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历史记忆与解殖叙事


内容提要 日军侵华时期中国沦陷区出现的殖民化现象,并未随着战争的结束而消失。殖民化成为一种文化记忆烙印在受殖主体无意识深处,使民族主体意识不能得到应有的位置。日据时期,伪满和北平两栖女作家梅娘的文学创作表现出民族文化认同的困境。90年代梅娘复出以后,对旧作进行了解殖处理,但日本文化情结仍支配着作家。本文通过对梅娘旧作新版的文化现象批判,揭示殖民文化意识形态的渗透和改型,探讨在当今全球化语境中对“后殖民”文化心态的认识和反思。
  
  一 “殖民化”的历史记忆和重新书写“身份”
  
  梅娘是伪满洲国和华北沦陷区两栖女作家,1942年之前主要生活在满洲和日本。梅娘文学创作崛起于满洲,成熟于北平。1942年留学日本的梅娘夫妇回到北平定居。丈夫柳龙光出任日本驻华屯军文化机构武德报社编辑长,兼华北作家协会干事会总干事长。梅娘在隶属武德报社的《妇女杂志》任编辑。北平时期梅娘的文学创作呈现出上升势头,参加了第三届南京举行的“大东亚文学者大会”,其作品《鱼》和《蟹》也分别获得第二届“大东亚文学者大会”“赏外佳作赏”和第三届“大东亚文学者大会”正赏,还有很多作品发表在武德报社管辖的各大报刊,小说集、童话集也纷纷出版。此外,梅娘还翻译了很多日本“笔部队”作家的作品。依靠柳龙光的背景。具有留日经历和精通日语,梅娘在北京的文学创作达到了高潮。
  五六十年代,梅娘遭遇了共和国历次政治运动,1953年肃反运动中被打成“历史反革命”、“日本特务”等,1957年被划为“右派”。由于极“左”思想的泛滥,学术界对沦陷区文学较少注目,似乎那段异态时空下的文学没有遗存人们记忆中的必要。“梅娘”这个名字自然被人们遗忘了。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学术界对沦陷区文学研究价值的发现,使那些埋在历史尘埃下的作品和当时闪亮的名字得以重见天日。人们重新认识了梅娘,对她的作品给予很高的评价,相关的研究也随即展开。
  复出后的梅娘不甘寂寞,旧作以各种形式再版。经过作家处心积虑修改后的作品,以一种迎合当下主流意识形态的“解殖”而失去了沦陷区文学特有的味道。从文字学解释,“解殖”又叫解殖民(decolonization),意指拆解、分解、解构、消融、废除殖民化的痕迹,与“殖民”是一相对词语。复出后的梅娘对其旧作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解殖”,其解殖民的过程具有深远的文化含意。
  沦陷区文学,作为特定历史时期的文化表征,必然要与当时的权力机制发生关系,如果将这些旁枝蔓节全部砍掉,经过整容后的沦陷区文学其真实性自然要遭到质疑。通过对沦陷区文学的解殖,其深远的价值在于当今政治层面的反殖民主义。但是,殖民化过程十分复杂,它不仅涉及到政治、文化,还渗透到个体生活等方方面面,而解殖的焦点和目标却模糊不清。通过对梅娘作品版本研究,我们看到,解殖并非是回归沦陷前那纯正的传统生活方式,而是当代人力图通过想象力去创造新的政治生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