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与官场小说


□ 田东照

写了二三十年农村题材的我,怎么突然改弦易辙,一篇接一篇地写起官场系列小说来了?这恐怕是许多朋友所感兴趣的话题。我写官场小说始于中篇小说《跑官》,本是出于对腐败现象的愤慨而偶然为之,并非有什么计划,要写多少多少。没想到作品发表之后,先后有13家报刊转载,读者来信来电也不少,还有改编电视、戏曲和连环画的,一时间很是热闹。于是有的朋友就再三建议,要我把官场文章继续做下去。还有的干脆把他想到的题目都开列来了,如《买官》《卖官》《骗官》《升官》《丢官》《赠官》等,竟有10余个之多,都是顺着《跑官》溜出来的题目。朋友们的热情大大鼓舞了我,我毅然接受了他们的建议,一鼓作气地写了下来。前四部用的全是朋友们建议的题目,从第五部《D城无雪》开始则离开“官”字另取新题,一直到写完第七部《恐炸症》才停下来。我以为,如果说这是出于一种社会责任感的话,七部中篇,近30万字,也算尽到一点微薄之力,我想就此打住,再回到我始终不忘的农村题材上去。
谁知想停停不下,想走走不了。这是因为第五部中篇《D城无雪》在《中国作家》杂志发表后,反响较大,还获了《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这样关注的人就多了,连并非爱好文学的朋友也要找来读一读。有位朋友读后说,此文抨击腐败很有力度,他感到痛快淋漓,但也有一点遗憾。我问什么遗憾。他说,关于商品羊基地的弄虚作假,写得太少,你不能多写一两万字?你该知道,弄虚作假是腐败顽症,比金钱腐败有过之无不及,为啥不狠狠鞭挞一下?这位朋友不搞创作,也谈不上爱好文学,他不管你情节取舍和详略得当这些写作要素,他只是表达了自己对一些社会问题的认识和态度。也就是说,他的意见不属于小说创作范畴。但是他的话却引起我的高度重视。
其实,弄虚作假,浮夸虚报的事我何尝不知,只是太多太普遍,因而视听感官都有些麻木罢了。是这位朋友的话激活了我麻木的神经,引起我对此类现象的反思和琢磨。恰巧这时山西晚报上登了一篇《温老汉之死》的文章,讲述了一位叫温拴日的老农民因交不起149元农业税费,干部们又催逼得紧,只好服毒自杀的悲惨事件。也是这时,有位朋友为我提供了《记者观察》杂志2000年第1期上公布的《暗访虚报农民收入现象》的一份调查材料,还有的朋友提供了其它报刊上发表的《谨防政绩行骗》《刹住数字行骗之风》等文章。这使我豁然开朗,立刻醒悟到一个被人们忽视的而又十分严重的问题———数字腐败。也就是说,在干部任用的问题上,除了“金钱暗道”,还有一条“数字暗道”。前者,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腐败者本人也做贼心虚,提心吊胆。后者则不然,做贼者心不虚,别人也见怪不惊,连恢恢天网也对他们网开一面。不是吗?被重判以至杀头的腐败分子当中,有几个是因为弄虚作假?然而就其危害而言,数字腐败较金钱腐败有过之无不及,它对上误导决策,对下坑害百姓,比如农民负担越来越重,就有这方面的因素,有些地方甚至是主要因素。这样的认识,犹如一团烈火在我胸内燃烧起来,使我寝食难安,不能自已。然而我不是政治家,不能用权力铁腕去扼制这种腐败现象,只能以摇笔杆这等雕虫小技,写些文字来抒发胸臆,这就是《还乡,还乡》这个中篇小说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