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忘记了百花巷的忧伤,忘记了你


□ 七日霜飞

  不用等待的人,是幸福的,他们可以不去经历等待的彷徨和难过。当等待变成忘记,那是一种深情,那便不用承受失去对方的痛苦。忘记,是给失去爱情的自己深情收尾。
  2006年春,当杜小白在见我第一面便准确叫出我名字时,我便知道有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即便他的眼神中有不确定的因子,即便他叫我的声音并不那么笃定,但在那个阳光晴好的早晨,
  他叫了一声:洛奈奈。
  四月里的天气,我听到了枝头花蕾轰然绽放,头顶的白云都裂开了声响。
  一
  我承认了自己是洛奈奈,却否认了与杜小白的相识。
  他站在香樟树下,向我伸出的手掌就那么直直地定在了那里。他眯起一只眼疑惑地看着我,然后继续很坚定的样子,说我敢肯定,我见过你。
  我看着杜小白孩子样的认真劲,只是低下头去浅浅地笑,而一直站我旁边装雕像的牙牙,就终于笑倒下去,她上去扯着杜小白的衣领,说哥们你打火星来的吧,这样搭讪的方式地球已经不流行了呀,若不是我拦着你,下一句你必定会说,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我们奈奈吧?
  杜小白的脸由白到红,再由红到绿,一只嘴巴张开来,却死活吐不出一个字。
  牙牙上来拉我手,说:走!我们便像义勇军一样雄纠纠气昂昂地踏出了杜小白的视线。
  然,刚一进教学楼牙牙便转身捏起我肩,一脸的严肃,是认识的,对不对?
  我惊诧着抬眼看她。
  若不是,你的手心为什么满满的汗水?
  一句话,我无言以对。
  牙牙与我赌起了气。
  她把我送她的东西全部扔回来给我,说瞧瞧这我原本以为多么坚挺的友情吧,在我将自己那么多隐密的事讲给你听,甚至包括我几代男朋友都给你讲述过一圈的时候,你竟然为了一个不是那么高,不是那么很帅,不是那么特别有魅力的男生,选择跟我装哑巴。
  我看着床上这一大堆她扔回来的东西,只是一件件地整理起来,不反驳亦不解释。
  然后听牙牙继续盘着腿坐在我对面数落,还记得大一入学谁教你套被罩的,大二你掉树坑里是谁把你捞出来的,大三也就是今年吧,你被杜小白缠住是谁把你拯救出来的!
  我抬起头来看她,本想说大一套被罩是因为你酒后发疯把我被罩撕得乱七八糟说要补偿的;也想说大二我掉树坑里是因为你踩了西瓜皮脚下一滑把我挤里边去的,我还想说其实牙牙你应该给我些空间喘气,每个人都有不想言及的东西,比如你的安左左……但是我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就是因为牙牙她最后一句关于脱离杜小白那事,确实是我无法独自担当的。
  我从来都知道,不论事隔多久,我都永远学不会逃开杜小白。
  下午法律课,牙牙继续发疯。......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青春男女生·许愿草》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