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化与自然:从克拉底鲁到列维-施特劳斯


□ 莫伟民

  摘 要:在文化与自然、自身与他人等关系问题上,虽然列维-施特劳斯的结构人类学致力于批判笛卡尔我思哲学和萨特的人本主义,但他并未像人们通常所说的那样把结构与历史对立起来,而是遵循卢梭的人的科学的原则,提出了一种新人本主义;他的结构人类学具有反人本主义的思想实质和新人本主义的理论特点。在自然观上,列维-施特劳斯的见解显然与马克思不同。
  关键词:文化;自然;克拉底鲁;卢梭;列维-施特劳斯
  中图分类号:B565.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8-0460(2009)02-0012-08
  
  在西方哲学史上,就像其他许多对立(感性与理智、书写与言语、历史与结构、真实与虚构、现象与本质、精神与物质等)一样,文化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也成了哲学家们讨论的主要论题。从克拉底鲁谈论名称的自然性、卢梭主张文化与自然的协同,到列维-施特劳斯倡导文化与自然的统一、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的整合,我们看到了文化与自然之间纠缠不清的复杂关系。从列维-施特劳斯有关文化与自然关系的看法人手,我们能清楚地看到列维-施特劳斯的结构人类学所透露出来的反人本主义的思想实质和新人本主义的理论特点。虽然列维-施特劳斯赞同马克思有关著作、尤其是经济学著作中所体现出来的现代民族志思想和文化传承的观点,但对于主体在文化与自然之间关系上的作为问题,列维-施特劳斯的见解显然不同于马克思。
  
  克拉底鲁—赫谟根尼之争
  
  结构主义关于符号是否任意的争论、对文化与自然之间关系的看法,可追溯至柏拉图对话《克拉底鲁篇》中赫谟根尼与克拉底鲁之间关于律法与自然之间、名称(nomos)与自然(physis)之间、文化与自然必然性之间的争论。前者代表着符号文化取向说,后者代表着符号自然取向说。赫谟根尼认为归于事物的名称产生于人为的、任意的、无理由的约定、合约和契约。因为自然并没有把名称给予任何事物,所有名称都是一种习俗和使用者的习惯。而克拉底鲁则认为,名称模仿事物的性质,名称与事物之间的关系是自然的、必然的和因果关系的,人们知道了名称也就知道了名称说所表达的事物。
  苏格拉底如何看待这场争论?苏格拉底并不赞同赫谟根尼的符号自然说,而认为语词和名称代表了事物的本质,认为词与物之间的关系确确实实是稳定的。但鉴于克拉底鲁认为是神赋予了事物最初的名称,而凡人绝无赋予事物最初名称的力量,苏格拉底反问道:如果名称的提供者是神灵附体的或者就是神,那他怎么会自相矛盾呢?苏格拉底坚信最谦逊的立法者就是事物的命名者。虽然苏格拉底的态度较为偏向于克拉底鲁,强调事物的知识并不派生于名称,而是来自于事物本身,但他并未说明立法者出于何种考虑、遵循何种原则来对事物进行命名的。于是,最终苏格拉底并未给出确定的答案,而是通向了一个疑难。符号是否任意这个疑难问题在西方一直延续了二千五百多年,一批又一批语言学家和哲学家提出了不同的观点。站在语言学家的立场上,索绪尔认为符号是任意的,不仅能指(signifiant)与所指(signifie)之间的关系是任意的,而且能指(signifiant)与指称(referent)之间的关系也是任意的;而博林格(D.L.Bolinger)则站在讲话主体的立场上,认为符号不是任意的。川对前者而言,语言是外在于存在的,语言符号是任意的,从而不信任讲话主体所提出的问题及其解决措施。而对后者来说,由于语言与实在之间之间存在着完全的贴切性:符号覆盖并支配实在,甚至于符号就是实在,从而坚持语言符号的自然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