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宛如涟漪


□ 张格嫣予

我在初一(1)班。这个令我感到陌生的地方,我清楚地记得,从幼儿园到小学六年级,包括我中途无数次转学,我一直都在三班,这是从来没有改变过的。所以,当我站在一班的班牌下的时候,觉得有一种无能为力的难过。这只是一种本能,本能地对在时间中突然改变的东西感到难过。在这个新的班级里,有54个人,而我曾经认识的人只有两个。所以,我知道,一切都过去了,必须重新开始。然后我笑了笑,提醒自己要快乐,要保持快乐。渐渐的,我开始学习对每一个不认识的人笑,和每一个不认识的人说话。
我的同桌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孩子,很容易不好意思,现在文静的女生事实上已经不多了。也因为这个原因,我老喜欢逗她笑,虽然我也不觉得她笑起来就特别好看,只是无论是谁都愿意看到别人微笑的样子。这样会让大家都很舒服。这会让我想起雯婧,我小学的同桌,她的性格和名字一样,很文静,对人都很好,我和雪娥老喜欢到她家去蹭饭。
我还是和过去一样在小卖部里买可乐,在各种课上走神。然后看着一张张画满了勾勾叉叉的卷子面无表情。《海峡都市报》曾经报道过我,他们把我写得很像韩寒,所以看了报道之后我挺沮丧的,因为有好多小学的学妹学弟打电话给我说,张格嫣予,原来你学习这么差,我还以为你书读得很好呢!我也不大喜欢韩寒的风格,虽然无可否认的是他很传奇。
一切都很平静,只是渐渐的,我感觉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我不知道的样子了。只有百事可乐还是原来的味道。
我想我们学校里我最爱或者说最恨的,大概也还是那个坡了。每天牵着车走上人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像是扛着个红旗在珠穆朗玛峰上徐徐前进的红旗战士。我老是在想从那里飚下去一定很爽。是的,那是非常爽。只不过校规里头白纸黑字写着不可以冲坡。所以,我也很无奈。在一次因特殊原因补课的时候,我和雪娥约好了在茶园桥见。但学校无故多出了一份午餐,与我们约定的时间正好发生冲突,本来想打个电话通知她,只不过遭到堵截。几经周折还是没有成功,疲惫不堪的时候,大概是脑袋缺氧,所以想都没想就直接骑车从学校里冲出去了,指望可以赶得到。只不过我刚骑上车没一会,就听到后面有个声音在吼:前面那个女的,马上下午!!!一听就知道是校领导。我在车上犹豫了一下是继续走还是停下来,最后还是下了车。我不想把事情闹大。校领导极其愤怒地问我,为什么在校内骑车,这里路这么陡,要是出了事故你怎么办,你家里人怎么办??我很郁闷地低着头,边低头边流眼泪,我当时其实也不是特别懊悔,只是在纳闷怎么就这么巧呢。我一言不发地牵着车跟着他走,看样子他是要带我去教务处吧,紧接着,班主任出现了,她看着我表情有点僵硬,问我怎么了,再接着,校长出现了,(还没到教务处呢,怎么就都齐了)校长问我是几班的,听说我才初一就问我是不是不知道这个校规,我摇头。我当然知道,只不过没有遵守。然后要我解释原因。在听了我解释以后,问我是不是觉得很委屈。我当时没抬头看他,只是我知道他说那句话的时候表情一定特别和蔼就像我的爷爷一样,所以后来,无论是看到他一个人悠然地在操场上抽烟的时候,或者是在教育某个学生的时候,我都总是觉得,他真是一个很温和的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