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碧海自有掣鲸手


□ 古 耜


朱增泉是饮誉文坛的将军诗人。他的诗作以寻常鲜见的高瞻远瞩和宏声大气,相继荣获“八一”文艺奖、中国诗人奖和鲁迅文学奖。显然是为了寻求更为自由,更为具体、也更为多样的文学表达,大约从一九九四年起,他在继续写诗的同时,开始以较多的精力,涉足散文创作。经过近十年的耕耘和探索,他先后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 《解放军文艺》等重要报刊发表散文随笔近百篇,逾百万言:陆续出版《秦皇驰道》,《边地散记》、 《西部随笔》、《边墙·雪峰·飞天》等多部散文随笔集,这些作品一经问世,即受到了读者、选家和评论界的多方推重,进而产生了较为广泛的社会影响。于是,一位将军散文家的形象,复又出现在文坛上。
同先前的诗歌创作一样,朱增泉的散文作品一向保持着属于自己的鲜明个性,这突出表现为:宏阔而高远的艺术视野,丰赡而生动的知识传播,敏锐而深刻的思想见解,充沛而诚挚的情感抒发,此外还有语言叙述的质朴性、厚重感和富有想象力,以及整体风格上的刚健沉雄等等。如果说这种个性在作家为文之初,还只是性情、气质、修养、职业、经历的直呈,是一种朴素的“文如其人”,那么,随着创作实践的丰富和散文观念的深化,它越来越成为一种自觉的、稳定的和成熟的审美追求。这种审美追求因为承载了独特的精神内涵和价值取向,所以它不仅把散文家朱增泉同当代许多优秀散文家区别开来,而且最终为新世纪的散文创作与发展,提供了某种积极的昭引和有益的启示。
如众所知,二十世纪的中国散文在西方社会和文学思潮的影响下,曾两度发生过内向性的转移,这就是:五四时期“个人的发现”和新时期“自我的回归”。毫无疑问,这两度内向性转移,对于中国散文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冲破陈旧观念或僵硬话语的束缚,进而贴近生命主体,弘扬独立个性,实现精神解放,均具有重要意义。然而,正如文学史上常见的得失相生,矫枉过正一样,二十世纪散文的内向性转移,也给散文自身的健康发展带来了一个明显缺憾,这就是:为数不少的散文家由于对“个人”和“自我”的概念,做了浅薄、狭隘和片面的理解,所以下笔为文,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沉溺于一己悲欢的低吟浅唱和日常经验的惟妙惟肖,总是习惯性地在一个局促的生活空间或逼仄的情感天地里徘徊和游走。这样写成的作品虽然也有一定的人性或审美价值,但就整体而言,却毕竟缺乏历史的大气象,社会的大悲悯和人类的大关怀,因此也就无法进入散文的理想境界。从这样的背景出发来看朱增泉的散文,我们即可发现作家的卓尔不群之处——他同样注重“个人”和“自我”的品性,但长期的军旅生涯和高度的社会责任,却使他笔下的这种“个人”性和“自我”感,很自然地超越了内容和题材的意义,而主要表现为一种写作的立场,即放出属于自己的目光、胸怀和价值尺度,去真诚地感悟和描写缤纷开阔的大干世界,特别是这大干世界中以人为主体的历史与现实。于是,一幅万象森罗、异态辐辏的艺术画卷,便映现于读者的视界。这里有驻足古代战场的钩沉索隐,如《长平之战》、 《秦皇驰道》,也有聚焦当代军旅的传神写照,如《一飞惊世界》、 《我惦记着两位西部士兵》;有针对历史人物的重新评说,如《汉初三杰悲情录》、 《舍楞其人》,也有关于传统文化的深入体味,如《读怀素草书帖》、 《洛阳印象》,有踏访西部边地的生命放歌,如《遥远的牧歌》、 《罗布泊随笔》,也有拥抱东部大海的精神畅想,如《观沧海》、 《海峡与战争》,有直击俄罗斯沧桑沉浮的复杂心境,如《彼得堡,沧桑三百年》、 《今天的俄罗斯人》,也有遥看伊拉克战争风云的清醒思考,如《巴格达的陷落》、 《萨达姆》……显而易见,在诸如此类的篇章中,作家选择了一种宏观的、整体的视角,一种开放的、发散的思路,一种自觉言大事、观大局、讲大理、抒大情,直接与人类历史进程对话的向度。而这样的视角、思路、向度,以及由它们派生出的或高屋建瓴、汪洋恣肆,或纵横捭阖、万取一收的叙述,交织融会在一起,不仅酿成了散文创作刚健峻拔,雄浑大气的风格特征,而且还有效地强化和提升了散文一体的精神格调与文化含量,为其营造大境界和大力度,拓宽了探索的路径。
大约同开阔的艺术视野和宏大的审美主题相联系,朱增泉笔下的散文作品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特点,这就是每每于正常的叙述结构和文本形态之内,引入多方面的知识传播,或者说把知识传播当成散文文本和叙述的一部分,有时甚至是主要部分。譬如,旨在揭示民族传统文化心理的《边墙》一文,就以明代长城的修筑为中心,通过自由的斜出旁逸,介绍了丰富的古代边防知识和历史知识。而一篇着重透视草原庙宇文化的《草原上的庙》,则围绕北方草原的庙宇遗存,凭借历史回望,讲述了较多的宗教知识。至于总标题为“回望战争”的伊拉克战争系列散文,更是一边剖析交战双方的优劣得失,尤其是伊拉克兵败如山倒的种种原因:一边阐释与此相关的地区、民族和世界的文化背景,以及现代化战争的种种特点和奥秘,从而完成了一次特殊的知识普及。这样一种行文路数在中国现代散文史上,尽管已是由来已久,但迄今为止,它仍然算不上成功的范式。对于一些散文家来说,引入知识传播,便意味着资料淹没性灵,理性抑制情怀,思辨大于形象。相比之下,朱增泉的散文要艺高一筹。它的知识引入不仅没有造成文本的生硬、堆砌和沉滞,相反倒使作品平生出充实、摇曳和厚重之感。而一切之所以能够如此,大抵得益于作家以下三方面的努力:第一,作家在散文中引入知识传播,并不是为知识而知识,为传播而传播,而是完全出于内容表达和主题昭示的需要。以前引篇目为例便是:不介绍古代边防知识和历史知识,便无法真正说明长城所体现的心态的保守和文化的封闭,不讲述宗教知识,便难以从根本上披露庙宇之于北方草原的意义:而不搞清现代战争的奥秘和伊拉克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来龙去脉,就谈不上准确把握和评价刚结束不久的美伊战争。正所谓:没有知识也就没有力量。第二,作家在进行必要的知识传播时,很少对相关史料做大量的原文引录,而是坚持在细读和领会它们的基础上,努力将其变成生动畅达的个人化语言。这一番用心的结果,不仅使行文避免了卖弄和生涩,而且让知识传播和散文叙述高度融合,形成了另一种风度和魅力。第三,作家为文多系有感而发,这决定了其笔下文字常常“伴情韵以行” (沈德潜语),即使知识传播亦不例外。而浸透了情感的知识传播,或慷慨激越,或娓娓道来,同样足以打动人心。应当承认,所有这些,均为丰富散文的艺术表现力,做出了贡献。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