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囚犯”的救赎(报告文学)


□ 王敬东

  当今中国,究竟有多少冤假错案?又有多少冤假错案得以平反昭雪?其中会遇到怎样的‘重重阻力和经历多少艰难曲折?本文详尽剖析了几个典型案例,其折射的公权力的弊端和司法腐败,或许能引起读者的高度警觉和深层思考。那些法庭辩论的精彩片断尤其难得。

  这是一个未掺杂任何水分的原版故事。

  去年冬天一个雪花飘飞的夜晚,笔者与几位律师朋友在京城二家酒楼小聚。滔酣耳热间,一个缠绕已久的问题浮上脑际,笔者斗胆发问:“各位,你们都是知情人,当今究竟有多少冤假错案?”朋友们先是一怔,继而不假思索地抢答起来。A律师:“没有作过统计,10多年我辩护的近百案件中占大多数。”B律师:“我的几乎是全部!”C律师:“我的也一样!”

  “那每年的冤假错案占全国刑事案件有多大比例呢?”笔者继续追问。“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几位律师相互望望,异口同声。他们虽然没有说出具体的数字,但一定不会少,看着笔者惊愕和不解的表情,A律师这样解释道:“你们别紧张。乍一听这样说,你们会觉得极端、玄乎。可我们所说的,是除了各地反腐败案件之外,我们受理的刑事案件,有全错的,有半错的,还有……你想啊,如果没有冤情,这些当事人是犯不着找我们律师的。你说的冤假错案的比例我们也没听说过……”可无论他怎么解释,笔者瞬时沉重的心情再也轻松不起来。

  在我们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为什么冤假错案接二连三?究竟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冤假错案最终能得到纠正吗?笔者的思绪就像窗外飞旋的雪花,纷乱无序……带着这些疑问,笔者慕名走访了北京的几家律师事务所,走近了一些案件的当事人和他们的辩护律师。

  上篇:从“无期”到“无罪”的“马拉松”

  “灾祸”从天而降

  “快!追上前面那辆货车!”说时迟那时快,两辆飞驰的警车包抄上来。

  1999年5月5日清晨,在广东开平市的一条大街上,金福大酒楼的采购员黄立怡开车从菜市场离开后,遭遇两辆车追捕。“真是见鬼了,一早就遇到打劫的。”朦胧的晨雾中,黄立怡以为是盗贼要抢东西,遂加快车速飞奔而去。

  但货车岂能敌过警车,不多时就被两辆车拦腰截下。这时,车上走下来两个人,用枪指着“逃逸者”:“黄立怡,你想跑哪里去?快下来,跟我们走一趟!”不明就里的黄立怡被戴上手铐时,才知道对方是公安干警。

  当晚,他被转移到广州公安局天河分局的拘留所内。

  同年6月18日,黄立怡因诈骗罪被正式逮捕。

  黄立怡缘何大祸临头?其诈骗罪又从何而来?

  起因——他转交过几张银行空头支票!

  1973年7月出生的黄立怡,广东开平市人,初中文化程度。1998年,他在广州市天河宏达建材公司(以下简称“宏达公司”)担任业务员。宏达公司的实际出资人是其叔叔黄业宏,法人代表为婶子谭凤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