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醉月婶娘


□ 林 希


1

在演说醉月婶娘的故事之前,先要说说侯家大院里醉仙、醉鬼、醉汉、醉姑、醉婆、醉翁、醉客的种种故事;原来这侯家大院就是一个说醉话、写醉文、演醉戏、醉生梦死的醉世界
醉鬼们的种种表演,实在是看得太多太多了,从来也没想过这里面还有文学,倒是近来自己也渐渐地染上了嗜酒的恶癖,偶尔醉过几次,也才得知原来醉是人间的第一大乐事。如是才想起侯家大院里父亲、母亲、叔叔、婶婶、姑姑、姨姨们一个个的醉态,也才明白他们于醉酒之时何以那等的飘飘欲仙,彼时彼际,他们一定正在享受着自己的快乐人生,那是他们被剥夺、被埋葬的人生,更是只有于醉酒之时才能拥有的美丽人生。
生在深宅大院里的孩子,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父辈人醉酒的种种表演,看醉鬼和逗醉鬼,不光是给孩子们带来快乐,就是奶奶、姑姑,还有几个叔叔,也总是觉得十分有趣。赶上府里的喜庆日子,庆祝活动的高潮,就是看醉鬼,这就和如今春节晚会的压轴节目一样,绝对是世纪表演,而且一定会留名醉史,成为侯家大院里的一桩名醉。
这里,就要做一点点说明了,自古以来有正史、野史,对于我们作家来说,还有一部人人都争着往里面挤的文学史,还有建筑史、音乐史,我们尊敬的老前辈季羡林先生更写了一部七十万字的《糖史》。最以先听说出了一部《糖史》,我还觉得是有人和我开玩笑,糖,不就是一块甜疙瘩吗?那还有什么史可谈。但是找到这部《糖史》一看,傻了,白活大半辈子了。我们天津人说那等吃饭虫,就说这等人不知道“糖打怎么甜,醋打怎么酸”。如今在我读过《糖史》之后,才知道自己原来就是一只吃搪虫,好在我如今已,经知道糖是怎么甜的了,所以我特别珍爱幸福生活。你们看,最近我在外面不是绝对再没胡说八道了吗?知道甜了。
好,这就是进步。
者君读过各种各样的史,此中包括中国强盗史、中国娼妓史,冯梦龙写过《情史》,还有人写过《瓷史》,诸君可能还没有读过《醉史》。完了,被间“呲”了,哪里还有一部《醉史》呀?当然有,只是诸君不留意就是了。自从盘古开天地,中国就屡出醉事不止,平常人饮酒过量,真醉也罢,假醉也罢,装疯卖傻地耍酒疯,确实不值得载人史册,而于“举世皆醉我独醒”的年代,醉者就成了百分之九十五,而醒者也就成了百分之五。诸君自然知道,在近代中国的历史上,百分之五就是反面教员。
偏偏被载人史册的竟然不是百分之九十五的醉鬼,被载人史册的只有那个独醒的诗人。
后来,中国人因醉酒而载人史册的饮者渐渐地多起来了,也不必在这儿卖《三字经》,李白斗酒诗百篇,难道不就是醉史最辉煌的一章吗?常常说揭开历史新篇章,许多时候就揭错了,没揭开正史的新篇章,倒揭开醉史的新篇章了,醉醺醺,晕乎乎,天知道会出现什么新局面,天知道会登上什么新台阶?
要想因醉酒而载入史册,一定要是名醉。怎么还有名醉呢?醉酒不就是喝高了吗?如今各个单位都有专职的陪酒秘书,开个笔会什么的,当地领导设宴欢迎,席上代替书记喝酒的那位主几,就是陪酒秘书。每天每天他等都要喝个酩酊大醉,但醉了也就是醉了,送回家中,蒙头大睡,没有足以载入史册的表演,多不过就是吐酒、尿床呀什么的罢了,最多也就是落个醉鬼的臭名。而要想因醉酒而载人史册,那一定要是名醉,因醉酒而能引发世纪战争的大醉,方可称为是名醉。
遍翻史书,中国曾经有过几大名醉。贵妃醉酒,算得是第一大名醉,“天子呼来不上船”,算得是第二大名醉;令当今多少名士为之扼腕,好不容易等得天子呼他来了,还装醉不肯上船。老弟,傻帽了,你知道一旦挤上船去,该足何等的待遇呀。连撑船的,都是正处级,好歹再赏个座。了得!
等而下之,只一部《水浒》就有几大名醉。“赤发鬼醉卧灵官殿”,“虔婆醉打唐牛儿”,景阳冈武松打虎,更是一大名醉,“武松醉打蒋山门”,“武行者醉打孔亮”,“杨雄醉骂潘巧云”。你礁,大凡不讲理的事,都是靠着酒劲干出来的。搜集全这些天下名醉,写一部《醉史》,好看不好看?保证是畅销书,还有人盗版。
人同此理,物同此格,国有国的醉史,家有家的醉史,国有国的名醉,家有家的名醉。我们臭名远扬的侯家大院,自然更有我们侯家大院的酢史和名醉了。
侯家大院里每天都有人醉酒,但能被载人侯门醉史的名醉,却实在难得。
逗醉鬼,看醉酒,给我的儿时记忆添加了许多美好篇章。我老爸是侯家大院里的第一醉鬼,他先生曾经有过几次名醉。第一大名醉,我爷爷奶奶发现我老爸好长时间没有回家,再有消息传进府里,说我老爸在外面立了外宅。守株待兔,终于有一天等得我老爸回家来了,关上院门,我爷爷和我奶奶一起突击审问,终于问出了结果,说是那一天喝醉了,酒醒过来一看,自己住到一座大院里,房里好一套摆设,床上更有一个女子,容如花来貌如月,开口没说中国话,问了——句“good morning”。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我老爸清醒地认识到坏事了,一醉酒成千古恨,不知道是哪几个孙子合伙做下的坏事,早买好了房子,早物色好了人儿,将我老爸一个醉鬼拉来,就成全了人间美事。我老爸虽然也想到了此事的后果,但将人家一个女子扔在一座空宅院里,我老爸也觉得有点不人道,先住了半个月。“爸娘,你说这事已经如此了,她那边也就只能靠你们二位去解劝了。”我老爸说的“她那边”,自然就是我母亲这儿。我老爸是想请我爷爷和我奶奶出山去向我母亲解劝,求她海涵认可既成事实。没想到我母亲不但没有承认既成事实,反而一气之下,带着我远走山西投奔到姨姨家去了。如是才有了后来母亲病死山西的悲惨结局。革命成功,通过学习,我老爸于接受了猴子变人的革命道理之后,向我和哥哥为我母亲的死致歉,从此重新做人,倒也为新社会贡献了一点余热。
分享:
 
摘自:十月 2004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