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姑婆来家


□ 温丽娟

  我有两个姑婆。一个大姑婆,一个小姑婆。大姑婆是我爷爷同父同母的姐姐,小姑婆是我爷爷同父异母的妹妹。我的家人都比较喜欢大姑婆,不喜欢小姑婆,但不全因为我爷爷的这层关系,主要在于大姑婆老实本分,小姑婆比较喜欢搬弄是非。
  大姑婆今年已八十一岁高龄,身体还算硬朗,但比前两年差好多了。姑婆的家安在大山的深处,离我家很远,在交通工具不发达的年月,她每年才到我家两三次,而且每次来都是步行。一次是正月初四一一按村里风俗出嫁女儿回娘家的日子,一次是中秋节。如果她再来就是娘家办红白喜事的时候。现在交通发达了,她来我们家的次数不见增,反倒少了,一年就来一次。她一般是中秋节来。而春节则是她儿子或者她两个孙子替她来。
  我小时候,大姑婆来我家都是靠两腿走路,一是等车难,那时一上午才一班车;二也是能省钱,山里赚钱的来路不多。她每次来,必抄近路,走山路,每次都是天亮出发,到中午吃饭时分才到。因为来一趙不容易,所以每次来姑婆都会在我家住上三五天。
  接近中秋我就在盼望着大姑婆来。因为大姑婆每次来都会给我们小孩带“等路”(音译,一般是给孩子的小吃食)——金桃娘、酸梅、枣之类的山里的野果。姑婆来后都和奶奶睡在一起,老人家不爱睡觉,几乎整晚聊天,仿佛要把过去一年和之后一年没法说的话,都说完。
  今年端午的后一天也是我小侄子满月的日子,大姑婆又来了,是所有宾客中到达最晚的一个。午宴吃到一半的时候她才到,满脸满身的汗,干净的湖蓝色的褂子都微湿了。午宴过后,小辈们都问她今天怎么到得这么迟,才知道她这次还是走路来的,不过这次是走公路。原本她是要坐车来的,但是那天刚好是学生放假结束要返校的日子,车座都坐满了,半途根本不停,为了不耽误赴宴,她只好走路来了。午后3点多了,大多宾客都走了,走的时候大家都叫姑婆这次一定要多住几天,家里的活就别管了,山里的活是干不完的。和姑婆年纪差不多的叔公、婶婆也都说:“姐姐,是该多住几天再走,到我们这把年纪来一次就少一次了,见一次少一次了。”“中秋节也要来,要趁腿脚能走动多走动啊。”姑婆也满口答应了。
  奶奶说姑婆每次打电话来都哭着说,“很想娘家,想娘家的亲人,可是离得太远了,不能想来就来。”“娘家的人去趟我那里也不方便,我嫁过去这么多年,娘家人都没去过。现在家已经从山里搬到山外,也通车了,大家也才去过一次。”
  “我一些邻居都说怎么都不见你娘家来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没娘家人呢。”
  姑婆打电话叫我们春节或什么时候去她家。而我们在电话这一边,总是今年拖明年,明年拖后年,觉着天冷、路远,谁也不想去。我大学二年级寒假,姑婆又打电话来,叫我们这边一定要去她家,说已经搬新家了,摩托车可以直接到达家门口。即使这样,我们这边还是在椎辞,姑婆听到我们又不来,就哭了。听到她哭,我们都慌了,马上答应说正月大家一定都去。正月初六那天,我家、伯父家及两个堂叔家就一家派了三人,骑上摩托车奔赴姑婆家。摩托车盘着山路翻越了好几座山,骑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才到。那天我们受到了最高规格的接待——姑婆家特意为我们准备了一长串鞭炮,亲自到路口把我们迎进家,我们一下车,大姑婆就走上前拉住我妈的手,边掉眼泪边说:“你们终于来了,我嫁到这里这么多年了,娘家人就只在我出嫁那天来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