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片PK时刻的思考


□ 张颐武

大片PK时刻的思考图片1
人们很容易将张艺谋和陈凯歌视为一时瑜亮,他们同样是“第五代”的代表,也同样是当今数得着的文化人物。但从《霸王别姬》之后,陈凯歌似乎多少有点被张艺谋的光环罩住了,一直没有大的成功,这一次的《无极》是一次试图打通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的尝试,也是试图给自己的导演生涯一个再次回到国标导演的地位的努力。而且这次最为有趣的是陈的《无极》和张艺谋的《千里走单骑》居然在几乎相同的档期上映。这当然就激起了我们的兴趣,两个当年共同起步,后来有了不同命运的“第五代”这次几乎是同场竞技,这似乎是一次大PK,在“超级女声”的PK之后,我们看到了两位已经彪炳史册的大导演的PK竞技,的确是饶有兴味。
张艺谋的国际大导演的名声不仅仅来自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一连串获奖的光荣。好汉也不需要再提当年勇,他的打通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的成功已经有了他在新世纪的两部超级巨作《英雄》和《十面埋伏》的印证。这两部片子将张艺谋对于新世纪的想象以“超现实”的风格和武侠的奇幻表现发挥得淋漓尽致,虽然在中国内地媒体的一片批评中,却一再获得前所未有的票房的成功。
而这一次的《千里走单骑》却是突然回归了传统的“文艺片”的感伤传统。一派跨国的漫游中的父子情深,一种超越国界限度的感情的想象。这些又有张艺谋当年所喜欢的民俗的元素的介入而变得相当有趣。丽江和日本,虽然相距甚远。但丽江已经成为了这个全球化时代的一个最具“全球本土化”特色的空间。在丽江,你可以看到它已经成为全球想象的一个不可多得的投射点,它的民俗已经成为全球化不可缺少的关键性的点缀和象征。所以,这里的丽江和傩都是高度具有吸引力的,也是全球化时代大家耳熟能详的诡异的奇观。但在这里,九十年代初的“民俗”的压抑性和被动性却已经不复存在,中国的发展已经将那种消极性的想象最终替代了,民俗在这里具有了一种诗意和认同的来源的意义,它变成了高仓健和李姓傩戏演员共同的精神的寄托所在。这里最为有趣的是高仓健演的日本父亲和那位入狱的傩戏演员几乎完全同构的父子情深。这里遇到的问题已经不是中国的特异的文化和民俗的束缚所导致的痛苦,而是一种共同的人类的困境。日本人父亲面对的父子的隔绝和傩戏演员的父子隔绝几乎是完全一致的。他们共同面临着感情的失败,和最后获得的精神的超越性。高仓健没有得到将《千里走单骑》交给儿子的机会,而傩戏演员也没有见到儿子。他们的共同的命运说明张艺谋在这里已经能够跨出中国的民俗的象征性,而是找到了一个共同的感情的支柱。这里张艺谋好像是回归他的九十年代初惯用的民俗表现时,却提供了完全不同的角度和想象力。丽江和傩所提供的不是中国的特殊的寓言性的想象,而是,一个独特的地方所带来的“风土”的韵味。这种“风土”正是这个“全球化”时代的人们的想象的寄托。而张艺谋此次将本地傩戏演员和高仓健演的日本父亲的感情同构,说明这里并没有奇观存在,人的感情的际遇是共同的。这个被称为“文艺片”的作品的意义和九十年代初获奖或者九十年代中后期的《我的父亲母亲》以及《一个都不能少》决不相同。它提出的是“父亲”的情感的困境,两个父亲追慕关公式的单纯的英雄,但却发现自己的世界里没有这样的单纯。父亲的困境里其实包含的是这个消费时代的年轻人的不可思议的对于上一代的不相干和淡漠造成的紧张。其实这似乎也是张艺谋本人的一份感情。他在中国电影中已经是“父亲”般的人物,却并不能得到他的后辈们和年轻的观众的认同和理解。这里的感慨其实自有其深意。这里对于俄狄普斯情结的复杂的表现显示着这位中国电影的“英雄”已经有点垂老的秋意了,他愿意将视点放在父亲的身上,而不是当年《红高梁》中青春冲动的暴烈的反抗了。这里我看出了一点张艺谋的个人的“高处不胜寒”的感慨。张艺谋是在现实感的营造中给予我们一个有关父亲的感情的幻想的解决,一个想象的升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