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树悲凉


□ 沈 念

一树悲凉
沈 念

沈念一九七九年一月出生。现居湖南岳阳。作品散见于《十月》《大家》《天涯》《芙蓉》等多家刊物。有作品入选《布老虎散文》《新散文十五家》(百花文艺出版社)及多种年选。

如果不是两位长者的引领,那座四合院也许一辈子都会在我的视野之外。偌大的北京城,眼睛是非常容易被花样备出的新事物诱惑的。高大威猛的建筑像安上滚动轴似的遍地开花,一个无法逆转的事实——四合院在城市现代化的进程中逐渐消灭。似乎只剩下这一座——悲凉四溢的四合院。
宣武区北半截胡同四十一号。这个旧式地名在今天只是成了一个符号,并不能代表一个具体、标志性的位置。这从我们的寻找过程中的几度打听可以看出,被咨询者常常回答我们的不是一脸哑然就是“好像……”我还在纳闷,我今天要去的地方,不会是一个子虚乌有之处吧?
当我们的车横过热闹、阔大的菜市口的十字路,戛然而停下时,我们的目光被粉饰一新的红院墙上的字眼——谭嗣同故居——吸引。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此前的费尽口舌却是不经意间抵达。上天在考证我们的诚心之后,把这院子推到了我们眼皮子前面。
墙壁上凹下去的五个字,让我的情绪在瞬间兴奋起来了。我站在院墙外的牌铭前,简明扼要地回顾了一个失败的英雄的简短一生。这种属于门外的回顾,文字中渗透出隐藏在历史中的血与泪朝我奔袭而来,还有同行者虔诚的目光,我才突然意识到,在这里我要做出的是一种仰视的姿态。
而当年怀着满腔热血应诏赴京,肩负维新变法使命的谭嗣同,目光非常的清澈,当他从老家浏阳千里跋涉而至,站在那张尚未修葺、油漆剥落的会馆门前,心情是高兴还是沉重?眼神中的坚定和锐利没有丝毫的晃动吗?留给我们的是想象。最终的结局是谭嗣同连做梦也想不到的,五个月后,就是这让他充满希望和斗志的京城,成了生命的终结之地。
站在宣武门外,谭嗣同有些激动。他对这个地方非常熟悉,一八六五年他出生在宣武门外的烂缦胡同,十三岁之前没有离开过京城,青少年时代辗转湖南浏阳、甘肃兰州等地,三十三年后他又回到了会馆多云集于此的宣武旧城区。这一带从明朝起就被笼统地称为“宣南”,它包括了今粉房琉璃街、骡马市大街、菜市口西大街、教子胡同、南二环路。谭嗣同像一只鸟,在外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宣南”这生命开始的地方。他走过宣武门,停在了箭楼下吊桥西侧原立着一块上书“后悔迟”的石碣前,这是给那些即将赴刑的“亡命之徒”看的,以警示他人。后来那些为变法奔波的日子,无数的夜晚和白天在菜市口一带行走的谭嗣同,他应该经常与这块石碣遭遇,以及最后从刑部大牢到斩头之处的途中,押解的囚车有意地在石碣前多停留了片刻。难道聪明的谭嗣同未曾考虑过后果吗?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有他心中是最清楚的。熟视无睹的他也许从未把那三个字、血淋淋的杀人场面看进心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