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记忆如诗——我与平面设计的缘分



  
  1.“安玫”时代的墨水瓶贴设计
  2-3.“安玫”时代的宣传卡、宣传册设计
  4-5.上世纪80年代初的期刊封面设计
  6.电影宣传卡设计
  7.《薰琹诗笺》整体设计
  
  我于1945 年就读于重庆国立艺专雕塑系。1956 年调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在装饰艺术系教雕塑和素描,80 年代后在装潢系开过两门课——“期刊封面设计”和“样本宣传卡设计”。于是,装潢设计也成了我的又一个专业。我为什么会涉猎封面设计呢?这里有一段尘封多年的故事,是一段悲欣交集的记忆。
  
  公安局的美术工作室
  
  1957 年我被打成右派,在东北一个劳改农场改造,那时我刚满30岁。一直到1962 年解除劳教处分,让我在那个农场就业。1963 年,北京市公安局宣传科成立了一个美术工作室,它的性质是属于“劳改企业”。公安局成立这个工作室后将我从东北调回来,身份还是“劳改就业人员”。这是一个很特殊的单位,属于北京市公安局宣传科,但是放在另外一个劳改企业里,从各个农场、工厂把学过美术、从事过美术工作、已经是劳改就业的人员调过来。我们除了完成公安局宣传科的任务,如防火、防盗的宣传小册子、广告牌以外,还向社会接受任务。它的特点是出活很快、质量很好、收费低廉。我就是在这样的特殊环境里开始了平面设计。
  
  一个叫“安玫”的人
  
   当时,有几个出版社的书都拿过来做封面设计。书的封底左上角有一行字:“封面设计 安玫”,这个“安玫”指的就是这个工作室工作的所有的人,是取自公安局的“安”字和美术的“美”字的谐音。我们用“安玫”的名字做了很多书,后来就有很多出版社,都来打听“安玫”是谁?我除了书籍封面,还做了产品的宣创卡、墨水瓶贴等等。现在很遗憾的是我没有留下“安玫”时代的书,那些书出来我们都看不到,都在公安干部那儿保存着。
  就是这一段生活让我接触了平面设计。那时对我来讲,能够重握画笔,为社会尽一份力,做自己喜爱的工作就是莫大的欣慰。在高墙铁网下,我的艺术想象得到驰骋,每一件设计,不论是书籍封面还是商品包装,我总是做出来三四个不同的构思,再精心绘制。我设计的“白鹤”牌墨水瓶贴投放市场后,引起同类厂家的注意,纷纷来人,指名要那位设计“白鹤”墨水的人为他们设计新包装。在那里还培养了几个打成右派的艺术学校的学生。苦难折磨了一个人,也造就了一个人,磨炼了我做书籍装帧的基本功。
  这样一直到1966 年,“ 文革”开始前,公安局的造反派来了,宣布解散美术工作室,很突然,我当时还在给一个出版社的一套丛书搞设计呢。解散后我就被转到了另一个劳改农场做清砂工,1970 年又被转到河北农村,做泥人、做彩塑、在县办印刷厂当日工。直到1978 年夏天才结束了长达20 多年的劳改生涯,回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