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锻炼


□ 张学东

  一
  
  那天晚上,我跟李丹讲了站里重新调整了我的工作,要安排我去机场远台值班了。我说,其实自己也想到基层业务单位好好锻炼锻炼,这两年整天呆在通信机关里很无聊。李丹听了差点没从床上跳了起来,幸好不久前大夫说她已经怀了孩子,她才没有那样做。李丹说你是疯了,还是脑子有毛病,别人都想方设法要换一个更轻闲一点的工作,你倒好,居然还想去那种破地方。我看李丹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好像我不是去远台上班,而是去边疆劳动改造。我说也就是临时安排,又不是一辈子都呆在那里。李丹说你真是没脑子啊,去了一天两天能回来吗?怎样也得呆一两年吧。我说两年也就一转眼工夫过去了,到时候他们会考虑换我回来的。又说,咱们通信站里的年轻同志除了我以外,谁没有在那个地方呆过,去了又不会死人,说不定呆两年能呆出个名堂呢。李丹摸了摸她的肚子。她的肚子确实还看不出有什么大的变化,她因为骨架小,人又苗条,所以不怎么显吧。医生说如果一切顺利,她的预产期应该在10月份。我正在想到时候该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李丹冲我翻了翻眼睛,赌气说那我不生了,生了你又不在家,谁管我和孩子!说完就不理睬我了,她气呼呼上床睡觉去了。
  李丹的性格我比较了解,她是我中学时的同学,后来在我们本地的一所工学院读化学专业。我跟她结婚之前,父亲还健在,是他通过他跟局长是老战友这层关系,把她弄进民航上班的。她被安排在机场的航油处化验室工作,勉强还能算专业对口吧。她每天也就是对那些从外面运输进来的航空煤油,做一些常规性的检验,采样分析一下油料的浓度品质什么的,然后将那些数据详细记录下来。油料被他们确认合格后,地面工作人员就可以给过往的飞机加油了,其实也就是那么例行检查一下。
  跟我想象中的差不多,李丹怨妇似的跟我母亲、她的同事、她娘家人唠叨了一通,发现事实并没有因她而改变一丝一毫,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我去远台上班,她头天下午就陪我去机场附近的菜市场,买我在那边值班时要吃的菜、水果,还有鸡蛋火腿肠面包和挂面(局里给在外台工作的人员按月发放远郊生活补助,但伙食需要自备的)。李丹叮嘱我说要好好吃饭,别只知道泡方便面,那种东西没营养。我故意逗她说我要是饿死在远台,你可以再重新找一个。她气得掐了我一把,说都是快当爸爸的人了,还没个正形。
  两天后,我正式去南远台报到上班了。南远台距离机场十五公里路程,道路曲折难行,骑自行车跑一趟至少得四十分钟,途中要穿过一道转弯的铁轨,和零散分布的村子,以及周边农民的庄稼地。刚出发还有一段沥青小路可走,走着走着沥青路就消失不见了,变成很窄的一条碎石子路,曲曲折折,车子一骑上去颠得人心乱蹦。等到全身的肌肉和骨头都颠麻木了,远处就可以依稀看见那些网状的线路在半空中纵横交织,一排碉堡似的水泥房子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能看见一只巨大的卫星接收器,铁锅一样架设在一片荒漠之上。想想这就是我今后要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心中不免有些悲哀。现在这里加上我一共三个人。老韩是个转业军人,已经在这里连续战斗了五六年了,一副甘洒热血写春秋的执著样子。小薛是去年刚分配过来的大学生,学计算机通讯的,人看上去相当精明,话多,但多少有点小家子气。通常我们两个人一组当班,剩下的一个人在家里调休,二十四小时一轮换,每天早8点赶到那里接班,次日早8点交班。交班时这一组只能回去一个人,另一个人继续与前来接班的人搭伙再值上二十四小时。如此循环反复。
  老韩是我们的班组长,我们平时都管他叫韩台。不管他值不值班,反正每个礼拜一早晨他都要风雨无阻地赶去机场开全通信站的班组长会,还要学习总局和管理局下发的文件,无非是跟航空地面安全有关的一些会议精神。下午老韩从机场赶回来,把他在站里听到学到看到的东西再原原本本传达给我和小薛,有点现学现卖的意思。每当这个时候,老韩总是很认真地把复印过来的文件念得一字不落,把他的会议记录本摊开在手里,像虔诚的信徒捧着一本《圣经》,又好似小学老师给学生辅导作业一样一丝不苟。还有,老韩还喜欢借用这些时间给我们念报纸,一般是他从站里拿来的已经过了期的《中国民航报》,新闻早成旧闻,可他一样念得津津有味,全然不在乎受众心里怎么想。偏偏老韩过去识字有限,经常碰上字认识他而他认不得字的情形。这种时候老韩就不得不停顿下来,用尴尬的征询目光看着我们。小薛嘴快,不用看,联系上下文内容就张口念了出去。比方说不啻的“啻”字,老韩一不小心就会念成皇帝的“帝”字。小薛会及时帮他一把,老韩似乎也不见外,笑笑,继续声调高昂地念下去,再遇到生僻字,又顿住。我和小薛就想笑。小薛说韩台长一看就知道以前在部队里当过领导干部的,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看人家那个读报的派头。我急忙点头,说军人出身就是厉害。老韩仿佛听不出我俩的话中本意,反倒笑着大谈特谈他过去在部队的种种经历和荣誉。其实,后来我才知道,老韩转业前只不过是一个通信兵勤务员而已,说白了就是给首长跑腿送信的,当然他也学过摩尔斯电报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却并没有像小薛说的那样当过什么大干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