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丙戌六十年祭


□ 阿 成

丙戌六十年祭
阿 成

有时候,偶然路过城市当中的某个地方,你就会想起年轻时的一些事。这是不是别一种脆弱呢?
哈尔滨的兆麟街是我三十多岁时经常去的地方。那条街在市政府的东侧,是一条百年老街。街的中央是一条狭长的、与街同行的街心公园,公园里有供市民休息的长椅,并种满了紫丁香,非常有情调。我当时在市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给领导开小车,而g6辆小车就经常停泊在兆麟街旁的树荫下。没事的时候,我就待在车里看书或者睡觉,领导一要出去开会,或者吃饭,我马上坐直了,开车走。
先前,在这条街上还住着我的文学启蒙老师王先生。那大约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事情了,是我的朋友韩大年兄引见我认识的这位王先生。当时,他们同在兆麟街东面的第一中学教书。王先生在旧社会曾是哈尔滨《小说月报》的主笔。一九五七年反右时,因为他的那篇随笔《我漫步在兆麟大街上》,成了哈尔滨的第一个右派。七十年代末,我经常拿着习作去那间只有七八平方米的小屋向他请教。令我汗颜的是,经过他的修改,我才知道我的文字基础居然很差。他见了我的面,只有一句话:“我看了,还行。”然后,就再也没话了。一师一生,两个人就那么尴尬地坐着。待到我就要起身告辞时,他仍旧是一句话。“你走啊?来吧。”走到兆麟街上,我慌慌地拿出取回的手稿一看,竟然满篇都是修改的红颜色,真是让人无地自容啊。
挨着先生住处的那个灰色的旧楼,也是我经常去的地方。住在二楼上的一对中年夫妇是我很好的朋友。在他们那里我完全变了一个人,夸夸其谈,满嘴的笑话。我是他们一家大人孩子最受欢迎的客人之一。当然还有一些有趣的朋友,我们经常在这一对好客的夫妇家里聚会,甚至在一块儿过年。
逝者如斯,只要经过这幢灰色的小楼时,物是人非,心里总有一丝隐隐的痛。
依次下去的那幢灰色的旧楼,便是李兆麟将军的被害地了。
我是偶然去这幢楼的。当时我在一家工厂开卡车,给工厂食堂拉秋菜的时候,我从生产队多搞了一些大白菜,给一个当临时工的小孙送去。我很喜欢这个小伙子,他篮球打得非常好,他就住在这幢楼里。我们两个往楼上扛白菜的时候,小孙气喘吁吁地跟我说,李大爷就在这家人的屋子里被害死的。
我问,哪个李大爷?
小孙说,李兆麟哪。你没看楼外头的山墙上写着“李兆麟将军被害地”几个字吗?有了这几个字,小偷都不在我们这个楼偷东西了,上别的几个楼借去。嘻。
我问,这间屋子现在还住着人家吗?没空着搞个展室什么的?
他说,没有。自打解放以后就一直住人。主要是咱们住房紧张。你没看见连走廊、过道,都是酸菜缸、煤球炉吗?有的家因为地方小还得搭吊铺睡呢。没招儿。
进了他的家,放下大白菜后,关于李兆麟将军具体是怎么被害的,小孙给我做了一番示范。这种行为在央视别称之为“情景再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