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扩道


□ 谈歌

  李小鹿慵懒地蜷在沙发上,抱着一只大碗吃面条,看全省新闻联播。她习惯这样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刘晓峰过去总挖苦她,这种吃相很不雅,没有女人样儿。李小鹿辩解说,她只在家才有这种吃相。在家的女人样儿跟吃相没关系。

  西里县出事儿了,电视没有播放画面,只有主持人讲解:西里县因为扩道拆违,农民与政府发生了冲突。主持人说,电视台记者还要做追踪连续报道。希望各级政府领导,在拆建的问题上,一定要了解民情民意。李小鹿心里稍稍动了一下,有些幸灾乐祸地想到了驻地记者站站长刘文玉,嘁!够这家伙忙一阵子了。

  十年前的刘文玉,还只是个报社的业余通讯报道员呢。那年,刘文玉所在的企业破产了,谁能想到呢?别人都失业了,他竟然一声不响地调进了省报社,他是怎么混进来的呢?报社早就超编了,调进一个人多难啊!后来听说,是老社长章辉亲自给他跑的指标,省委宣传部长批的条子。报社的人都骂,说老社长聪明一世,竟然被刘文玉这个混混儿给蒙骗了。前几年,刘文玉还评上了正高职称,学历不够(刘文玉是电大学历),走的“破格”。破格?破格从来都是降格的说词儿!报社有多少记者啊,都辛苦干了多少年,有的连副高还没评上呢。刘文玉评上了高职之后,就下派当了报社驻地记者站站长,正县级。于是,人们骂得更欢了,骂评委的眼都瞎了,或是吃了刘文玉的贿赂。就刘文玉发表的那些破文章,跟小学作文似的,他怎么够资格呢?可有什么办法?正高职称,蔫头蔫脑的刘文玉就硬是评上了;站长,刘文玉连蒙带哄地就硬是当上了。服气不?

  不服气?那你就干生气吧!

  卧室里的电话烫着似的叫起来,李小鹿忙丢了电视,放下碗,趿着鞋,进屋接了。

  是女儿小敏,清脆的笑声连蹦带跳地跑出来:“妈妈,是我呀。想我不?”

  李小鹿笑道:“小坏蛋呀,我正想你呢!”说着话,心里一热,嗓子一酸,眼就湿了。她和刘晓峰离婚两年多了,小敏判给了她。可刘晓峰的妈妈想小敏,想得吃不下睡不着,刘晓峰就朝李小鹿要孩子。李小鹿不同意,凭什么让你们带走啊?小敏却愿意跟着奶奶。李小鹿抵挡不了小敏祈求的目光,就心软了。再则,刘晓峰的理由是孩子可以在上海读书,上海毕竟大都市,孩子可以开眼界呀。李小鹿就答应了。小敏去了上海,一晃儿,已经半年多了。李小鹿与小敏说了几句闲天儿,刘晓峰就把电话接过去了,刘晓峰沙哑的嗓子让她听来仍有几分亲切。两个人敷衍着说了几句,刘晓峰就放了电话。李小鹿感觉自己挺虚伪,心里恨这个男人,还要硬要装出大度的样子。她心里惦记着小敏,胖了?瘦了?生活习惯吗?她的情绪突然有些纠结,回到客厅,西里县的新闻已经播完了,她也不想再看了。饭也凉了,她也不想再吃了。

  按照李小鹿的计算法,她与刘晓峰十年的婚姻三七开。美满了三年,将就了七年。刘晓峰中途情感开小差儿,却在李小鹿母亲的预料之中。母亲当年提醒过她,刘晓峰一表人才,有口才,有激情,这种男人往往靠不住呢。这类男人多是大众情人。刘晓峰在省电视台当记者,出镜率很高。你能知道有多少不知深浅的女人会疯狂地迷上他吗?你就成了众多女子的竞争对手。你能保证你一次也不失败吗?只要你失败一次,就等于全盘皆输。李小鹿没在意,她觉得母亲讲得过于理性了,爱情就这样不堪一击吗?可是呢,母亲的话最终被验证了。刘晓峰跟她分手了。离婚之后刘晓峰,调到北京电视台了。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