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记克家夫人郑曼大姐


□ 钟耀群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听说藏克家先生的小院要拆迁,但到哪儿再找这样一座小院,却是不好办了,后来经组织研究,搬到“红霞公寓”再说。不过,像克家先生这样的人物,搬一次家谈何容易?光是书稿、文物、字画……就清理不完,何况大女儿小平身体一直不好,在家养病;小女儿苏伊孩子小,每天还要上班;加之每天来看望克家的亲友不断……这些都得靠年近八旬的郑曼夫人来操持。我无法想象,这个小院内的物品,是怎么在世纪之交的繁忙岁月中,搬到红霞公寓楼上的?因红霞公寓是旧式建筑,电梯特别小,搬家期间,也正是90以上高龄的克家先生心脏病一年比一年重,发作也越来越频繁,随时都得准备送医院抢救的时候。就这样,克家先生每天还要郑曼扶他到楼下去散步……小平告诉我,说她要替妈妈扶爸爸下楼,但是克家坚决不要!非妈妈扶不可!当然,小平看到妈妈扶着爸爸在林阴道上散步,心里也暖洋洋的……但总感到妈妈太累了!有一次小平去中医院看病,妈妈说什么也要陪她去,当她从病室里出来时,看到妈妈头靠着墙睡着了……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当时真不想叫醒妈妈,让妈妈多睡两分钟吧!妈妈太累了!尤其爸爸心脏病急性发作住院期间,谁也不要,就要妈妈陪着。医院没有陪住的床,妈妈用三张高矮不一的凳子拼起来,夜里在爸爸睡着后,躺下来眯一会儿,但只要爸爸一睁眼,就得叫:“郑曼!郑曼!——”妈妈必须立刻出现在他眼前,否则无法安静……
当然,这一点也不奇怪,已经庆贺了“钻石婚”的二老,从40年代初相识以来,就谁也离不开谁了。
上个世纪末,我在《文艺报》上看到小平写她爸妈的《岁月添白发,恩爱犹青春》的文章,使我深深感动!这是一对志同道合的伴侣,是一双无私奉献的楷模。
克家从青年时代起,每天工作之余,晚饭后,就爱和友人一起出去散步。1 941年抗日战争年代,他在河南叶县寺庄一家出版社当副社长的时候,就已经养成这种习惯了。
少女时代的郑曼,生就一双黑亮的大眼睛,认准了的事,是不会改变的。这就如同她独自从家中跑出来参加抗日战争工作一样。当时,郑曼是这家出版社的小职员,晚饭后,也就自然成为和克家一伙出去散步的成员之一了。
克家是诗人、作家,郑曼爱好文学,求知欲强,和克家交谈能得到很多知识。克家说话快,还带有一定的山东口音。可在南方生长的郑曼却能听懂并理解……逐渐的,饭后散步的队伍中,有的因工作需要调离了,有的因其他事不来了,散步的队伍也就缩小了……有一次,散步到小河边,克家突然像孩子一样,捡起河边一块小石片,向河面上斜抛了出去。郑曼高兴地也捡起了一块小石片,向河面上斜抛了出去,很明显的抛得比克家远,露出水面的次数也比克家多,她刚要欢呼胜利,抬头看到克家对她欣赏的眼光,正注视着自己……反而低着头不吭气了。克家感谢这“投石问路”的结果……
由于抗日战争形势的变化,及战友们的召唤,他们决心变卖东西当路费,奔赴重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