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云南草螽拍摄纪行


□ 汪阗等

  螽(音zhong)斯隶属于直翅目、螽斯科,是我国最常见的昆虫之一。此科种类的体色多为绿色或褐色,鸣声悦耳,因而常被人们当做宠物饲养,如蝈蝈、纺织娘等都属于此类群。当然,螽斯的亲戚们也常为人所爱,如蟋蟀、钟蟋等,但它们的体色没有螽斯显眼且多营洞穴生活。

  在自然界中,螽斯以其天然的保护色或保护色与拟态相结合的方式躲避天敌,如环螽和翡螽,乍一看它们跟树叶或灌木枝极为相似。然而,近年来我国昆虫学家在云南东南部的山地雨林里新发现了一种螽斯,它以极其艳丽的体色打破了这一传统认识,这就是云南草螽。

  为此,作为生态摄影爱好者的我们专程前往滇东南地区寻找并拍摄云南草螽。我们把目的地选在一处鲜为人知的山地热带雨林——蔓耗。2009年7月,我们一行3人来到了这个元江北岸的古码头。

  由于马帮对古道的开拓,个旧原来一直是去蔓耗的必经之地,但是元江中游的马堵山水电站建成后,原来路况较好的省道将被淹没,因而蒙自逐渐替代了个旧的位置,我们抵达昆明后便直接上了去蒙自的大巴。蒙自是红河州的新州府,其交通设施的发展日新月异,国道G240的最后一段也通车了,从昆明出发当天就能抵达蔓耗。

  由于海拔高度与蒙自相差近1000米,蔓耗远比我们想象的热,40公里外的蒙自夜间最高温度不过18—19cC,蔓耗已是30C上下了,只有起风时才能感到些许凉爽。此时正是云南的雨季,在这里常是昼阴夜雨。雨后的昆虫显得尤为晶莹剔透,因此这样的天气很适合拍摄昆虫和植物。

  抵达目的地后,翌日一大早我们便搭上当地一种名为“港田”的三轮摩托车前往颇有名气的绿水河景区。我们在植被较好的半路下车,沿盘山路步行上山。我与同伴分开后沿着一条通往河边的小径走去。由于可拍的东西很少,我开始考虑是否该另辟蹊径。就在这时,一个蓝色的小生物突然从我眼前飞过。这是什么?在以往的拍摄中,我很少碰到这种体色的生物。只见它跳到远处断崖旁的灌木丛上,我迅速按下快门,然后根据拍摄到的虫体轮廓及其超长的触角勉强辨认出这应该是一种螽斯,但它的色彩简直像塑料玩具一样艳丽,我便给它取了个昵称“塑料螽斯”。

  晚餐时,我与两位同伴交流拍摄所得时提到这只擅长急速连跳的“塑料螽斯”,不曾想他们也遇到了,但都没能拍摄到清晰的图像。既然我们三个人在3条路线上都遇到了这种昆虫,就说明其在这一地区有较广的分布且出现频率较高,于是决定次日继续寻找,争取拍摄到它的生态照片。

  第二日清晨,雨停了,我们满怀期待地前往雾中的绿水河,但下车后不久又飘起了毛毛细雨,我们只好披上雨衣继续前行。在海拔约800米处一条笔直的山道旁,我们正打算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下避雨,二个朋友突然压低声音说:“喂,找到了,快来。”我悄悄挪过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正是它,在落叶层的映衬下,它那天蓝色的头部十分醒目,可惜由于距离太近(仅30厘米),我们只拍了3张照片,它就急速跳开了。遗憾之余,我不禁深思:它那鲜艳的体色在这种环境下有何作用?显然这既不是保护色也不是警戒色,除非它生活在塑料垃圾堆里,这种颜色才能起到保护色的作用;若是警戒色,那它应该和我们对峙而不是逃离。这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