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恶报


□ 赵光鸣

  赵光鸣 男,新疆作家。在本刊发表过《西边的太阳》,获过《当代》文学奖。
  
  一
   那时候他们还没有看见那片洋芋地和南瓜地。
   那时候汗捞和他爹正在大野滩里走。野滩大得无边无涯,就远处横亘了几道土梁,层层叠叠,像是朽了的棺材板。毒日头在半空里悬着,鼻孔里一满都是股烤蔫了的艾蒿草和骆驼刺味儿。大荒滩就只有这股味道,都走了两个时辰了,还是这股呛鼻子的味道,原来还有一两声五更鹚的叫唤,现在连那种寂寥的鸟声都听不到了,汗捞觉得这路走得实在是乏味,就想让他爹吼几声,老家伙的嗓喉不错,往常在这样的野滩路上,他爹都会像鹅一样伸长脖子,朝天空里吼几段野曲子,但今天老家伙一点没有要吼的意思,只顾勾着腰朝前赶路,他绕着草墩在戈壁上蹿行的样子活像只鼹鼠,两条瘦腿好像是直接插在肚子上,屁股完全被省略掉了.爹实在是太瘦了,人太瘦了,就好像没有屁股一样。
   他就这么乏味地跟在他爹的身后,走在让人焦躁的干滩上,干得冒烟的荒滩有看不见的火焰在燃烧,满世界都在袅袅飘动.那些草稞和灌木发出吱吱的燃烧的声音,裤脚扫上去,就会腾起一股尘烟。野滩上有弯曲稀薄的路,但爹说那路走不得,人在那路上太显眼了,得找不显眼的地方走,就这样他们插进了有草丛和灌木的地段。这是戈壁,也是硷滩,只长恶草杂木,人在里面蛇行,的确不易被发现。汗捞觉得离开大路太早了些,爹做事太小心过头了。
   他们鬼鬼祟祟地走到近晌午,就看到了马桥坡的那些地。
   他看见爹的花白头发上在冒热气,汗珠子像麦穗串一样串在爹粗硬的头发上,在阳光下闪着晶亮的白光,同时听到老家伙拉风箱般的喘气声。老家伙把自己藏匿在一丛高大的梭梭下面,让汗捞看前面的地形。他们已经到了荒漠的边缘,前面就是那片洋芋地,赤裸一片,它们已经被牛犁过了,这裸地大幅度地伸向那些低矮的山梁,远处是南瓜地,影影绰绰有个窝棚在山梁的尽头守望着。汗捞知道,这就是他们将要刨食的地方。牛犁过的地只要细翻,能刨出漏下的洋芋,但这样的拾荒营生不能让窝棚里的人看见。在吉良镇子就听马西凉那几个盲道说过,马桥坡的那些熊人见不得外乡人,还是小心为好。
   “咱们就在这搭挖拾,这搭背静。”
   汗捞的爹哑着声说。还挥了一下胳膊,画了一个圈儿。汗捞就点了一下脑袋。同时往远处的窝棚方向望过去,那是个尖草棚,像破船上的帆尖一样浮在飘渺的南瓜地上,在更远些的地方,参差着村庄的影子。只能看到些灰色的屋顶。那是个大村,方圆五十里,就只有这么个破村。
   爹解下腰绳上的布袋,把手里的刨锄掂了几下,好像那是杆枪。又像土拨鼠一样往白梭梭外边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样子就像个盗贼,探一阵,才说:“不要只顾了刨挖,眼脑要放灵醒些,咱拾的是人家的东西,不是贼也算半个贼。”
   “没有人喜欢外人来拾自家的东西。”爹又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