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宽容及爱


□ 周保松

  梅尔·吉布森的《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在全球引起广泛讨论。耶稣受难,按《圣经》的说法,是说耶稣作为上帝之子,甘愿背起十字架,以他的身体和血,洗脱世人的罪。耶稣于三天后复活。如果我们将耶稣复活和作为人子的身份的真确性暂时存而不论,只视他为一个殉道者,那么作为一宗历史事件,耶稣受难,到底有何政治和哲学含意?
  西方历史上有两个人的死,影响深远。一个是耶稣,另一个是古希腊的苏格拉底。苏格拉底被视为西方哲学之父,是当时雅典最有智慧的人,但却在公元前三九九年,被实行直接民主的雅典城邦的五百零一人大陪审团判处死刑,罪名是亵渎诸神和腐蚀青年人的心灵。而耶稣则以亵渎之罪被罗马人和犹太祭司判钉十字架。就此而言,两人都死于宗教上的不宽容。
  如果我们稍读《圣经》,便会发觉那些祭司和法利赛人坚持要处死耶稣,并非出于嫉妒,而是耶稣直接挑战了他们的政治及宗教权威。耶稣传道,吸引了大批信徒。他亦对当时的祭司文士进行了强烈批评,并呼吁信徒不要效法他们。耶稣进入耶路撒冷后,更以一介平民之身,声称他便是神的儿子,是弥赛亚,是犹太人的王。这对当时的统治者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因为耶稣直接挑战了他们的统治权威。尽管耶稣有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之说,但在一个政教合一的社会中,这种妥协的可能性不可能存在。耶稣不但必须死,而且必须死得残酷无比。只有如此,才可杀一儆百(除了耶稣,当时也有其他人自称弥赛亚),确保他们的统治。我们知道,钉十字架这种残忍的刑罚,是罗马人专门用来惩治叛乱者的。罗马总督彼拉多用希伯来、罗马、希利尼三种文字在十字架上写上:“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并非事出无因,而是要恐吓民众:不要效法耶稣,否则这便是你的下场。
  就此而言,耶稣的受难,并非特例。耶稣之前,耶稣之后,东方西方,有万万千千的异见者,死于宗教不宽容。所以,单单指责犹太人杀死耶稣,或以为这是由于犹太人的民族性使然,都是偏颇之论。以中世纪的罗马教廷为例,它便通过宗教裁判所,将无数他们眼中的异端活活烧死。所以,真正值得深思的,是宗教宽容为什么这么难。宽容,被视为一种德性。但宽容的概念本身,却存在一重两难:一个人要宽容的对象,恰恰是他在道德和情感上最难忍受的东西。宽容作为德性,既非对他人的行为和信仰漠不关心,亦非持一种价值相对主义的态度,而是说宽容的一方虽然手握权力,并深信自己信仰的真确性,但却克制自己,容忍异见者的信仰自由。
  对于一个排他性极强的一元论宗教来说,宽容实在难以想像:如果关于真善美的知识,关于灵魂不朽和死后世界的问题,均有客观无疑的普遍性答案,真理只有一个,而我信奉的宗教恰恰掌握了这种真理,那我为何还要容忍那些无知的非理性的邪教异端?为了他的好,难道我不该用各种方法诱导他,规劝他,甚至必要时惩罚他处死他?更何况,这些异端会随时腐蚀他人心灵,败坏社会风气,破坏社会团结。因此,为己为人,宽容都是不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