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子非鱼(短篇小说)


□ 典 典

我的自白
最早听说“子非鱼”的典故时,我还是个娃娃。也觉得好笑,就像看两个人吵嘴,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用同一句话噎住了,自然地可笑。但当时一笑而过,并未领悟什么深意。若换了那时的我,来回答这句“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我恐怕会不屑地说“我当然知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意识到了解一个人有多么难?成长是一个过程,很难说清那些童年时“坚信”的东西是怎样软化了变成另一种形状。开始怀疑许多事,并且渐渐明白,我们所能“了解”的事恐怕就只有“什么都无法完全了解”;正如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我爱看漫画。认为这是幼稚儿戏的人应该先去看看再说话,“理解”也总要建立在有一点“了解”的基础上。给过我满大感动的漫画《MARS》(又译为《战神》,曾经拍成大红大紫的电视剧),里面有一句台词,是一个心理医生说的,大意是:“虽然干我这一行这么说有点讽刺,但我不得不承认,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无限的宇宙,有无穷的深度和广度,无数变化的可能性,试图接近是不明智的,因为你永远不可能掌握一个宇宙。”
这话我很信。我们自觉所知不少,有一些阅历,有一些秘密,我们的生命是无价之宝;但对于如此一片茫茫人海,我不过是别人眼中的一个过客,擦肩而过,一片空白。在我们眼中,有些人肤浅,有些人深刻,有些人单纯,有些人复杂……又怎知,我们以为肤浅和单纯的,只是我们看得还不够深呢?如果能足够接近,每一个人心内的宇宙都能让人叹为观止吧。
写《子非鱼》这小说,是基于我在上面说到的这一堆个人观点。而动笔的契机,则是看到网络上流传的许多“鱼”和“水”的段子。比如“鱼说:没有人知道我的泪,因为我在水里。水说:我知道你的泪,因为你在我心里”。这些话的出处我不太清楚,但的确很流行,而且感觉很是温馨有趣。打算写篇小说,借用这些语句。最初的设定上,问一些朋友,竟一致认为鱼应该是女孩子,于是我就偏要反着来了,哈哈。
小说写出来,我在里面想表达的观点其实很简单,就是面对想了解或者想让她了解你的人时,坦诚一点。很多时候想当然地以为对方会懂,于是迟迟不开口;或是觉得被看透了而逃避;又或是认为对方不懂而忽视……写的时候想到了很多,但能表达出什么我自己也不很确定。
关于小说本身,我是想淡淡地写过去的。主人公是说话暧昧不清的人,整个小说的气氛也有点模糊,用同学的话来说就是“太假了,感觉很别扭,没有现实感”。这应该是个缺点吧,无论是人物还是情境,对话还是行为,都不够鲜明,也不能让人身临其境。我想就写作水平上我还要磨练很久才行的。不过,我自己还是颇喜欢这一篇,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尝试这种题材的小说,虽然还生涩,毕竟是第一次。以后我会继续努力,也许能有所长进,但这一篇《子非鱼》我会一直记得。

鱼和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人逐渐长大,心里更多了些内容。人生的种种变故使两人天各一方。男孩子的情感是不变的,但在关键时刻他又总是逃避;女孩子也走上了新的生活,相爱的人却不知怎么的永远拉开了距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