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望西藏


□ 李海波

李海波

多少年了,心中一直有个存想——写一篇关于西藏的文章。

那一年,站在海拔五千米的米拉雪山,任山风猎猎吹乱满头乌发,看脚下云舒云卷、黑色的苍鹰低回盘旋,极目那一望无际、犹如大海一样壮阔的邦杰唐草原——呵,请给我一杯烈酒吧,不为别的,只为我心中的西藏!

额尔敦琪琪格,一位未曾谋面的朋友,这样描述她的西藏:藏北的山,我是以一种多么痛苦的爱热爱着这里。由于他的贫瘠,由于他在大自然那儿遭到的失宠,这都是我爱他的理由。他使我感到自己的力量,感到责任感和使命感带来的骄傲和自豪。我以为她的话某些方面说到了点子上。

关于西藏,更多的人只愿意谈论他的自然风光,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是的,他们触摸到布达拉宫墙砖的手,却不能够触摸到西藏的灵魂。

尼洋河畔,蜿蜒曲折的川藏公路上,有一道风景让人震撼。他们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们五步一叩、三步一拜地走来。为了能够到达圣地拉萨,一个月,一年,两年,甚至更长时间,一路而来,冬来卧冰尝雪,夏至火烤日炙,历经多少苦难。他们也许形容憔悴,甚至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但他们的眼神却必定是一样的清澈和坚定。那时或有香车宝辇从他们身旁呼啸而过,彼此间都会投来诧异的目光。是啊,那些坐在车里的人,或许无法体味这些苦行者的快乐、幸福和安详。信仰,金刚不可夺其志的追求——灵魂一旦有了坚定的信仰,面对一切苦难,心中永无忧伤;灵魂一旦有了坚定的信仰,放眼一切窘境,依然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一直以来,人们总在探寻香巴拉是否存在。香巴拉,又译为“香格里拉”,意为“持安乐”,是佛教所说的神话世界,时轮教法的发源地。藏文史籍对于香巴拉的记载很是迷人:香巴拉位于雪山中央的西端,圆形如同莲瓣,周围被雪山环抱,从白雪皑皑的山顶到山脚下的森林,生长着各种甘果、鲜花和药草,大小湖泊星罗棋布,青草茂盛,绿树成荫。其中央耸立着富丽堂皇的迦罗波王宫殿,可以乘骑的狮子、大象、骏马无数。这里物产丰富、四季如春,人民安居乐业,远离一切忧患悲伤……

人间可有美丽的香巴拉?是的,香巴拉并不遥远。只是他并不一定在雪山中央的西端,他只深深蛰伏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之上。莽莽高原的月明之夜、草甸之上,幽幽清辉无休无止地倾泻在身后的雪山。清澈见底的尼洋河水白日可见鱼儿浅翔,此时唯余深情款款。假如你是远行的旅人,就让这水洗去你的满身尘烟,洗去你心中无尽的忧伤……呵,斯时斯刻,只有青稞酒、那清冽酸甜的青稞酒,才能释出康巴汉子的力量。那是怎样的天籁——起于四维,悠悠而来,直至穿透你的胸膛!每当此时,常有周遭的牧民闻声而来,他们提着糌粑、风干的牦牛肉,自然也还有酒,加入我们快乐的行列。那个时候,没有高低贵贱,没有彼彼此此。虽然言语不通,但我们可以互致真心的笑容;与藏族兄弟的拥抱,让我们闻到了泥土的芳香!祝福、赞美、感恩,真实真诚毫不矫揉造作,构成藏歌的全部。就连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加措也会这样率真歌唱:“东方的工布巴拉,多高也不在话下。牵挂我的恋人,心儿像骏马飞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