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锻炼


□ 张学东

  一
  
  那天晚上,我跟李丹讲了站里重新调整了我的工作,要安排我去机场远台值班了。我说,其实自己也想到基层业务单位好好锻炼锻炼,这两年整天呆在通信机关里很无聊。李丹听了差点没从床上跳了起来,幸好不久前大夫说她已经怀了孩子,她才没有那样做。李丹说你是疯了,还是脑子有毛病,别人都想方设法要换一个更轻闲一点的工作,你倒好,居然还想去那种破地方。我看李丹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好像我不是去远台上班,而是去边疆劳动改造。我说也就是临时安排,又不是一辈子都呆在那里。李丹说你真是没脑子啊,去了一天两天能回来吗?怎样也得呆一两年吧。我说两年也就一转眼工夫过去了,到时候他们会考虑换我回来的。又说,咱们通信站里的年轻同志除了我以外,谁没有在那个地方呆过,去了又不会死人,说不定呆两年能呆出个名堂呢。李丹摸了摸她的肚子。她的肚子确实还看不出有什么大的变化,她因为骨架小,人又苗条,所以不怎么显吧。医生说如果一切顺利,她的预产期应该在10月份。我正在想到时候该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李丹冲我翻了翻眼睛,赌气说那我不生了,生了你又不在家,谁管我和孩子!说完就不理睬我了,她气呼呼上床睡觉去了。
  李丹的性格我比较了解,她是我中学时的同学,后来在我们本地的一所工学院读化学专业。我跟她结婚之前,父亲还健在,是他通过他跟局长是老战友这层关系,把她弄进民航上班的。她被安排在机场的航油处化验室工作,勉强还能算专业对口吧。她每天也就是对那些从外面运输进来的航空煤油,做一些常规性的检验,采样分析一下油料的浓度品质什么的,然后将那些数据详细记录下来。油料被他们确认合格后,地面工作人员就可以给过往的飞机加油了,其实也就是那么例行检查一下。
  跟我想象中的差不多,李丹怨妇似的跟我母亲、她的同事、她娘家人唠叨了一通,发现事实并没有因她而改变一丝一毫,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我去远台上班,她头天下午就陪我去机场附近的菜市场,买我在那边值班时要吃的菜、水果,还有鸡蛋火腿肠面包和挂面(局里给在外台工作的人员按月发放远郊生活补助,但伙食需要自备的)。李丹叮嘱我说要好好吃饭,别只知道泡方便面,那种东西没营养。我故意逗她说我要是饿死在远台,你可以再重新找一个。她气得掐了我一把,说都是快当爸爸的人了,还没个正形。
  两天后,我正式去南远台报到上班了。南远台距离机场十五公里路程,道路曲折难行,骑自行车跑一趟至少得四十分钟,途中要穿过一道转弯的铁轨,和零散分布的村子,以及周边农民的庄稼地。刚出发还有一段沥青小路可走,走着走着沥青路就消失不见了,变成很窄的一条碎石子路,曲曲折折,车子一骑上去颠得人心乱蹦。等到全身的肌肉和骨头都颠麻木了,远处就可以依稀看见那些网状的线路在半空中纵横交织,一排碉堡似的水泥房子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能看见一只巨大的卫星接收器,铁锅一样架设在一片荒漠之上。想想这就是我今后要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心中不免有些悲哀。现在这里加上我一共三个人。老韩是个转业军人,已经在这里连续战斗了五六年了,一副甘洒热血写春秋的执著样子。小薛是去年刚分配过来的大学生,学计算机通讯的,人看上去相当精明,话多,但多少有点小家子气。通常我们两个人一组当班,剩下的一个人在家里调休,二十四小时一轮换,每天早8点赶到那里接班,次日早8点交班。交班时这一组只能回去一个人,另一个人继续与前来接班的人搭伙再值上二十四小时。如此循环反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