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反了


□ 刘德元

  按字面解释,“反”就是与“正”相对,或方向相背的意思。如果在“反”字后面再加上一个副词“了”,那就不得了了,比如“反叛”、“反抗”、“反动”、“反求诸己”等等。
  在古装电视剧或古典小说里,我们常常能耳闻目睹“反了”一词。比如某县官在审理案件的时候,堂下被审者若是据理力争或辩驳理论,惹得县官恼羞成怒,县官就会恶狠狠地将手中惊堂木一拍:“反了!”然后顺手将案几上竹筒内的竹签抓起一支,扔于地下:“来呀,给我打……”这是比较低级的官员在审判所谓的“刁民”时采取的一种低级“反了”;若是逢上高一级的官员或者是至高无上的皇帝在龙案上说一声“反了”的话,不到数日祖国山河就会风云突变狼烟四起,战火连绵人头滚滚……
  “反了”的著名历史人物有姬发、黄巢、徐敬业、赵匡胤、宋江、吴三桂、李自成等等。
  可是,不久前本人亲耳听到了现代版的“反了”:
  今年三月初,我们这里因旧房拆迁问题,数十户居民自发地联合起来去找区政府拆迁办的官员要求将还房地址调整一下,因为被拆迁地属于本市黄金地段,而拆迁后的还房地点则被区政府确定在城乡结合部的边远地区,交通、医疗、教育包括上街买菜都极不方便,所以部分拆迁户要求将安置地点作适当调整,其他都没有什么要求,这应当说还是比较合情合理的。然而就因为这点要求,区政府拆迁办的官员在与民论理的过程中,一名官员勃然大怒,将桌子一拍吼道:“简直反了!”。吏呼一何怒,民呼一何苦!那小吏就这“反了”一声断喝,当时就将这些居民们给镇住了。
  拆迁安置地点最终还是遵照区政府拆迁办的指示精神为准,居民们反倒是没敢反,不过这样一闹,多争取到了点拆迁安置费而已,居民们最后还是乖乖地在拆迁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反了”至此,我意犹未尽,联想到那位拆迁办官员一度怒发冲冠的“反了”,联想到当今官场坊间、世风人情中,反与正相对、方向相背的事情和实情,那才叫反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号称人民公仆,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变成了“人民”为“公仆”服务,看一看那些壁垒森严气势恢宏的机关大楼,门前摆满了高级轿车。有报道说,重庆市一个小小的科长居然也说“买台二十几万的车哪点贵嘛”,更遑论那些更高级别的官员们了。最近几年时间,每年被贪官们贪掉的公款约五千亿,那才叫反了;每年被官员们“三公”消费掉的公款上万亿,那才叫反了;截至目前为止,尚有出逃贪官四千人,卷走人民币五千亿,叛党叛国,那才叫真正的反了!在押服刑犯发工资、在校学生成公务员、强奸犯变粮食局局长,这些不是反了又是什么?
  今年“两会”期间,当《财经》杂志记者采访政协委员中共组的一名省部级高官时,问这位官员会不会提“关于财产公示”的议案,这位官员竟然反问记者说:“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的财产?那些企业老板的利润为什么不向工人公布?”一时弄得记者不知所措目瞪口呆。反了!一位堂堂封疆大吏省部级高官居然将自己反过来混同于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好啊,老百姓的财产不用公布,一口灶,一头猪,一台电视机,都可以放在阳光下曝晒,绝不会有一位真正的老百姓将自己一辈子的财产晒出一点水分,而官员们的财产敢吗?敢在阳光下曝晒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杂文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杂文选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