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段一段说老汤(评论)


□ 侯德云

  1

  说不好,是哪一年认识了老汤。认识他的时候,他在写诗。当然,现在他还在写。其实他不仅仅写诗,也写小说,或别的什么。比较之下,还是诗的比例稍微大些。

  老汤并不刻意追求作品的数量。他只是愿意呆在诗的意境里,或者说,是愿意呆在文学的氛围里,以此对抗当下社会各种元素的侵扰、玷污、刺痛,甚至是蹂躏。

  老汤用他的沉默寡言告诉我,他是少有的把文学当成保护伞的人。

  我跟老汤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今年算是比较多的,两次。都是他来找我。在我寒酸简陋的办公室里,不紧不慢,东一句,西一句,聊文学,聊生活。

  更多的时候,是他到我的博客里,随着我的话题,再随意谈谈他的感想。话不多,却看得出,他读过很多书,想过很多事。

  寂寞的人差不多都这样。在自己的寂寞里,读读,想想。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呢?

  2

  老汤生在乡村,长在山下。他的老家,有一座山,东屏山。我常去。这是我印象中,最适合踏青的山。离这座山不远,还有一座,羊鼻子山。老汤小时候常去,而我从未去过。我们约好,今年一起到羊鼻子山走走。现在是五月,阳光很好,花草很好,心情也很好,该动身了。

  我对生在乡村长在乡村的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对老汤也是这样。

  我觉得对一个人的成长来说,乡村才是真正的摇篮。

  我还觉得,真正的诗意,也在乡村。

  老汤是一个诗人。由于他的沉默,由于他的淡泊,大概也可以这样说,他是一个末名的著名诗人。

  我想读读他的诗。

  对于老汤这样的人来说,读他的诗,也等于是读人,读他的情感和思绪。

  3

  老汤说过,“要我花钱发表诗,不干。”

  然而这一回,终于有了免费的午餐。汉语诗歌资料馆,显然是看中了他的才华而不是长相,把他的一部分诗作,结集出版了。

  我很幸运,可能是在第一时间,读到了这部《风中的碎影》。 打开诗集,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一个游戏:

  小时候玩一种游戏:

  在别人抓到你

  之前,喊“冰棍”

  站着不要动

  等抓你的人走了

  你就喊“化了”

  就可以自由活动。

  我们不知道

  那是一个不错的隐喻

  虽然整个夏天

  都没有买冰棍的钱

  但是我们没有人

  中暑

  这也是我的游戏。老汤把我的经历写到他的诗里去了。说不出为什么,我喜欢这首诗。写随笔《小玩闹》,谈到童年种种玩闹的勾当,我把这首诗全文抄录了。

  游戏是没有意义可寻的,正如人生。因而,我也不想在这首中,寻找所谓的意义。

  4

  老汤的诗,大多是生活经历的感性记录,当然也包括游历在情感中的发酵。读这样的诗,心里踏实。

  都说,当下的诗,越来越难懂了。怎么会呢?那是你没有读过老汤。老汤的诗,一字一句,像小锤子,轻轻敲打在你的脑门上,看你敢说难懂。

  我们约好要去的羊鼻子山,就矗立他的诗里:

  站在羊鼻子尖上

  我捂住耳朵

  担心一声雷突然冒出

  它呼气就是风

  嘴唇前面的东风水库

  变换面部表情

  羊胡子在水中结网

  这更加激发了我的游兴。我也很想在羊鼻子尖上站站,看羊嘴唇前面的东风水库,是怎样用粼粼的水波,跟我抒情。

  老汤,这个双休日,咱们就去吧。

  5

  我很喜欢老汤的《逻辑》。从这首诗里,可以看出,老汤的逻辑,跟别人的逻辑,是不一样的。别人的逻辑,很可能是从表象,再到表象。而老汤,手里是提着一把铁锹的,一锹下去,把草根树根,都给你掘出来。老汤很得意,用无言的语言对我们说,看看吧,是不是这个样子?

  不啰嗦了,看看《逻辑》:

  如果我有一百万闲钱

  我会考虑捐建一所希望小学

  可是每当我看见那些贪官的手

  我就会忍不住好奇之心

  我想知道

  这是哪个学校的副产品

  这个问题,谁来回答比较合适呢?如果不能回答,就放在这里吧,放在人心之上,放在天地之间。

  6

  老汤的职业是司机。他写的诗,都不长。他开的车,却不短。就种类而言,是最长的车了。

  老汤是火车司机。这个职业的好处,是不太容易犯路线错误。沿着铁轨指引的方向,前进就是了。但他的思绪和情感,却经常旁逸斜出,在铁轨的两边,探头探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7期  
更多关于“一段一段说老汤(评论)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