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物质依赖”前提下的婚姻与作为“宣言”出现的爱情


□ 王建江

有没有真正的爱情,这是一个值得反复玩味的问题。既然人是一种社会的物质的动物,两情相悦的爱情,就不可能高蹈于物质之上而不受社会的牵制。

“物质依赖”前提下的婚姻与作为“宣言”出现的爱情

王建江

当我们引发对“爱情”的思考时,往往会引起对另一种作为社会现象的“物质”的思考。这两种看似互不相干的现象,一旦被某种力量作用到一起,就变得富有张力而意味深长起来。

当很多人面对“感情”宣称要以房、车等一定条件的物质作为“前提”时,当报刊网络电视等不时充斥的“多久的恋爱在最后摊牌的物质标杆前败下阵来”时,有时候不免恶毒地想,像注射了那个什么膨大剂一般的飞蹿的房价,某种意义上说,是不是也是这些“风气”在推波助澜?市场上的某双手恰到好处地掐准了世人的这一软肋,抛开制度层面暂且不论——给了高房价一个居高不下的有力支撑?而当更多的人被爱情的光环或者婚姻的标尺指引着走向“房奴”“车奴”“卡奴”一族的时候,他们的精神生活在物质压力下或许从此变得更加循规蹈矩了。

有没有真正的爱情,这是一个值得反复玩味的问题。既然人是一种社会的物质的动物,两情相悦的爱情,就不可能高蹈于物质之上而不受社会的牵制。艺术作品里营造的纯真爱情的氛围,成了世人在这个日益功利化社会里的守望或者夜深人静时偶尔的畅想。某种意义上说,也反映了人的内心深处都有的这么一份对于所谓真正爱情的追寻情结。

某种意义上说,只要不侵越道德尺度和社会法规伦理,“以物质基础作为爱情、婚姻前提”的某些不乏普遍意义的所谓宣称,当其仅是作为个体意义存在时,其实也无可厚非。这是个人的基本选择标准,无关道德。批判这种个体的现象,没有多大价值,倒是有扼杀个人自由选择的嫌疑。但另一个层面是,社会风气的席卷影响也是巨大的,个体的自由一旦无限膨胀,形成某种影响,产生气候,那就上升成为一个具有社会意义的问题。因为社会制度层面的个体自由是在法律伦理道德的框架内受约束的。当经济飞速发展,必有相对高消费的快速推进。因而也就不难理解,最基本的婚姻大事,会被裹挟了那么多的婚姻经济。据传有些城市,结婚没有几十万几百万的成本,想要实现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也因此会有那么多的姻缘在物质利益的氧化下日渐斑驳,显出匮乏的精神语言缺失的本来面目。那么多的个体婚姻基础不平衡下催生的社会悲剧,也就并非偶然了。

偶然跟一个朋友聊天时,他讲起,他认识几个非常热心社会公益事业的年轻人,对爱情婚姻的要求“并非很高,但有具备房或车或兼备的基本条件”。乍听之下,似乎令人惊讶。然静思之,也是平常。虽然理论上人都平等,然而站在某个人自己的层面上观照,他(她)的视域,大多在这个层面之上范围内寻求某种安全的所在吧。一方面是对爱情婚姻的物质要求,一方面是某些城市离婚率并非低下,这让更多准备选择的人产生了惶惑。于是物质的前提要求也就成了一枚相对可靠的筹码,以备感情不可靠时的不时之需。也就不难奇怪,社会上不少人所宣称的“宁可坐着宝马哭,也不愿坐着自行车笑”的论谈了;也不奇怪,“嫁人就嫁黄世仁,如果喜欢大春,就让他做情人好了”这些明显有违传统世俗伦理的所谓惊人之语,被不少人信奉了。

而更大的问题是,这些宣言里,本身就隐藏着悖论:既然信奉的是商业法则择偶标准,那么,又如何让对方信任其选择。在这样连爱情婚姻中“真实的谎言”都没有生存土壤的环境下,这样的婚姻能有多稳固,这样的所谓爱情能走多远?这样的谈论投射出的,却是人的自我矛盾。从这个意义上说,类似“商业标准式”的择偶观所表现出来的,恐怕并非仅仅宣言,或许还有对某些社会不平衡现象的怨愤的宣泄与现代人精神价值追求的另一种形式的宣扬。

当今,如何引导和教育青年一代,珍惜青春,确立真正的爱情观,组建自己的幸福家庭,成为社会有用之才,是当务之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物质依赖”前提下的婚姻与作为“宣言”出现的爱情”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