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庄稼人的肩背


□ 周振华

  也许真的是年龄大了的缘故,回想起老家的一切都觉得那么亲切,总想细细咀嚼逝去的岁月和村里那些憨厚、朴实、可敬的庄稼人。他们这一辈子,什么也不图,本分为本。但他们在那个年代却留下了很多值得让人回味的东西。
  如果有人问:“早年家乡什么最美?”可能很多人都要说那里曾经盛开着的桃花、杏花、梨花;八月的青纱帐,九月的枣园,十月的柿林;还有那里幽静的山谷,层层叠叠的石阶田,清清流淌的小溪……最美!这不假,这些具象在人们的印象中固然美,当然美。其实,还有比这更能打动你的,更能触动你情感的。要是留心当年的原野,看看遍地的庄稼人在太阳底下晒成的铜板色的肩背,你就会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或许会作出别样的判断,啊!可不,那才是一道撞击你心灵的最美的风景。
  我的老家地处太行山余脉的一个村庄,那里祖祖辈辈的庄稼人,只想着如何种好地,怎么多打粮食。由于长期在艰苦的环境中摔打,个个都有一副结实的身子,也是,他们就指着它呢!抡锤、扛包、筛沙子;脱坯、垒堰、搬石头,哪样活茬儿都要动真劲,卖大力气。不壮,怎么顶起一个家;不壮,怎么去战天斗地。早年,还是生产队的时候,那些庄稼人每天都是集体出工,集结在一起干着同样的农活儿,于是,显示出了强大的集体力量,他们强壮的肩背,叠加起来能战胜一切,这就是当年生产队的带有突击功能的集体特点。
  庄稼人,凑在一起,也讲竞争,讲农活儿要好,手艺要全,干啥啥行。尽管他们拙嘴笨舌,不善言辞,不好表达,但他们的内心世界也是活跃的,激昂的,相互不服气的,做什么都在暗暗地较量。看谁的力气大,看谁的肩背宽阔,看谁的农艺胜高一筹,看谁能拿到生产队的最高分值。如果有一个健壮的体魄,竞争对手就会投来羡慕的目光。当然在这块土地上也就有了强大的资本,走起路,说起话,就不一样,就更加自信,就总想以榜样的身份自居。
  这些庄稼人,是一个团结的集体,战斗的集体,就因为他们个个具有争气要强的心理,所以这个集体充满了活力和战斗力。有时几十人,有时上百人突击一项活茬,场面极壮观。他们在长期的团结协作中,善于打整体仗,打歼灭仗,按照农时,有计划有步骤地完成每个阶段的生产任务。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看大人们锄玉米地,印象极为深刻。按农事讲,是锄头遍地,禾苗还不到一尺高,依次排开的近五十名男劳力,像是进行一场比赛。这些庄稼地里的汉子,在空旷的田间显得如此的强悍与生动,那阵势仿佛将要展开一场龙争虎斗。他们所有的人,全是赤裸着上半身,躬着腰以农民自己最讲究的姿势向田野的那一头挺进。从后边看,他们肩背上那健壮的肌肉群随着锄头的一伸一拉左右跳动着,上下起伏着,宛如一群拓荒牛埋着头迈着坚实的脚步执着地拼争着。一会儿的工夫汗水就从他们的肩背流淌了下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每个人都那么地熠熠生辉。
  这样的情景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社会发展到今天,那些庄稼人也许不需要像早先那样做了。也许现代化的农民真正告别了曾经那些重复而繁重的体力劳动,再也用不着年复一年地面朝黄土赤膊裸背地苦战了。
  回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广大农村,到处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从春天到秋天的田野,哪儿都是庄稼人勤劳的身影,他们担水,运粪,施肥,锄地,薅苗,收割,打场,总习惯甩开膀子大干,特别是在烈日炎炎的夏季,他们很少穿上衣,或干脆赤裸着肩背,肩膀上只挎一条擦汗的毛巾,展露的是他们那结实硬朗、肌肉隆起的肩背。这是一支浩浩荡荡的劳动大军,他们常年奋战在广袤的原野,为建设社会主义作着忘我的贡献。他们的肩背仿佛是一个颜色,那是被太阳晒成的宛如黑土地的颜色,汗水浸满在他们的肩背上,远处望去个个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他们的肌肉发达,健壮,即使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脸上已布满了皱纹,但身板儿仍是那么结实,没有一点虚肉。靠着肌肉的支撑,八十岁的老人依然硬朗,仍天天下地,干这干那。他们习惯称自己身上的肌肉为腱子肉,或形容身体长满了“小鸡蛋儿”。这是庄稼人的资本,是勤劳的象征,是本分的写照。谁身上的“鸡蛋”长得多、大而硬,谁就受到格外的尊重,视为一方英雄,那时生产队长或是其他队干部的位置往往就出在他们之中。
  小时候,我就总想,有那么多体育比赛或运动会,怎么就不给庄稼人组织一场健美比赛的运动会呢?他们身上的颜色是太阳给的,他们身上的肌肉是在劳动中练就的,他们结实的肩背是大自然这所运动学校赋予的,他们最有资格向人们展示劳动所创造的美,塑造的美。这些人可能自己还不觉得,他们身上具有如此闪光的东西,他们觉得一个庄稼人既没知识,也没学问,光有几块肌肉有什么可炫耀的?但美就是这样被发现的。
  那时候,有一个健壮的肩背,显得尤为重要。不管是集体,还是家庭,都靠着男人们坚实的肩背支撑着艰难的日子。如果一个家庭的男劳力病了、身体垮了,肩背上的肌肉松弛了,散去了,那这个家的天就塌了。那时,好像谁也不用动什么脑子,也没有那么多高科技的东西,一个生产队仅有的一两名会计、记工员什么的,只有这少数的几个人可以不讲体力,剩下统统的要干高强度的农活儿。于是必须要有一个磐石般的肩背,否则,你就丧失了庄稼人最起码的资格。
分享:
 
更多关于“庄稼人的肩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