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宽容及爱


□ 周保松

  梅尔·吉布森的《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在全球引起广泛讨论。耶稣受难,按《圣经》的说法,是说耶稣作为上帝之子,甘愿背起十字架,以他的身体和血,洗脱世人的罪。耶稣于三天后复活。如果我们将耶稣复活和作为人子的身份的真确性暂时存而不论,只视他为一个殉道者,那么作为一宗历史事件,耶稣受难,到底有何政治和哲学含意?
  西方历史上有两个人的死,影响深远。一个是耶稣,另一个是古希腊的苏格拉底。苏格拉底被视为西方哲学之父,是当时雅典最有智慧的人,但却在公元前三九九年,被实行直接民主的雅典城邦的五百零一人大陪审团判处死刑,罪名是亵渎诸神和腐蚀青年人的心灵。而耶稣则以亵渎之罪被罗马人和犹太祭司判钉十字架。就此而言,两人都死于宗教上的不宽容。
  如果我们稍读《圣经》,便会发觉那些祭司和法利赛人坚持要处死耶稣,并非出于嫉妒,而是耶稣直接挑战了他们的政治及宗教权威。耶稣传道,吸引了大批信徒。他亦对当时的祭司文士进行了强烈批评,并呼吁信徒不要效法他们。耶稣进入耶路撒冷后,更以一介平民之身,声称他便是神的儿子,是弥赛亚,是犹太人的王。这对当时的统治者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因为耶稣直接挑战了他们的统治权威。尽管耶稣有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之说,但在一个政教合一的社会中,这种妥协的可能性不可能存在。耶稣不但必须死,而且必须死得残酷无比。只有如此,才可杀一儆百(除了耶稣,当时也有其他人自称弥赛亚),确保他们的统治。我们知道,钉十字架这种残忍的刑罚,是罗马人专门用来惩治叛乱者的。罗马总督彼拉多用希伯来、罗马、希利尼三种文字在十字架上写上:“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并非事出无因,而是要恐吓民众:不要效法耶稣,否则这便是你的下场。
  就此而言,耶稣的受难,并非特例。耶稣之前,耶稣之后,东方西方,有万万千千的异见者,死于宗教不宽容。所以,单单指责犹太人杀死耶稣,或以为这是由于犹太人的民族性使然,都是偏颇之论。以中世纪的罗马教廷为例,它便通过宗教裁判所,将无数他们眼中的异端活活烧死。所以,真正值得深思的,是宗教宽容为什么这么难。宽容,被视为一种德性。但宽容的概念本身,却存在一重两难:一个人要宽容的对象,恰恰是他在道德和情感上最难忍受的东西。宽容作为德性,既非对他人的行为和信仰漠不关心,亦非持一种价值相对主义的态度,而是说宽容的一方虽然手握权力,并深信自己信仰的真确性,但却克制自己,容忍异见者的信仰自由。
  对于一个排他性极强的一元论宗教来说,宽容实在难以想像:如果关于真善美的知识,关于灵魂不朽和死后世界的问题,均有客观无疑的普遍性答案,真理只有一个,而我信奉的宗教恰恰掌握了这种真理,那我为何还要容忍那些无知的非理性的邪教异端?为了他的好,难道我不该用各种方法诱导他,规劝他,甚至必要时惩罚他处死他?更何况,这些异端会随时腐蚀他人心灵,败坏社会风气,破坏社会团结。因此,为己为人,宽容都是不智。
  由此而来的悖论是:要避免耶稣受难的悲剧,一个社会必须要有宗教宽容,容许人们有信仰自由。但一个宽容的社会,恰恰和按耶稣教导而建立起来的一元性宗教产生巨大张力。宗教宽容的理念,只在经过十六世纪路德、加尔文等发起的宗教改革运动,以及随之而来的持续百年的宗教战争后,才慢慢发展起来。其中最重要的突破,是政教分离的原则。洛克对此说得十分清楚:“下述这点是高于一切的:即必须严格区分公民政府的事务与宗教事务,并正确规定二者之间的界限。如果做不到这点,那么这种经常性的争端,即以那些关心或至少是自认关心人的灵魂的人为一方,和以那些关心国家利益的人为另一方的双方争端,便不可能告一结束。”(《论宗教宽容》)
  政教分离是现代社会一个重要特征,也是自由主义的重要源头。政教分离并非要消灭宗教。马克思在《论犹太人问题》一文中,便指出像美国这样政教分离的国家,宗教同样发展得欣欣向荣。政教分离包含两重意思:第一,政治权威的正当性基础,不应诉诸于任何宗教信仰。规范社会合作的政治原则,不应建基在任何特定的宗教之上。第二,宗教属于私人领域的个人事务,它关怀的是个人灵魂的拯救,国家和法律不应介入其中,而应尊重每个公民的选择。
  对自由主义来说,宽容的基础,乃出于对人的尊重。体现这种尊重的,不在于一个人的信仰是否真确,是否与我同一,而在于我们承认每个人作为自由独立的个体,具有理性选择一己的信仰及赋予其人生意义的能力。这种普遍性的道德能力,使得每个人均应受到平等尊重,享有同样尊严。这是现代平等政治的基础。宽容的悖论,在这里似乎得到解决:我虽然对你的信仰深为反感,并相信那是错的,但由于我视你为平等的理性的道德主体,因此我尊重你的选择。一个多元宽容的社会,从而变得可能。
  当然,一旦将信仰从人作为平等自由的道德主体中分离出来,对于传统宗教的冲击是无可比拟的。首先,在一个自由主义社会中,每种宗教均须接受自由的优先性。诚然,每种宗教从其自身的观点看,仍然会坚持其信仰的真确性,但却不能以此为由,要求国家运用权力强迫他人信奉。一个国家,必须尊重个体的自主独立和选择的自由。
分享:
 
摘自:读书 2004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