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蔡其矫老师的情诗


□ 白连春

蔡其矫老师的情诗
白连春

1

2006年11月13日,中国作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了开幕式。会议期间,福建省代表团成员蔡其矫三天晚上连续摔倒。

2

2006年11月24日,我给蔡老师北京的家打电话。我不知道他摔倒的事,我只是向他约稿,我想在2007年给蔡老师发表点东西。大约过了一个星期,我收到了蔡老师的信。是他的一组爱情诗《情诗一束》。手写的。没有照片。于是,我又给他打电话,要照片。这一次,我和蔡老师通话,他仍未告诉我他摔倒的事。
2006年12月6日中午,我收到蔡老师的信。内有一张照片,还有一页纸的信,如下:

白连春:
作代会期间我在北京饭店车(应为连,系蔡老师笔误)续三晚摔倒,造成中风瘫痪,半身不遂,出门到医院都坐轮椅,一支铁制的四个脚的拐杖不离身,在家卫生间大小便都需人扶持,不能自理。
最初做CT,发现右后脑有血栓,造成左腿麻木,冰冷,容易摔倒,协和急诊左侧坐骨有摔倒时的裂纹,需卧床长期休养,不能回福建了!
经协和各科诊断,各方医务人员都说我已经是中风、半身不遂,悲哀!想不到大家都说我健康,自己不当心,病发展如此,奈何!

其矫
2006,11,30,北京
来电话要照片,现寄去,希望有空来一趟。

读完短信,我立刻骑上自行车往蔡老师家东堂子胡同赶去。大约20分钟吧,我就到了。见面后,蔡老师给我说了他摔倒后的情况。还说他因为户口和工作关系在福建,所以在北京的医院看病治病不方便。他很着急,不愿意就这么瘫痪了。他想得到中国作家协会的帮助,打金炳华书记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于是只得给金书记写了一封信。他说,福建省作家协会必须得到金书记的指示,才能行动。蔡老师把作代会期间金书记得到他摔倒的消息来看望他时给他的名片拿给我看,说,金书记说有事尽管找他,但是,金书记的两个电话一个都打不通,我打过很多次,都打不通。
蔡老师又让我看他给金书记写的信。我看了。然后,我对蔡老师说,寄信,时间太慢了,而且,金书记肯定事很多,收到的信也很多,你的信寄去,混在一堆信里,他未必当时看到。随即,我说,蔡老师,我送去吧。听我说愿意为他去送信,蔡老师很高兴。那天,在蔡老师家里,我还要蔡老师另外再给我几张照片。我说您寄给我的那张不好,人太小了,还戴着帽子,都看不清楚脸。于是,蔡老师拿出几本相册。我从蔡老师的相册里选了两张我喜欢的。大家看到的这期《北京文学》的封面漫画,就是著名漫画家武建军老师根据这两张照片画的。

3

我认识蔡老师在1992年。那年,我到北京植物园参加《诗刊》第十届青春诗会。与会诗人有北京的阿坚和洪烛,福建的汤养宗、河南的蓝蓝,浙江的荣荣,以及江西的凌非。开会第二天,蔡老师来了。他是来和汤养宗相会的。在这个会上,蔡老师没有注意到我。这个会上的诗人,他只记得蓝蓝。蓝蓝人美,诗也美。蔡老师能记住蓝蓝是应当的。蔡老师真正和我认识是1998年。那年秋天,我离开四川来到了北京。在一个诗会上,蔡老师走到我身边,问我:你就是白连春吧?我爱你的诗。听蔡老师这么说,我受宠若惊,完全不知所措,呆住了。蔡老师抱住我,像抱住失散多年的兄弟。我真的爱你的诗啊。蔡老师说。你这么瘦。蔡老师说。来,来,我们照个相。蔡老师说。广东诗人老刀给我们照了一张我和蔡老师抱在一起的相片。这张相片,我一直珍藏着,后来在2004年第9期《诗刊》下半月42页刊登了。那一页上有三张照片。一张我的。一张我和谷禾的。我和谷禾年龄差不多,我们坐在沙发上,中间隔着一段距离。还有一张就是我和蔡老师的。我们两个脸贴着脸搂在一起,蔡老师的左手在我的左肩上,我的右手在蔡老师的右肩上。看起来,我们是亲亲的爷爷和孙子。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未被人爱过,更未被人抱过,而且,这个爱我抱我的人竟然是著名诗人蔡其矫。蔡老师被称为少女诗人,大海诗人,又被称为老红军诗人。他竟然能够这样对待我,一个未成名的男性农民诗人。
蔡老师知道我在北京漂着。多次联系给我找不要钱的房子住。因为他是福建人,一年里大多时候在福建,只是妻子儿子和孙子在北京,他本人对北京并不太熟。所以,能力有限,没有帮我找到不要钱的房子。他多次请我吃饭。吃吴桥的烧饼,还有德国的什么熊,我没有记住。一次饭后,我把我用过的那一小张饭馆的一次性餐巾带走了。蔡老师看见了。我说拿回家可以洗碗,这个非常好用。后来,再吃完饭,蔡老师就把他的那一张也给我。拿回家洗碗吧。蔡老师说。每次吃饭,蔡老师都点很多菜,几乎都是肉类,以便我打包回家能够多吃几天。2006年春节,蔡老师还请我吃了饭。我还带了一个朋友。以前有两次,我也带了朋友,蔡老师仍然请。还有一次,我带了一个朋友,蔡老师对我说:牛汉的妻子去世了,你愿不愿意陪我去看望牛汉?我当然愿意,我们就去了。当然,又是蔡老师请客。蔡老师还给过我钱。那时候,我在北京实在是漂不下去了,去了河北的农村。蔡老师给我钱,200块,我不要,蔡老师执意给,在街上,我们争了起来。蔡老师说算我借你的,等你发财了再还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