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范 青

最好没有人会明白我说什么,只有你听懂我想什么。你一脸沉默,什么,我没说什么,我没说什么……
——王菲:《脸》

1999年12月1日下午2:17空间咖啡厅
大厅里空调不紧不慢地吹着暖暖的风,让人们根本感觉不到玻璃外那酷寒的气流。不知道藏在哪个角落的小音箱里流淌着克莱得曼的浪漫琴声,线条简洁明了的咖啡桌中央放置着一支细长颈的玻璃花瓶,插着一只叫不上名的鲜花。这当然只是白天的布置,为的是衬配大厅迎街那一面被擦得明亮无比的玻璃墙。那像是一整块玻璃,拼接的地方细微得几乎看不出来,凯碧姬说过那像是一张有洁癖的人的脸,每天在人们还没有起床时,就开始梳洗的脸。路过的人们可以毫不费力地将大厅里面一览无遗,有人很介意地将背部展示给路人,而有些人对此很为满意。
到了晚上,所有的花瓶便会被穿着淡绿色工作服的小姐和先生们以最快的速度换成烛台。其实那也不是真正的烛台:一个淡紫色的小碟托着一小段经过精雕细琢的造型各异的蜡烛。再配上昏暗却是除橙黄色以外的各种彩灯,从玻璃墙外看进来,像是在举行一场烛光晚会,人们会不自觉地停下脚步向里张望。
那些散坐在桌旁的男人和女人们,很悠闲且姿势优雅地用或纤细或粗壮的手轻轻把住银制小勺的顶端,在式样精美的小杯里搅拌着,贪婪又不露声色地嗅着从杯中散发出的浓郁的咖啡香气,间或低声地交谈着。每个人的衣着扮相还有言行举止都与这个咖啡厅的格调完全一致。
在里面的人看来,那点点烛光和各色灯光加上墙外的街灯、汽车灯还有玻璃墙的反光等等等等,构成了一个流光的迷失空间,那张望的人的脸便在这些陆离的光中支离破碎。
物如其人。由布局可见,咖啡厅的老板是一个浪漫且追求完美的人,也许还有些怪癖的性情。
余东认识这个老板,一个三十四岁的中年未婚男人。“他是一个追求完美的怪物。”
新西兰可可现在正和余东坐在咖啡厅一个紧靠玻璃墙的桌旁。
新西兰可可的脸呈现出茫然又有些愁绪的表情,眼睛空空洞洞地盯着桌上的鲜花。
老师,这花好像凋谢了。新西兰可可用很好听又很贫乏无味的声音说。
你是在说花还是你自己?余东反手理了理自己的马尾。
新西兰可可没有任何反应,她就像并不存在。
为什么呢?为什么不给自己更大的空间、更多的时间,你会有所发现的。扎着马尾的男人呷了一口德国啤酒。
老师,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有时……嗯,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个白痴。新西兰可可抱歉地对着声乐老师笑笑。
啊?这样啊。那……你有没有想过去歌厅驻唱?也许会有……嗯,怎么没想到?马尾男人停下说话,对身后的一个穿工作服的女孩作个手势:“小姐,麻烦告诉你们老板,余东来了,请他来一下。”
新西兰可可很心不在焉的样子,她没有问余东为什么停下谈话,又为什么叫小姐喊来她的老板。......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