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在洞口等我(中篇)


□ 高 薇

  1

  丰医生真诚的目光扫过来,声音出奇地温和。丰医生说,青青,你看得清晰吗?那个人是谁?

  伊青青的眉毛微微蹙了蹙,努力使自己沉浸到回忆中。她的目光有些茫然,她思考着,犹豫着,这,我真的没看清楚……

  青青你仔细回忆一下,说出实话,才能解开心里的疙瘩。丰医生镜片后的目光闪烁着,像一束小小的火苗,将伊青青迷失了的心又拉了回来。

  伊青青点点头,两片嘴唇动了动,她轻轻咀嚼着刚才进到嘴里的一片茶叶,觉得有点涩涩的苦味。

  伊青青不是不想说实话,她是真不知道谁在山洞口等她。丰医生给她做催眠时,已经反复说了几次,从山洞里出来后,会看到有人在洞口等她,而那个人又是她最牵挂的。伊青青当时是闭着眼随着丰医生温软的话一路前行的.她的意识穿过一条铺满五色花的小路,就看见了一个暗幽幽的洞口。进了山洞,从山洞里那块顶端放着暗黄色术匣的巨石旁绕过去,然后就出来了。一出洞口,伊青青就看到有个人站在那里,朝着她招手。这人是谁呢?伊青青却弄不明白,但是她敢肯定地说,不是她的儿子,也不是她的丈夫。可那到底又是谁呢?

  伊青青睁开眼睛时,困惑极了。山洞口分明站着一个人,高高的个子,略微显得消瘦。他的脸是模糊的,长脸?方脸?还是团脸?伊青青怎么想也想不清楚。可那人脸上戴着一副眼镜却是清清楚楚的,而丈夫和儿子的眼睛都不近视,从不戴眼镜啊,是谁?难道是……一个个奇怪的念头在突然之间冒出来时,伊青青着实被自己吓了一跳,不会的,怎么会呢?伊青青咽下一口唾液.强迫自己不再去胡思乱想,硬是把一个个刚刚生出的念头压了回去。

  洞口的人是你最牵挂的,你已经看到了,但是很模糊,可你能够确定他不是你儿子,也不是你的丈夫,对吗,青青?丰医生总是用这种柔和亲切的话语和她说话,让她心里即刻生出一种湿湿的,软软的感觉。

  2

  伊青青认识丰医生已经有四年了,丰医生其实不是医生,是一个心理咨询师,但大家都这样叫习惯了,伊青青也随着这么叫。自从伊青青四年前在大学同学初梅组织的聚会上认识了丰医生后,他们就没断了联系。那次聚会时有个朋友吵着嚷着,非要男女搭配安排座位不可.伊青青是被人拉到两位男士之间的,她的左边就是这位被大家喊做丰医生的男人。这位丰医生个子高大,方脸,剑眉,长相英武帅气,脸上的一副近视眼镜,又给他添了一些儒雅的书卷气。当时伊青青夹在两个陌生男人之间.拘谨得有些坐立不安,手里一只小巧的粉红手机已被她攥出汗水,就是这个幽默风趣的丰医生.使得她在众人面前渐渐松弛下来。那晚吃了饭后,又去唱歌,直到深夜才回去。在大家疯狂地唱歌时,丰医生和伊青青在灯光暗淡摇曳的角落里悄悄说着话,不觉时间就过去了。伊青青觉得和丰医生谈话很轻松,很愉快。丰医生说青青你性格这么柔顺,让入觉得可亲.这样的人一般来说会生活在幸福之中,应该被呵护得很好,但是从你偶尔躲闪的目光里,我看出你心里存了不易觉察的忧郁,这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你内心深处在渴望着什么东西,还有些不满足,不知我说得对不对。伊青青的脸上挂着那种平日里惯有的淡然的微笑,温软的目光在丰医生脸上掠了一下,嘴上什么也没说。丰医生最后又嘱咐伊青青,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到我那里去坐坐吧.我们可以聊一些更有趣的东西。伊青青只是点头应付着,觉得这个丰医生又在信口开她的玩笑,也并没把他的话当回事。

  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了.伊青青的丈夫陈建平还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伊青青进门.建平就抬起头问,玩得可好?伊青青一边扶了门框换拖鞋,一边答应说好。放下包后伊青青重新回到客厅里.见建平正摁着摇控器调电视频道,便说,初梅抱怨你不去呢。建平从沙发上站起来,对着眼睛已盯在电视屏幕上看韩剧的伊青青,笑笑说,我不是有应酬脱不开身嘛,怎么,还看会儿电视?伊青青摆摆手说,不看了,不看了,韩剧太累人了,再说今天也累了,这就洗刷去。建平啪得关了电视,伸个懒腰说,哎哟,我也有点累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卫生间。

  伊青青平时出去应酬得少.她平时话就不多,喜欢安静。倒是建平三天两头地在外面吃饭,回家吃晚饭的时候很少。建平回来晚的时候伊青青总是等着,建平也劝她不要这样,可伊青青不听,伊青青说不要紧的.我正好看看书或者写点东西,不是挺好嘛。建平就用温柔的目光瞥一眼伊青青.然后再轻轻拍拍她的头顶说,好吧,别太累了自己。偶尔伊青青也和朋友一起出去,这种时候,她总是先提前把开水烧好,茶叶放进杯子里,放在暖瓶旁,预备建平一回家就能泡上,或者早早就把水果洗了,不至于建平喝了酒后干着渴着。结婚十多年了,两个人一直相敬如宾.单位的人和周围的邻居都羡慕他们是神仙夫妻。

  那晚上伊青青躺在床上.听着建平均匀的鼾声,不知怎么,却没了睡意。窗外忽然起风了,窗子好像没关好,风从窗缝里钻进来发出吱吱的尖锐的叫声,让人听着发疹。伊青青翻身下床,来到窗前将微微飘动的窗帘拉开,将窗扇关紧。她没有马上回床上,她站在窗前向外望着.窗外落了叶的树在黑黢黢的夜里拼命地摇摆着,像随时都要被刮倒似的。伊青青这时忽然又想起丰医生的话来,我在渴望吗?我有不满足吗?我心底里在渴望什么呢?自己怎么从来就没觉得呢?伊青青反复问了自己好几遍,轻轻摇摇头,不由微微笑了。要说有渴望,那也当然是有的.自己不是一直都在渴望儿子能考个理想大学将来有好的发展吗?除此之外,好像从没有怎么深深向往过别的。可丰医生的话显然不是说的这个,那又是什么呢?夜里的凉气比白天重得多,伊青青包在宽大睡衣里的瘦小的身子一阵抖颤,好冷!她双手抱着胳膊,赶紧回到床上。丈夫建平听到了她的动静,翻过身把一只胳膊伸过来,在伊青青肩上摸了摸,含糊地咕噜了一句,怎么还不睡啊。伊青青的心里一阵温暖.她将建平的手从自己身上轻轻拿下来,放回到被窝里,低了声说,这就睡了。建平均匀的鼾声在耳边重新响起来时,伊青青才将脸转过来,朝了窗口那边,然后,合上双眼。

分享:
 
更多关于“谁在洞口等我(中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