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郭继政小说三篇(短篇)


□ 郭继政

萤火虫

  我喝完第三杯二锅头的时候,木耳还没来,风刮了有一会,天快黑了。

  一叠花生米吃得差不多了,小饭馆里旁边那桌也换了两拨人。我开始用筷子蘸了酒在桌上写字,无非是小时候学的句子:“一望二三里,烟村四五家。”木耳是还在上班吧,他们的玻璃厂是三班倒,歇人不歇机器。每周五他下了班,我们约好出来喝点酒。

  我是十几年前认识他的,那时候放了假,就去乡下爷爷家住。他家在隔壁,我们两个小孩没几天就熟络起来了。他本名姓魏,但因为人生得黑,尤其耳朵,装了两片木耳似的,我便叫他木耳了。他一开始恼得很,和我还打了几架,后来也便任我叫了。

  小时候,一个暑假总觉得有几年那么长,尤其是在乡下。木耳不会说话,没听过什么故事,却有数不清的事带我干。我们在田里逮蚂蚱,挖蚯蚓,装在一个玻璃瓶里。有时候抓太多了不敢拿回家,就埋在外面,上面插支签子做个记号。第二天再出来看时,只觉得漫山遍野全是记号,杳杳不知其所终。

  月亮出来了,我就着光亮开始写“亭台六七座”。

  在我回家的前几天晚上,木耳跟我说:“去抓萤火虫吧,特别好看,你肯定喜欢。”然后他又补充说,可能有点远,出了村还得爬一会儿山,问我晚上出得来吗。我说,当然没问题,我爷爷挺好说话的。

  晚上九点,我看他们差不多都睡了,才从床上下来,慢慢出了院子。一路走过村口,天黑得要命,我隐约看见木耳已经在那儿了,他也向我招手。

  他做个手势让我跟着他,有点冷,我还记得背心叫夜里的露水打在背上,又冷又黏。他走得很快,仿佛一点不觉得。“你不冷啊?”我问。

  他没答话,又走了一段,才跟我说,刚才过了坟地。晚上是不能在那儿说话的。我有点不想去了,可也不能回头,不然还得一个人原路穿回去,算了。

  “八九十枝花。”大概这是他从我这儿学到的唯一一点东西吧。他看我念书有味,也嚷着要学,真让他背,又不肯了。我倒算是个好学生,跟他学了不少。小时候调皮捣蛋,现在喝酒打架,我应该谢谢他。

  过了坟地,他就有话没话地跟我说几句了。比如,觉得谁家地里的瓜好吃,比如哪一户的女孩子脾气最凶。他比我大三岁,好多话都是说给自己的,我也只有听的份。

  突然他问了:“你将来啥打算?”我想了想,说觉得上班挺不错,不怕刮风下雨。他朝我脚下啐了一口说我太没劲了。他才不要和人来往。他要养一屋子的虫子,什么都养一对,谁和他过不去就放出来蜇谁。

  结果是我们两个都不出意料地失败了。我本科毕业回到县城,托父亲的关系去县报当了一个小记者,虽说是上班,还是风里来雨里去,年前一次采访还出了车祸,差点搭上一条腿。木耳初中毕业就不上学了,去了玻璃厂,一直干到现在,还带徒弟了。有些徒弟不懂事,喊他木师傅,他就抡起玻璃瓶要打人。

  走了约莫有半个多钟头,我们上山了,山上风大,我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木耳说,咱们赶紧走。草高过了脚脖子,在凉鞋上蹭来蹭去。我总觉得草里有蛇还是别的什么,每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他看了我一眼:“你怎么走成那样?”

  我说我害怕。

  他说没事,土狼早就没了,有了也不找我,就身上那点肉,根本不够吃的。

  他可能是想开玩笑,可我没觉得好些。我忘了接下来那段山路上还看见了什么,我只记得草在脚踝上摩擦的感觉,至今想起来还觉得骨头发痒。

  在玻璃厂干了几年,有一次喝酒,木耳跟我说,有个哥们找他,问他愿意不愿意跟他们在街上转转,一天七十,他觉得不错,过来问我主意。

  我说:“你千万别,你一个人也就算了,现在你要出个什么事,嫂子怎么办。”

  他说他觉得没事,吹了五六年玻璃,现在家里连杯子也全要用不锈钢的,要不嫌恶心。

  “你哥们一天给你七十,他们自己总有两三百,出了事,肯定全是你的。”我把这两年采访听说的事跟他说了一遍,连编带吓唬了好久,他才不提了。

  他儿子今年两岁了,和他一般黑。每回看见,我还是想起他那次来找我的事情。

  山并不是很陡,翻过几块岩石(腿上被不知道什么草刮伤好几处,第二天早上才看见),我们到了一处顶峰。他往前跑了几步,说,你看。

  青色的小光点在他身边环绕,做梦一样。我瞪着眼睛,一下都不敢眨,不敢说话,不敢用力呼吸,怕把它们都惊走了。

  他把我的手抓过来,一扣,又攥紧,问,什么感觉?

  痒,一小点什么东西在手心里撞着,我把手又攥紧了些。

  他连忙把我的手扒开:“别太用劲,小心捏死了。”

  我不高兴,想自己也抓一只,扑腾了半天还是怎么都抓不到。

  这时候他又往前走了几步,扭过来对我说:“看,我将来不要上班,我要养这么多虫子。”

分享:
 
更多关于“郭继政小说三篇(短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