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哑地:像铁用锈来爱那样爱上爱和诗


□ 李犁

  十年前,我把哑地的写作比喻成语言的摔跤手,我的意思是说哑地对诗歌的语言在进行侵略和创建,就是说他把诗歌的语言从固有的习惯上掰下来,强制性地把一些不相干的事物拧巴到一起,再重新捏制打磨,生成一套令人惊奇的新的语言组合。这不是简单的对词语的改造,而是对固有感觉和陈腐方法的颠覆和突围,这样就实现了诗人们一致也一直追求的语言陌生化的效果。诗歌语言的陌生化不是指语言的冷僻和与读者心理的疏离,而是指诗歌语言冲破平常语言的因袭陈旧、司空见惯以及平庸和呆板,它是通过不平常异常甚至反常的重新嫁接,让语言闪烁出清新奇异焕然一新的光芒;从而让诗歌充满活力并生气勃勃。譬如他的这组诗歌的题目《铁用锈来爱》本身就有它的特异性,再顺手拿来其中<我的情人节》:“一天就像一粒水灵灵的稻米/一年就像一碗白花花的米饭/一年一度的情人节/是我饭碗里的一粒沙子”,用“稻米”“米饭”、“沙子”来比喻一天、一年以及情人节,确实刷新了我们耳目和思维。而且生动准确,几个喻体之间还有递进关系,有铺垫承接最后亮出的底牌犹如咣的一声,子弹出膛了。原来前面那些看似无关的比喻,都是在观察瞄准最后扣动扳机:情人节就是米饭里的沙子!本来生活像稻米一样水灵灵,本来好不容易把这稻米侍弄成白花花的米饭,结果全让沙子给毁了(当然这首诗还可以做另外的解释,以上是我个人对哑地的理解)。这看似漫不经心貌似调侃的比喻,里面寄托着作者的生活态度和情感。所以好的诗歌能让我们看到人的灵魂里最深沉和复杂的运动和变化。只是这运动和变化要呈现出来,要经过诗人独特的体验并在瞬间强烈地爆发。所以这需要诗人要有与生俱来的敏锐力,同时还要具备一手好的滚瓜烂熟的独门绝技。

  哑地的独门绝技就是比喻,就是他自己磨砺出来的带有他自己风格的哑地牌比喻。这比喻就是他与语言摔跤时用的技艺,通过比喻他把不太相干的事与物拧巴到一起,让陈旧的词语放出光辉,让腐朽化成神奇,也让不可言说的心灵和灵魂深处的岩浆呈现出清晰的纹理。我一直记得十年前他把高速公路收费口比喻成前列腺,现在他依然使用比喻这门手艺,只是现在更整体化层次化,并让比喻与意义和情感更紧密勾连在一起了。这组《铁用锈来爱》中除了单首诗中比喻是递进关系外,每一首之间又共同组成了一个大比喻,那就是人在当下的状态,以及人遭遇种种事与物时的姿势和要选择的方向。像哑地自己说的:“我试图让每一首之间有关联,像砌成金字塔的石块。并按时间、空间、事件作为节点,来折射中年男人在处理爱情、婚姻、家庭、事业、工作、日常生活等一系列问题的情感光芒和理性光辉。”这样说来,整组诗就是一个大喻体,一个象征和暗示。而吸引我们走进这个象征之中的就是构成象征森林的枝枝蔓蔓,是一次次刮亮我们眼球,勾起我们兴趣的比喻和刁怪灵的个体语言。这些像刚出蛋壳的小鸟一样新鲜的语言破除了陈旧的体验模式,让我们重新获得了一种本真的、鲜活的仿佛擦洗后重放光芒的一种直觉,这直觉就是一束电,让我们一下子触到了生活的底部,同时这电流也返回到我们的心灵,让我们洞悉生命的幽微与存在的本质。这电流在主体和客体之间往返复回,让我们兴奋中有疼痛,疼痛中有清醒,清醒又无法言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