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小波的刀


□ 杨 遥

毕业那年,王小波作为一匹黑马崛起文坛,越过重重大山,冲进了我们学校。那时受一种精英思想的影响,我们不读时下流行的书。王小波便被我们冷落在一边。虽然书店的老板再三推荐,但只有君文碍不过情面买了本随笔《沉默的大多数》。
临近毕业的日子三分热闹七分伤感,大家一起去喝酒、合影,写毕业纪念册。君文的肚子痛是很突然的事,挨到天亮被送到医院时,需要做手术,割去那个据说在人体中不起多大作用的阑尾。术后陪床的几天是一段很惬意的日子。我们借此逃课,打扑克、看三级片。
然而,君文的伤口却总不见好。他下床活动时弯着腰,一挺起就肚子痛。医生在他的肚子里插了个引流器,一按便可以吸出些黄黄绿绿的液体,比屎都臭。
十天了,他的伤口还不好。家乡的麦子成熟了,他的父亲准备回去收割。就在他父亲动身的前一天晚上,他的肚子忽然痛得厉害。等他的父亲从梦中惊醒,叫来值班医生时,他已经抢救不过来了。那天是六月三日,离我们毕业只有二十七天。
第二天,我们全班同学去医院,要求查明事故原因。那天是个敏感的日子。社会上流传我们上街游行,在市委门口静坐。
争取到的结果是做尸体解剖。为了保证结果的公正,那个城市卫生系统的所有外科骨干、医专、卫校教外科的老师和法医成立了一个解剖组。全部解剖过程进行了录像。
但结果却迟迟不出来,直到我们毕业,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了怎样的问题。君文的那些书,他父亲留给了我们。
毕业后的那段日子,一直很不适应。便常把学校里买的那些书拿出来读读。一天,读到了王小波。很快被《沉默的大多数》中的那些充满睿智的文章所吸引。
那是一个星期天,从早上一直读这本书。累了看看窗外,秋天的天非常高,窗户把天空分成一格一格,白云像绸子似的把天空越擦越蓝。我读到了这么一篇。王小波在插队的时候,有一位朋友得了阑尾炎,做了手术后刀口总是长不上。后来,又开了一次刀,北京的大夫说,上次术后肠子没有缝住,粘到刀口上成了一个瘘,肠子里的东西顺着刀口往外冒,所以刀口老不好。冒到外面还是万分幸运,冒到肚子里,人就完蛋了。王小波的朋友无疑是幸运的,可是我们的朋友呢?
这时,我真想拿着这本书让那个主治的医生和参与解剖的专家权威读一下,可是,又觉得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他们已经读了太多的线装的、精装的各种医书了。要怪就只能怪我们没有好好读王小波。我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要是让王小波给君文做手术,他一定会安然无恙。而且,当时假如我们中的一个人读了这篇文章,君文也不会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