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公公为我坚守曾经的秘密


□ 曼 曼 阿 南 李 纯

  如果那个成为你公公的长辈,他知道你曾经做过情人的事实,这该如何面对他?他又会做何想法?
  
  曼曼/口述阿南 李纯/文
  
   一
  结束那段情人生涯后,我来到广州,在一个亲戚的介绍下到某房地产公司做了一名售楼小姐。
  凭着不懈的努力,在试用期的3个月里,我竟然卖掉了两套房子。沈一航是我的卖第6套房子时认识了的,他30岁左右,一家电器公司老板的专职司机,替老板咨询购房情况走后,公文包忘在了这里,我打他了名片上的电话。不一会儿,他就来了,握着我的手说:“叶小姐,你不光人长得漂亮,人品也漂亮。”
  当晚,沈一航非要宴请我。此后,沈一航差不多每个周末都来找我,带我去吃西餐,或去听音乐。他对我很殷勤,又把握得非常有分寸。情不自禁地,我被这个开朗不失沉稳的男人俘虏了。
  恋爱关系确定后,我们在市区买了一套120多平米的房子。随后,我们办了结婚登记手续。一个月后,趁着元旦,沈一航带我回西北的老家拜见父亲。我曾从沈一航口中得知,公公退休后,曾经在南方一家公司做过法律顾问,去年婆婆病世后,他便辞职回了家,颐养天年。
  沈一航的家是个特有的独门小院,公公老远看见我们就打招呼。当丑媳妇见了公公后,我顿时觉得公公有些似曾见过面,可绞尽脑汁地想,怎么也想不起是在哪儿见过。直到深夜,我才突然想起与公公见面的情景:两年前的一个晚上,我被老板江总亲昵拥着肩膀刚走出酒店,就撞见了公公和他的老板。他们的目光直直地望着我,公公的老板开玩笑似地说:“这个女孩清丽如诗,江总你别糟踏了人家!”江总尴尬地呵呵笑着,也不辩解。他向我介绍说,对方是他近几年的合作伙伴,在生意上帮了他很大的忙。但是,公公俩人的目光和话语让我如芒在背,也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
  想起这些后,我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像飞机失事,思维陷入了空白中。因为,我在深圳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两年里,我被江总的甜言蜜语蛊惑,一心一意地等待着他离婚娶我,而且江总陪我第二次去医院流产时,竟在医院里又碰上了公公……
  那几天,我度日如年。面对公公,我躲躲闪闪,极不自在,脸上火辣辣地像有小虫子在爬。幸好,公公显然没有认出我,一直对我热情和蔼。假期结束后,我和沈一航返回广东时,公公还拉着我的手说:“一航找到你,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啊!”
  
  二
  半年后,公公患糖尿病住进了医院。沈一航请假回家护理了父亲半个月,待他的病情稳定了下来,便将公公接到广州。他在电话里对我说,广州的医疗条件好一些,日后我们也能更方便地照顾父亲的饮食起居。尽管我担心被公公识破“身份”,内心一万个不乐意,但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只好硬着头皮到车站迎接公公。
  当天晚上,我烧了几盘公公最爱吃的菜,公公吃得津津有味,满脸是挂不住的笑容:“曼曼,你的厨艺太棒了,有你这么一个样样出色的媳妇,我真好福气。”我讪讪地笑笑,却不敢正视公公的目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女子世界》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女子世界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