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辽西“太上皇”的最后疯狂(报告文学)


□ 关庚寅
辽西“太上皇”的最后疯狂(报告文学)
作者:关庚寅


  本不属于他的财务权、人事权,不出分文却得寸进尺,先后占据40%、50%的企业股份,最后欲壑难填竟企图独吞企业全部的亿万资产,当事人被迫无奈上告而招致东窗事发。这位离休书记巧取豪夺的犯罪事实不但令人触目惊心,更让人对拥有“权力期权”的众多离退休官员心生畏惧,并由此产生警惕与深深的忧虑——
  
  周坤律师告诉我,如果把高官腐败分为三个层次,那么受贿,属于第一层次;索贿,属于第二层次;而退休高官王亚忱,则是明目张胆地抢,显然属于第三层次———最高层次的腐败行为,换句话说已经登峰造极,极为恶劣。
  ——题记
  
  翻开中国高官腐败档案,尽管受贿者有之,索贿者有之,其表现形式也大多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巧立名目地偷偷摸摸索取。但这些贪官内心深处都有一条不可逾越的底线,还没有发展到那种明目张胆的巧取豪夺,大张旗鼓地公开去抢的地步。然而,这种现象还是不以人们意愿为转移地出现了,出现在人们创造和谐社会的进程中——原阜新市委书记、阜新市市长、阜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退休高官王亚忱,在一个资源枯竭的城市里,借助家族势力,动用了公共权力,上演了一幕强夺别人亿万资产的罪恶丑剧!
  2007年1月29日,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王亚忱因犯虚报注册资本罪、职务侵占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40万元。王亚忱之子王晓军,因犯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于雅君和曹裔睿因犯虚报注册资本罪,均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罚金20万元。而举报者,阜新市人大代表、“著名商人”高文华则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3月27日,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高文华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一案,作出终审裁定,维持一审法院判决,但认为一审“未予折抵刑期不当,应予纠正”,高文华此前被关押的11个月被计入刑期,他于2007年4月12日刑满释放。
  于是,这起人大代表举报退休高官侵占亿万资产案,在新闻界的鼎力相助和认真监督下,纷纷扬扬地历时5年之久,最后以两败俱伤的悲剧,而落下沉重的帷幕。阜新许多党员干部都感慨万千地说:这老爷子不甘寂寞,一辈子都在风口浪尖滚动,可最后还是没有滚过73岁那道坎!”难道高官退休后还有“坎”么?这个被称为“坎”的东西,又是什么含义?难道这道“坎”真能使改革家、退休高官与大贪官,这三个泾渭分明的形象,起伏跌宕地重叠在一个人身上吗?这一切又是怎么发生的?王亚忱到底为什么这么干?他这么干是性格的悲剧,还是体制的悲剧?
  
  一、民营攀高枝———“引狼入室”
  
  如果要真究其根源,那么,我们还必须从王亚忱的对立面———这起案件的”原告”与“被告”,另一位主角高文华说起。高文华1965年6月21日出生在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父亲是县纪委干部,母亲是医药公司管人事的干部。他兄妹四人,他是“老疙瘩”。由于父母是纪检人事干部,家教甚严。他从小学高中学习不错,经历也不复杂。为此,1985年曾作为阜新唯一保送的学生,到北京民族大学政教系学习。他成长在变革年代,难免不打上那种胆大心细、不安分的时代烙印。为此,他高中时曾萌生过亲眼到香港去看看的想法,并给家里留下纸条和四五个学生一起出走。这件事在今天看来不算什么,可当时正值“严打”,还没跑到沈阳,就被公安局抓回来,关了8个月。显然,这段不光彩的经历,并没有影响保送他上大学。然而,也许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许时代造就了年轻人不安分的性格———他大学毕业后,在县卫校才当半年政治老师,就这山望着那山高了。他先看二哥在市电视台当记者,指点江山、潇潇洒洒,特别是他办商界栏目,切中时弊、有声有色,便使他第一次大胆跳槽,报考了阜新县电视转播台,当上了摄影记者,且一口气干到1993年。继而,当电视台萎靡不振,连职工开工资都困难时,他的眼睛又盯上他大哥。他大哥1989年开始做粮食生意,越来越红火,腰包鼓鼓的。于是,他又第二次跳槽,1993年底毅然停薪留职。不过,这次他没有照猫画虎,而是另辟新径,把攒的4.3万元拿出来,买了一台半新的拉达车拉客,当起了起点很高的出租车小老板———当时这是阜新县第一台“豪华轿车”。也许物以稀为贵,也许出租车在县里刚刚兴起,他的生意好极了,每天最少能挣270元~280元,高峰期能挣400多元。他跑了4年多出租后,刨去购车款,已经积攒下第一桶金———沉甸甸的20多万。有了这笔钱之后,他岂能按家人劝阻那样见好就收,而是越干越“野”,看什么行业挣钱,都敢“嘲弄”,并疯狂地第三次跳槽,且横跨县、市两个地界,吃一看二眼观三了。他先在县里开了一家小桑拿浴,每月净挣2万到3万元;又在矿上插一只脚,倒起小有收获的煤炭。同时,还把触角试探地伸到阜新市内,左右开弓,齐头并进。一家注册资金50万的保健品商店———大文华公司刚开业,另一家注册资金50万的印章厂同时开业。时间到了1999年时,他遍地播撒的种子全部开花结果,资金已经积攒了150万。由于他思想超前,大胆执著,很快又把贪婪的目光,盯上了沈阳一位客商开的一家“万家灯火”洗浴中心。这家洗浴中心地理位置好、装修挺漂亮、经营面积大———二层楼3000多平方米,在阜新鹤立鸡群,按理说该挣大钱。可不知是远来的和尚不会念当地的经,还是那位沈阳商人没有捋顺各种关系,开业后现状不佳想卖掉。高文华本来就惦记着,想在这个领域施展手脚。自然,当那位沈阳客商一吐口,他便毫不犹豫地借了一点钱,花了260万买下这家洗浴中心。实践证明他是有战略眼光的,谁也没有想到,还是那家洗浴中心,他经手后极为红火,成为市里同行业中档次最高、最红火的企业。第一年就纯收入200多万,第二年又是200多万。这时他已经积攒500多万,可谓心想事成、春风得意。一边事业越快越好,另一边又娶来个娇美的小妻子。那一年他满打满算才35岁,正是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