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楹联启示录(外一篇)


□ 庄伟杰

楹联启示录(外一篇)
庄伟杰

我对中国楹联(俗称对联)的兴趣和爱好始终有增无减,那是从小时候开始的。我喜欢对联,就像恋上了乡村里邻居那位纯真的有点古典美的小妹妹,她那张红扑扑的脸庞宛如喜庆的春联至今时常掠过我的脑际。可以说,当时我热衷于传统的中国楹联,有点像与邻居小妹妹有着一种青梅竹马的暧昧。
往事不堪回首,但往事却如一面镜像,映照春秋岁月,让人仿佛从中翻阅着那些与人生或世界有关的难忘情景,去思索和分享那些给自己带来美丽的、苦涩的、深沉的、单纯的、自然的、凝重的生命滋味。
当然,我也是一个爱想事爱折腾自己的人。从小生长在海边小村庄,却老爱幻想,说好听点是异想天开,说难听点可能是胡思乱想。真正走上人生之路,尤其是走上文学这条不归路或者说文化苦旅之后,值得自己思考的东西似乎越来越多了。每当此时,我喜欢通过那些富有启迪性或充满哲理意味的联语来抚慰心灵,提升精神,观照自我,激励自己。
如此说来,有几副对联,在自我青春的历程中确实令人刻骨铭心。我跃动而澎湃的生命激情常常因此而飞扬,并且获得一种力量、一种彻悟、一种境界……
第一副对联:自古雄才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这是我大学毕业时写在“学友录”上的赠言。之所以用这副联语来与同学们共勉,恐怕跟我的出生背景、从小到大的经历有关,包括后来走上社会、流浪海外的历程亦然。这又让我的思绪飞回到那些如梦如诉的年代,更让我想起我那已经长眠于地下的至亲至爱的母亲。与现代新新人类相比,我们这代人(六十年代出生者)似乎注定要吃苦而且也算是饱经忧患的一代。小时候,三顿有地瓜吃已属幸运(老家惠安人番薯肚,常常是吃番薯配筷子)。那时不懂事,也不知人间的辛酸。直至高考那年的中秋节,头顶一轮皓月,全家围坐在一起吃团圆饭,倾听母亲讲述一桩家父在“社教”那年中秋夜被人冤枉诬陷却无处申诉的往事时,我青春的心开始涌动了某种渴望,无声而强烈。那时,我记得最深刻的是母亲的一句话:“孩儿啊,海滩上的沙粒当成大米也会吃光,要学会勤俭奋发、要有志气啊!”母亲语重心长的生动比喻不就是一句诗吗?我发现这朴素的言语蕴含着许多人生况味,我发现母亲原来也是一位潜在的诗人。也许是这种诗性成分和血缘因素,注定我恋上诗爱上诗,并且乐此不疲地沿着这条路往前迈步……

人生多歧路,文学之路同样曲折蜿蜒。大学时代就开始学写诗的我,要真正把这条路进行到底,并非易事。是继续上路呢?还是从此打退堂鼓?
第二副对联: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如果说从第一副对联中我学会什么叫执著、什么叫知难而进的话,那么第二副对联是让我学会自信,则树立自信心。每个人都应有自己追寻的路标才会活得快乐活得有情有趣,也才不至于迷失方向。有人说:国人最大的不快乐是不知道人生目标在哪里。也有人说:自信是人生走向成功的一半。路标一经确立,人生的三角帆才能浩浩荡荡地航行在海面上。李白诗云:“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自信”也会有难题。你相信自己但别人未必相信你,只有先相信自己,别人才有可能相信你、相信你的价值。由于本人从小桀骜不驯,落拓不羁,无心功名成就,加上我们这代人先天不足,生逢困难时期和文革动乱等因素,无书可读,无所事事。家父常埋怨和叹气:朽木不可雕也。家父尚且如此,周围的人包括那些中小学教师们的眼光更是可想而知了。有人说:人生不过几十年,成败都在青少年。不管怎样为自己定位,人生的平台对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都是广阔的。世界上绝顶聪明的人与傻瓜都是极少数的,正常人的智力没有多大差别,关键是看勤奋,有没信心、勇气和毅力。古人说,后生可畏,我则说:人生最大的财富是年轻。但是要真正做到像孔子说的: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说句实话,有几个能做到?如果说三十、四十可爱又可畏,到了五十仍未显示出后发优势,恐怕此生也就不可爱或不可畏了。街头上有算命卜卦先生这样讲:一命二运三风水四下苦功五读书,并非全然没有一点道理。我们可以理解为凡事若客观条件不具备,只要充满自信心靠主观努力就会引发客观条件的变化,也可能会达到或相对接近于自己的理想高度或光辉顶点。因此,人有了自信就会有一个行为的衡量标准,自信心也会成为人走向成功台阶的动力源或润滑剂。
第三副对联是:胸装江海文始壮,腹有诗书气自华。每个人的人生选择不尽相同,不同的人生选择开的花结的果肯定也迥然有异。或选择当“讲文明的人”的文人,或选择当“管治别人”的官员,或选择“可以商量的人”的商人,或选择“可以生出主意的”的生意人,或选择“总在裁人”的总裁,或选择“老板着脸孔”的老板,或选择“经常不讲理”的经理……对我而言,能当好一个文人已足够欣慰。也许性格就是命运吧,性情使然的因素,本人不适合做生意当官员,这是真话。做生意要有特殊资本,做大官要有城府计谋。本人不太具备。既然选择做文人,就应该尽量做—个有所作为的、像模像样的文人。其实,在日益高度商业化的时代,要当一个像样的文人谈何容易?现代人热衷的不是谈古论今,而是谈“股”论“金”。当文人毕竟在经济上不如商人,难免寒酸,不够阔气,怎么办呢?当然如能做到以商养文,文商和谐(和是嘴边有禾有粮,谐是有话都可说,即有发言权或话语权),那定然是两全其美,但世间之事常有不尽如人意者,况且鱼和熊掌的确难以兼而得之。说句实话,我很想既能在物质上扬眉又能在精神上吐气。其实这是一种悖论,是人生的二律背反。一个人要承担起自己的命运,担负起难以承受之轻的生命,确实要经过一系列磨难、挫折、反思,才能磨练意志,增长才干,成就一番事业。我们常人虽不愚不笨,却多无精到处,但很多残疾人却能自精一项,聪明过人。这使我常想,一个人的一生如能做着自己爱做的即最感兴趣的事情,就可能会领略到幸福的滋味,成功的快感。对我而言,把该做的事做好,挺出时间务点“虚”,多有意思。譬如想点东西,读点东西,写点东西,不断地充实自己,抚慰心灵,安顿灵魂,这样的生命其实是很写意的。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