孩子呢?

  卫儿出生后的几年时间里,弟弟妹妹一个接一个地出生了,王玉宽家中的生活更加窘迫,没有吃的,没有穿的,全家人只有一床被子,已经到了懂得羞耻年龄,还穿不上一条裤子。完全是“叫花子”状态。

  家中老大的卫儿是懂事的,他深知父母养育儿女的艰难,五六岁便帮助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开始了农村孩子的第一堂课——劳动。

  除了恶劣的生活环境,卫儿这个贫困的黄土地的农民之子,比其他孩子多了一重经历,他有亲生父母,还有养父养母,7岁后的卫儿,过继到延川,做了亲伯父和伯母的儿子。

  “卫儿”过继延川

  1957年秋末的一个清冷的早晨,在王家堡通往清涧县城的路上,走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大的是父亲,其实也并不大,只有I.5米高的身材,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就是现在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毛头小伙子,但是,他那时却已是四个孩子的父亲。小的则更小,个头不高,一副营养不良小身板的七岁孩子。大的是父亲王玉德,小的就是他的儿子卫儿,卫儿刚刚有了一个大名。

  1957年秋末的陕北,黄土黄沙的气势磅礴,淹没了田地间零星的金黄收获,萧瑟的景象辽阔无疆,那些点缀在硷畔的枣树,星星点点的红枣,是庄户人家唯一的希望。但是没有足够的口粮,一个已经有了四个孩子、六口人的家庭,生活难以为继,而且,还将要面临漫长的冬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Tags:路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