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反思电影叙述学的研究误区


□ 吴迎君

反思电影叙述学的研究误区
吴迎君

  长期以来,电影叙述学研究虽然取得了一定的学术成果,但由于在研究思路上沿袭文学叙述学及电影符号学的研究程式而疏于反思,对其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认识不清,不自觉地走入了学术困境。目前,电影叙述学研究既没有充分辨析电影叙述和文学叙述的根本差异性,导致对电影特有的重要叙述问题缺乏系统深入分析;又没有明晰梳理电影符号学和电影叙述学的相关性及相异性,导致电影叙述学局限于符号分析而举步不前。
  
  电影叙述学的文学模式误区
  
  现代叙述学(叙事学)兴起于文学研究领域,电影叙述学产生于后。电影叙述研究大体沿用文学叙述学的丰富理论资源,获得了一定的学术成果,但这并不意味电影叙述学隶属于文学叙述学。有学者主张“电影叙事学:依据文学叙事学或符号学原理研究影片表述元素和结构的理论。” 1 这种观念实质上把电影叙述学置于文学叙述学的附庸地位,取消了电影叙述和文学叙述的根本差异,因而不能充分认识电影叙述学的独特学理逻辑。诚然,电影叙述和文学叙述具有一定的相通性,一定程度上,两者都可视为一种语言叙述,文学语言叙述研究运用的结构/ 后结构主义方法论可以用于电影语言叙述研究,文学叙述和电影叙述作为两种“部门叙述”都渗透着“一般叙述学”的基本叙述法则。就这一点而言,电影叙述学借鉴文学叙述学的研究范式是必要且有益的。但是,电影叙述毕竟不等同于文学叙述,电影语言也迥异于文学语言。更进一步地说,电影语言实际上是一种“准语言”,正如麦茨所言:“并不是因为电影是一种语言,所以能叙述这么好的故事,而是因为电影能够叙述这么好的故事,所以才成为一种语言。” 2 电影叙述和文学叙述是两种不同媒介的叙述,文学叙述的研究方法并不能自动运用于电影领域,电影研究不能完全照搬文学叙述学的概念与范式。
  事实上,电影叙述和文学叙述存在多处明显的根本差异。首先,电影叙述和文学叙述的基本思维方式是截然有别的,虽有交叉,但并不能完全等同。正如伊芙特·皮洛在《世俗神话——电影的野性思维》中所指出的,电影运用了有别于文学所使用的词语概念形式的另一种思维方式:野性思维。“电影思维并不遵循那种形成抽象判断和掌握概念真值的思维法则,而是按照自己的扩散性体系创造出支配思想展现过程的法则。虽然可见影像的实体性占据主导地位,但是,电影思维并不排斥抽象化,它只是隐匿得更深,抽象形式更难言明罢了。” 3文学思维是一种想象性思维,其形象是想象性形象;而电影思维是一种具象思维,其形象基础是具象性形象,因而始终依存于皮洛所言的“相似手段”。文学形象需要借助于语言符号,文学叙述学就是基于语言学意义的分析。而电影形象本身是一种“非词语”形象,在银幕上通过视觉直接显现、通过声音直接传达,对其进行抽象分析,将其视为一种语言加以叙述学分析,必须考虑到结构主义语言学的叙述分析方式的适用限度。正如分析哲学代表人物维特根斯坦所提醒的:凡可被显示者不可被言说,被显示的东西远不比被言说的东西贫瘠。电影叙述学是否有必要尝试运用结构主义语言学之外的、更切合电影叙述自身逻辑的分析方法进行深入研究?电影大师布烈松启示我们:把“影片看成是运动中的线条和体积的组合,撇开影片所塑造和所指涉的。” 4 由电影叙述的具象性形象的“相似手段”特点出发,有望建构更加有效的电影视听具象形象之间“相似”法则体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