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实的幻觉话剧《无人生还》导演阐述


□ 林 奕

  1939年,49岁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完成-了一部名为《十个小黑人》的小说。我没有具体考证过作家本人是否在构思时就认定了它的成功,但在克里斯蒂的自传中,似乎能看到她面带微笑地写下“我在经过充分构思之后动笔了,写完后我很满意”。是的,事实证明,之后的近七十年中,这本小说在全世界范围内始终高居侦探类小说排名的前五位,同时也是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中比较广为人知的小说,在全球克里斯蒂拥护者心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当然它也是作家本人最钟意和心爱的作品。
  阿加莎·克里斯蒂一生共创作了八十多部长篇小说,一百多个短篇,十九部剧作。其中与《十个小黑人》(后来更名为《无人生还》)齐名的有《尼罗河惨案》《东方快车谋杀案》、《阳光下的罪恶》等,她塑造的大侦探波罗和马普尔小姐等人物都成了读者心中的经典。在全世界连续上演了近六十年不衰的著名话剧《捕鼠器》也是她的作品,并且凭借着“连续上演时间最长的话剧”的纪录被载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在一个传媒还不甚发达的年代,连续五十余年的创作生涯,几乎每年都有1~2部作品推出,而且其中的大部分都成为了人气火爆、不亚于如今的《达·芬奇密码》和《哈里·波特》系列的世界级畅销书——这就是阿加莎·克里斯蒂梦幻般的惊人成就。据有人在1976年她去世后不久统计,她的作品在世界上销售达四亿册。克里斯蒂作品的印刷量在书籍发行史上仅次于莎士比亚的作品和《圣经》。1971年,阿加莎·克里斯蒂获得了不列颠帝国女爵士勋章,成为阿加莎女爵士。在她数以亿计的仰慕者当中包括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法国总统戴高乐。而且她的作品还很大程度地影响着我国众多当代作家。
  “这本书线索既清晰明快又令人迷惑不解,可解释又合情合理……”女作家这样评价自己的这部作品。在小说中,与世隔绝的孤岛、呼啸的暴风雨,华丽的别墅,随着诡异的童谣“十个小黑人”在十个莫名而来的客人心中一次次响起,所有人的命运被悬在刀尖……
  这部小说曾八次被改编成电影。事实上,在小说完成之后,阿加莎就曾认为如果将这本小说改编成剧本应该会更激动人心。于是在1943年,克里斯蒂53岁时,这部由她亲自改编的话剧在伦敦首演。这部由小说改编的剧本在阿加莎的创作生涯中影响深远。在自传中她回忆道,“我觉得是《十个小黑人》使我在写小说的同时又踏上了戏剧创作的道路。”后由于《十个小黑人》这个标题涉及种族问题,因此更名为《无人生还》(或《十个印第安小人》),并被沿用至今。
  在众多作品中,这类“孤岛命案”的写作手法被侦探迷们称作“暴风雪山庄”的模式,也就是指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比如被大雪封山的山中小屋、遇到了暴风雨的小岛,因塌方或积雪被困在隧道里的火车车厢等等。而这类风格恰恰为侦探、悬疑或推理题材作品的舞台创作提供了可能性。
  侦探,悬疑或推理作品在叙事和舞台表现上绝大多数是以写实风格为主的,需要展现出一个清晰的、具有缜密逻辑性的故事情节。同时,紧凑的舞台节奏也是影响观众参与推理和感受剧情的关键。总之,要让观众的感受和舞台上的物理时空以及在这个物理时空下营造出来的人物心理线索同步,不能让他们感到对故事有“跟不上”或“等结果”的感觉。因此“时间上的顺序叙述”、“空间上的清楚呈现”以及“节奏上的张弛有度”在作品创作上就变得极为重要。
  《无人生还》作为“暴风雪山庄”模式的经典,很好地符合了在上述舞台上时间和空间的特点。因暴风雨而围困在孤岛别墅里的十个人被一首童谣影响着命运,从所有人上岛开始直到真相大白,故事发展扑朔迷离,情节出人意料、引人入胜。虽然分幕,但以事件结点为起承,毫不拖沓,而且其中除了必要的解释前史之外,没有繁复的倒叙或插叙,这紧紧地扣住了观众的心理节奏。剧中场景也非常集中,整部戏都发生在别墅的起居室里,把原本小说中各个场景的情节化繁为简,一气呵成。
  另一个使《无人生还》散发独特魅力的地方是“童谣” (在中文本发行的过程中曾有译名为《童谣谋杀案》)。剧中古老的童谣《十个印第安小男孩》(更名前为“十个小黑人”)至少从十九世纪中后期起就开始流传。虽然童谣中的歌词看上去血腥恐怖,但它一直是一首大人孩子都耳熟能详的儿歌。直到阿加莎·克里斯蒂用它来命名了一部小说,又将这部小说改成舞台剧之后,大家可能才真正意识到它内含的恐怖。其实在侦探推理、悬疑类的小说和话剧中,童谣手法的运用并不鲜见,阿加莎本人就使用过不止一次,比如著名的《捕鼠器》(儿歌“三只瞎老鼠”)。但在《无人生还》中,最特别的是:随着情节的推进,剧中人物越来越意识到童谣《十个印第安小男孩》与他们切身利益的紧密相联。正是因为这样,一个简单的封闭环境谋杀案的构思才会格外引人入胜,童谣为整部戏蒙上了一层神秘、诡异的色彩。这更刺激了观众在观看过程中的好奇心和心理参与欲望,他们有了一定的参照,知道了场上人物的命运会大概往一个怎样的方向发展,对未来有了少许的预知,但又离真正的情节发展相去甚远。观众想知道下一个受害者会是谁,既为场上的人物担忧,又恐怕哪一个就是凶手,等到有人死去之后才将他的嫌疑排除,却为时已晚。观众从头至尾都会在这种紧张的情绪之中,也许根本来不及细细推理和分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8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