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生驴


□ 马步升

  在黄土高原腹地,农家饲养的多种动物里面,驴给主人帮的忙算是最大了。猪只能平时踩粪肥,喂肥了,杀了吃肉;羊的作用与猪类似,多一层的贡献是可以剪毛;牛除了耕地,再无别的用途,食量还大得惊人,小门小户的,往往养它不起。现在,每家就那么炕大一片地,养牛实在是不划算的,所以村庄里很少见到牛了。在家养的动物中,最占便宜,日子过得最舒坦的是狗。农家的狗是看门用的,无须像城市里的宠物狗那样乖巧,闲来无事,要绞尽脑汁揣摩主人的喜怒哀乐,以便于适时做出种种娇模样来,讨取主人好脸色。农家的狗吃饱了,卧在大门边,主人不在家时,来了生人,把他们挡在门外,主人在家时,喊叫几声,通报主人知道。有时候逢了主人高兴,还可以带它们去野外散心,去赶集,去走亲戚。
  农家饲养的所有动物都是家里的宝贝,但正如在子女众多的家庭里,有最受宠的孩子,也有最受气的孩子。驴是农家出力最多、用途最广,也最受气的动物,一年四季有干不完的活,只要在干活便也有受不完的气。干的不如站在一边看的,爱闹的孩子多吃糖,誉满天下,必然毁满天下,这都是人世间的寻常故事。人之间如此,人对自己豢养的动物也是这样对待的。冬季,风雪弥漫,人干不了什么活儿,但人得用水。人要用水,人饲养的羊、猪、狗,也得用水。水需要驴从深沟的山泉里驮上来。通往山泉的路很陡,很窄,如一根钢丝架在百丈悬崖上。取水困难,取一回要算一回的,驮桶便很沉。路上有积雪,间或还有冰溜子,身负重物的驴,一只蹄脚打滑就麻烦了,运气差点的,连驴带桶跌下山崖,便只剩一张驴皮,作为对主人的最后奉献。运气好的,卧倒在路上,跌倒了再要爬起来,实在太难了,主人在后面帮忙往起抬,驴四蹄打滑,使不上劲儿,主人便以为,皮鞭之下出勇驴,凌厉的皮鞭裹挟着凛冽的寒风,一鞭鞭抽在驴背上。驴吃疼大叫,也不排除是因为委屈而高声抗议。主人不管这些,扯起与驴一样粗豪的嗓门叫骂着,抽打着,直到驴重新爬起来上路,还不罢休,骂骂咧咧地,难听话说了一路。
  水驮回来了,别的动物欢呼雀跃,在安然享用甘甜的泉水,此时,谁又对水的来源感兴趣呢?刚挨了皮鞭的驴背火辣辣疼,刚经历过决死挣扎的驴还在呼哧哧喘气,此时心里便格外不忿,鼓出一口真气仰天长啸。听得懂驴话的耳朵都知道它喊的是: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谁管你凭什么,就凭你是驴!驴千辛万苦驮回来的水跟驴没有多大关系,主人舀泉水时,驴顺便喝饱了,这一肚子水,足够撑到驮下一趟水的。把驴的驮水行为,说成是无私奉献,也不算拔高。
  静下来一想,驴的心气渐渐平顺了:比起前辈来,进入新世纪的驴,真是幸福生活比蜜甜了。如今驴所干的活儿,先辈的驴一样不少干,先辈还有一样活路,让所有的驴,即便是千秋万代,驴这种动物彻底与人脱了干系,或彻底死绝后,还可以听见那洞穿历史烟云的怨怼声的。先前的人要靠石磨加工粮食的,拉磨的活儿全靠驴来承担。先前的人生活水准低,全靠粮食填塞肚皮,饭量便格外大,大点的家庭几乎每天都得磨面,小点的隔三间两也得磨一回面。驴被套在石磨上,蒙了眼睛,一圈,一圈,从拂晓转到日落西山,肚子饿得鸽子般乱叫,嘴边就有粮食,嘴却被棍子叉死了,吃不到的。有食物而吃不到,那饿太难忍受了。农忙季节,驴的日子简直暗无天日。半夜被赶起来拉石磨,天亮了,顾不得吃一口草喝一口水,还得下地拉犁耕地。过去,磨面的活儿主要由年轻媳妇承担,她们没有耐心,成天呆在磨坊里,扑鼻的驴粪味儿,推拉一天箩儿,腰酸胳膊疼,对婆婆的不满,种种煎熬,让她们满身都在冒邪火,而唯一的发泄对象便是与她们同样不幸的驴。磨坊里备有一根枣木棍子,那是专门用来打驴的,叫臭棍。每家磨坊的每根棍子都油光瓦亮,在太阳下,血光殷殷。那是驴油、驴血的混合物。每每在夜深人静时,这些种群记忆便会浮现在新一代的驴的脑海中,此时,驴们不禁长叹一声:罢了,罢了,抚今追昔,几曲阑干遍倚,又是一番新桃李。
  不知过去的苦,就不懂今日的甜。人的历史靠文字的书写代代传承,驴没有文字,但它们同样有历史,它们的历史是靠至今人还没有破译的种群记忆来完成的。驴凭靠自我调适的能力,送走漫长的冬天,迎来短暂的春天。生活中虽有这样那样的不快,但并没有郁积于心,导致什么抑郁症之类的精神疾病。春天来了,真个是万物复苏百鸟欢唱啊,驴也禁不住心花怒放,快活地打几个滚儿,仰天长啸,歌唱春天。可是,驴的理想很快就破灭了,新的烦恼随着春天的脚步一并降临。先前,耕地的活儿主要是牛的,如今,主人把牛卖了,理所当然要由驴来代替了。驴倒是可以拉犁耕地的,但并非擅长。牛的力气大,步子稳而慢,人常说,不怕慢,单怕站,看似慢腾腾,一个工作日下来,几亩地耕完了。所耕的地,质量也高,这叫慢工出细活。驴的性子急,步伐急而散乱,驴的步子乱了,犁头便跟着乱,田间便暗藏了没有耕到的硬垄。主人不管这些,只知道高扬皮鞭猛抽。驴犯了错儿,却不知错在哪儿,还以为主人嫌它速度慢呢,便拱起腰猛跑,犁头更加乱,挨的鞭子更多了。好在,如今到处都人多地少,最多三五个工作日,春耕大事就了结了。人的春天来到了,飞禽走兽的春天来到了,春天快要结束时,驴的春天才真正来到了。人常说,春天姗姗来迟,用这条成语形容驴的春天,再准确不过了。一天驮一趟水是驴全年雷打不动的本职工作,在春天,水驮回来后,可以在山坡上闲溜达,吃着青草,沐浴着春风,也可以和同在山坡享受生活的同类异性,把生活调剂得有滋有味。人处在幸福状态时最易怀旧,驴也一样。此时,又免不了想起先辈种群在春天的种种苦难,忆苦思甜,便一夜东风,枕边吹散愁多少。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