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军事科技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军长征到底走了多少里


□ 李海文

2002年10月16日,英国的两位青年李爱德、马普安开始重走长征路。他们像红军一样步行,水土不服、语言不通、道路不熟,忍受着疾病带来的疼痛。马普安病得很重,不得不回到北京休养几周。就是这样,他们坚持下来,经过384天的步行,2003年11月终于到达陕北。他们到达红军的长征终点——陕北吴旗镇的前几天,回答记者问题时说:“长征并不是二万五千里,而是一万二千到一万三千里,所以长征没有那么长。”
“长征没有那么长”经记者报道迅速传遍世界。到底是谁对呢?答案是这两个外国青年虽然走了中央红军经过的11个省,但是他们并不是严格按照当年红军走的路线,他们所走的路线远比当年红军走得少、走得近、走得容易。
这两年我在编《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亲历记》一书时找到一本书。这本书是中央红军到达陕北的第二年,也就是1936年春开始征稿,1937年2月编好,共100篇文章、5个附录,书名定为《二万五千里》。这是关于长征最早、最可靠的回忆。据说现在仅发现5本。
这本书有5个附录,其中一个是《红军第一军团经过地点及里程一览表》(以下简称一览表)。这是以红一军团直属队为标准、长征中经过地名及里程的一览表,依据命令、报告、各种日记、报纸汇集而成,将日期、出发地、经过地、宿营地一一列清。这个一览表是目前能找到的最早的、最详细的、最可靠的资料。
此表是根据红一军团直属队为标准的。因为直属队并不担任作战任务,在直属队驻扎、休息时,各师仍然在作战,或者侦察、或者阻击、或者进攻、或者佯攻,所以直属队是红军各部队中长征走路最少的。在表的最后说明中指出直属队的行程共为18088里,我根据此表每日行程表统计应为18095里,两者相差仅7里。统计相当精确。

李爱德,马普安比红军走得最少的部队还少走1/3

李爱德、马普安写的《两个人的长征》并没有将每日的见闻写下来,但是他们有一份手绘的地图,标明每天走的路线及里数。我将一览表和《两个人的长征》核对后发现,两个外国青年所走的长征路线与当年红军走的路线有相当大的出入,他们起码少走了1/3的路程。
他们刚出发不久就在山上迷路了。为了不再迷路,节省时间,他们经常走大路。他们认为的大路是柏油马路。小路是指步行的路。其实在红军长征时,江西苏区的路是“普通的独轮车路、只能用脚走的路和用脚还不好走的路”,远没有像现在这样交通方便,公路四通八达。这就是为什么1934年红军从扛西唐村到双芜,必须绕道新谢要用两天走130里路,而60多年后两个人生地不熟的外国青年只用一天,30里路就可以到达的原因。
彭加伦1936年著文回忆过大王山之艰难:“路是特别的崎岖,路旁都是万丈悬崖,脚下的泥已经有一尺来深了,有的地方连脚都站不住,好像体育场的小孩坐滑梯样的,一溜就是几丈,鞋子、草鞋多是离开了自己的脚,陷在深泥中了。有的跌下深崖去了,在崖底下呻吟。马也掉下去了,饲养员站在路边哭。战士们都成了泥狮子。”
李爱德、马普安既没有爬大王山,也没有走这样危险、难走的路。

四渡赤水,红军走了3945里,李爱德。马普安只走1866里

红军四渡赤水,从1935年1月中旬到4月初南渡乌江,在贵州、四川、云南的边界转了3个月,走了110个地方,而李爱德、马普安只走了44个地方。
红军从遵义四渡赤水到乌江共走3945里。李爱德、马普安从遵义在贵州、四川、云南转了一圈到两河口(两河口在乌扛北一二百里)共走1866里。

红军过了大渡河,经过泡通岗,李爱德两人走的却是另外一条近路

红军过于大渡河,在泡通岗(抱桐岗)穿越原始森林,没有路,不见天日,又遇大雨,18里长的山路竞走了两天,夜晚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当时任副主席的周恩来只能站着倚着树睡觉。
李爱德、马普安根本没有到泡通岗(抱桐岗),而是走的二郎山。这是九军团的路线。中央红军为了避开敌人主力,过了泸定桥后,调头南下,再折回往北,经泡通岗去天全。而红九军团是过泸定桥后,向北直奔天全。这条路比中央红军走的路起码近一半。建国后建成川藏线,红九军团翻越二郎山的古道废弃不用,从而消失。李爱德、马普安走川藏线,自然不可能体会当年红九军团的艰苦。

毛泽东说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是怎样计算出来的

1935年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说:“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开动了每人的两只脚,长驱二万余里,纵横十一个省。”他是怎么算出来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